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午,季子强又接到了不少电话,都是祝贺他高升和请他吃饭的,季子强就一一客气的拒绝了,说有了安排,改天在说。

    晚上的聚会是在县里一个酒店举行的,有县政府办、还有几个部,局的和季子强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济济一堂,二十多人。

    办公室左近科长安排的不错,桌上堆满各种菜肴,把聚餐搞得十分热烈,方菲今天更是仪态万千,压住了所有参加宴会的女同志,她的脸上也没有了往常的冰冷和严肃,显的随和热情了很多,那迷离的眼神也不时的飘向季子强,让季子强多少还是局促和不自然。

    都是年轻人,也没什么太过的顾忌,桌子上的气氛很是热烈,一会就见办公室的小李对旁边的人说了:“这人喝酒也是分阶段的,少女阶段,严防死守;少妇阶段,半推半就;壮年阶段,来者不拒;寡妇阶段,你不找我,我找你;老太太阶段,不行还要瞎比划。”

    就有人问起了他:那你是什么阶段。他摇摇晃晃的说:我是寡妇阶段,你不找我,我找你,来来来,兄弟,我们碰两个。

    热烈的酒宴结束了,大家喝的也是摇摇晃晃,都感觉余兴未尽,强烈要求继续下一个节目,这逮住了敲诈领导的机会,所有人都不会轻易放弃的,最后大家商议的结果,就是唱歌。

    歌厅很快就联系好了,县里最好的歌舞厅,看看没几个客人,左科长就把整个歌舞厅包了下来,老板见是政府办的左领导,自然不敢怠慢。

    给了很大的打折优惠,还屁颠屁颠的跑上跑下,和服务员一起,调音响,并桌子的,他一点都不敢慢待。摆布停当,一霎时,舞厅里就是轻歌曼舞,热闹起来了。

    大家平时在机关里都是绷着脸说话,带着面具做事,一个个装的跟和尚一样,今日,有了放纵一把的机会,又喝了酒,自然谁也不会作假。

    小柳眼明手快,先就抢到了麦克风,她把麦克风递给了方菲说:“方县长,你也是咱女同胞的骄傲,今天就放开来一曲,镇镇他们。”

    方菲忸怩一下,推辞了几句,最后也只好一笑说:“那我就来一曲,唱的不好,你们可不许笑话我。”

    说完,接过话筒开始唱了起来:不是不爱,只是怕自己,会再像过去,没有哭泣,不是不在意,心里也轻许,却又不愿意,靠你好近,年少的情感曾经向往风雨我害怕再次去面对,没有结局的爱情

    方菲娓娓动听的唱完,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了一点其他声音,只有方菲犹如天籁一般的歌声在回荡,大家谁也没想到,方县长有如此的好嗓子,歌唱得如此之好,更让他们奇怪的是,像方县长这样矜持冷峻的冰美人,今天也是放开了自己,带头唱起歌了。

    那情真意切的歌声和方菲忘情一般的投入,让大家很是震惊。

    歌声结束了,沉寂了足有一分钟,大家才回过味来,歌厅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季子强也不得不大为佩服方菲,人家不仅人漂亮,歌唱的也好,还有这一份清新脱俗的气质,这是一种天生的气质,没有丝毫做作和勉强。

    就在大家正在赞美和敬仰之际,歌厅的门口却响起了一个很嚣张的沙哑声音:“咋地,老子唱歌,又不是不给钱,还不让人进去了,我看你们这是不是以后不想开了,不想开就早点说,老子明天就带人来帮你们把场子关了”

    “不是啊,张老板,今天歌厅被人包下了,不然怎么说,我们也不敢挡你的大驾啊,你老人家就不要让我们两个为难了。”

    显然,这是门口保安苦苦哀求的声音。不要看保安平时很牛,穿了一身假警服,经常拿个黑棒吓唬人,但见了真警察和大老板,他们还是很懂得谦虚谨慎的。

    但今天的问题是保安的谦虚不顶事,那外面的声音更是嚣张起来,并推开了保安,无所顾忌的就进了大厅的门。

    歌厅的灯光很幽暗,这人本来也喝醉了,一时还看不大清楚,他边走还边说:“笑话,老子管你包不包场的,老子今天请王队长来作客,老子倒要看看,在洋河县谁还比老子更拽啊。”

    看来这人是喜欢自称“老子”哦。

    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矮胖的中年人满嘴喷着酒气,当先走了进来,只是走路的时候可以看出来有点摇晃,肯定是喝的二家二家的了,这人一喝多了,就胆气,色气一起上头了。

    这醉汉进来还没适应光线,眯着眼到处瞅瞅,耶就见屏幕前站着两个妹妹,一个是方菲,一个是小柳,这家伙眼睛睁大了,好像就条件反射一样,见了歌厅里面的妹妹就当成了那种人,他喉咙不觉咕咚咽下了口水,就差舌头出来在下嘴皮上舔一舔了:“吆喝,都是小年轻的呀呵呵还有这么多美女呀”

    在他后面,又跟进来了几个个衣冠楚楚的人物,大摇大摆地向里面走来,不用多说,一看样子就知道,这都不是好惹的主。这喝醉了的矮胖子对旁边一个老男人说:“李老板,娘的,真来着地方了,你看啊,有小姐”

    说完,他是摇晃着,抢上一步,要上来要拉方菲的手,他也不看看这是谁,估计是经常在歌厅拉小姐拉滑溜了。

    方菲能是他随便拉的人吗,季子强刚才听他那话早就有了气,在加上他也是喝了不少酒,比起平时就少了一份温文尔雅。他怒喝一声:妈的,什么人如此嚣张。

    上去“啪”地一声,在这矮胖的中年人脸上就重重的扇了个耳光。

    矮胖的中年人吃疼不止,一手就捂着脸,一面就大叫了起来:“王队长,他们打老子了,你快来帮忙啊。”

    这和季子强一起来的着一堆人一听,呦喝,还来了个王队长啊,倒要看看,是那位大神。

    大家也就顺着他叫喊的声音,一起看向了那个王队长,这王队长在耳光响起的时候,已经愣在了那里了,作为洋河县刑警队的队长,其实在很多时候和很多地方,那是挺牛皮的人。

    歌厅里的老板们,酒店里的经理,他绝大多数都认识,所以一般上这些地方,那是很嚣张的,一点都不会学着低调,走路基本都是横着走的,但今天他彻底焉了,

    因为这王队长透过昏暗的灯光,他渐渐的适应了环境,也看清楚了里面的客人,洋河县城本来就不大,这些人都是县里两大院的人物,他哪能不认识。

    更让他没想到,今儿个一下子,自己以这种方式见到了这么多人,里面还有两个副县长,并且还是个专管公安系统的季副县长,这一下,他冷汗霎时湿透了衣背,酒也醒了大半。

    王队长顾不得擦掉脸上的汗水,急忙解释:“误会,误会。他是喝多了一点,喝多了一点,各位领导海涵。”

    就听秘书科的科长左近说:“王队长,你真会交朋友,这样的人也带在身边。”

    王队长心里暗暗叫苦,赶忙一面给大家道歉,一边转过身吩咐着同来的几个人:“快把张老板扶出去”

    那张老板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见王队长让人把自己架出去,他当然是不愿意的,他继续咆哮着:“凭什么老子出去老子挨打了,,都动手啊。”

    在他的心里,在这小县城竟然有人敢对自己下手,真是活腻了。

    但王队长手下那几个人也算是适应了舞厅里的灯光,看到了面前都是些什么人了,再不答话,那敢放手,生怕自己的长相让季子强他们看清了,都是低着头一路就把这张老板架了出去。

    季子强就上前一步,阴不岌岌的说道:“王队长,你现在玩的挺大啊”

    王队长那个汗水啊,就直接是一颗颗的冒了出来。

    他很惶恐的结巴着说:“任季县长,我我真对不起,真对不起。”

    季子强就问:“刚才这人是谁啊”

    王队长搪塞的说:“一个小老板,他也不认识季县长,所以才有这误会。”

    季子强打人以后也感觉有点莽撞了,他不想为这个事情闹的太张扬,本来今天是好事,为这破坏了情绪不合算,他就说:“王队长,算了,你出去告诉他,以后说话做事要注意,别喝点酒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王队长当然只能连声的答应着,这堂堂的副县长,又刚进了县为常委,这样的人物别说是自己,就是县局的郭局长也得听他的招呼。

    王队长那里敢多说什么话,这个地方最好还是不要留下来,消失的越快越好,他连忙低头答应着,跑了出去。

    见他们狼狈离去,舞厅里面的年轻人就撇开了这事情,继续他们的享受。

    唱歌的,跳舞的,坐在下面喝酒的,不一而足,季子强到底还是喝多了,在酒店白酒喝了不少,唱歌时又喝了几瓶啤酒,这一混合,后劲上来了,最后连怎么回的宿舍都记不得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