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女子就是县电视台记者孟莉芙,他们前段时间一起下乡检查时候才认识,她的到来,让季子强感到有点突然,也有点意外,她没有闯入过他的脑海,虽然他们在年前有过几天的接触,但过个春节,再加上最近的繁忙,他已经很快的把她遗忘,此刻她的出现,又让季子强记起了她。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好在季子强也有一定的自制力,在惊讶之余,他还是笑着招呼她:“小孟啊,来来来,随便坐吧,今天怎么有时间跑我这来了,最近你们电视台不忙吧”

    孟莉芙就用最诱人的星眸微嗔的目光望着他说:“不要这样什么小孟小孟的叫吧,我可不是个小孩子了。”

    你当然不是小孩子,小孩子怎么会有那样大的季子强心里想到这就赶快打住,今非昔比,现在的季子强比起过去成熟了很多,他是不会再乱想什么花花草草的事。

    “呵呵,那就不叫你小孟了,孟莉芙同志,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季子强依然用轻松的语气在问着她,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有了什么奢望或者说是没有了什么渴望的时候,他就会变的很轻松,自然许多。

    孟莉芙却没有感觉到季子强从一开始的神情恍惚到现在的谈笑自如,这也许就是她对自己过于相信的的缘故,所以今天特意再来一下,想捕住这条洋河县最大的鱼,因为从认识季子强的那一刻起,这个身材高壮,五官精细,态度谈吐安详,西装穿得内行的书记,就让她沉寂的心被打动了,仿佛暗淡平板的生活里,滴进了一点颜色,皱起些波纹,平时的温文里添上了新的活泼。

    她为他魂不守舍,她为他度日如年,她只希望跟季书记有一种细腻、隐约、柔弱的情感关系,更希望可以让他爱上自己,那么就可以用触须轻迅地拂探彼此的灵魂。

    看来她是一个典型的开放,新潮,有满含罗曼蒂克幻想的女孩了。

    同时,一个无庸置疑的前提是,在当今一切都以追求金钱和财富的社会背景下,政治经济学里所阐述的“经济决定一切、物质改变一切”得到最合理、最完满的诠释,当她第一次通过偶然的身体疼痛就轻而易举地获得懂事以来每天做梦都追求的东西时,她的怦然心动、如获至宝,直至欣喜如狂就完全成为一种合理的必然。

    只是季子强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浪漫,他现在的环境和地位让他更看重了现实,如果一定要给他扯上那一点点的浪漫,应该也是情~慾的比重更大点。

    孟莉芙就笑着说:“上次一起去乡下检查工作,我写了篇稿子,想请你过个目,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就不知道书记今天忙不忙。”

    说话的时候她就拿出了那稿件递了过来,同时也爬在了季子强得办公桌上,两支手撑着桌面,身体前倾,大大的眼睛就望着季子强。

    季子强虽然是坐着的,但依然可以一抬头就看到她衣领下那一对,她的胸部有一种半透明的玉质感,让人很是神往,季子强紧忙收回自己的目光,低下头看起了那篇稿子,他也有一点的心慌。

    就在他艰难的抵御这极大的誘惑的时候,向梅上来了,季子强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被一把提起一样,一口气喘了出来,他再次恢复了平静和淡然,见向梅到来就说:“你来的正好,你帮小孟看看这稿子,我还有几个文件要审阅下。”

    他又对孟莉芙说:“我们向主任可是很有水品的,让她看,比我效果好的多。”

    向梅一听招呼,就马上的接过了稿件,一点都没谦虚和犹豫,因为向梅刚才看到孟莉芙进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她心里就不舒服,现在过来就是专门打岔的,向梅和她在下乡两天都住一起,知道她是个很开放的女孩,他怕季子强没有防腐功能,就找两个文件拿上砸场子来了。

    向梅接过了季子强手上的稿子后,就把孟莉芙拉到了沙发上,给她讲了起来,孟莉芙是无可奈何,不听还说不过去,就只有耐着性子听,心里的那个气啊,可也没地方发,不管是季子强还是向梅,对她来说都是惹不起的人物。

    季子强看看她们讲的来劲,就抽个空子出去了。

    出去绕了一圈,再回来的时候,向梅已经把孟莉芙打发走了,向梅刚要离开,见季子强进来,向梅就调侃的说:“书记,我把她给你打发走了,你不会怪我吧。”

    季子强一听就知道她在调笑自己,就装着很正经的说:“你这是什么话,我把她交给你就是不想让她烦我,听你这话好像味道不对。”

    向梅就笑起来说:“人家年轻貌美,谁见了都会有点想法啊。”

    季子强看着向梅这异常娇媚的脸庞和微醺而如梦似幻的眸光,也懒的再和她解释什么,只是摇摇头,又看起了文件。

    春节算是过完了,一切又恢复到正常次序,季子强又要开始忙了,他每天跟国家总理一样的忙,几个大项目让他很是牵挂,温泉山庄在过完年后,召集了更多的民工和设备过来,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安子若现在几乎是住在了洋河县成,除了偶然的和季子强碰个面,一起吃顿饭以外,每天都在山庄的工地上,也是很辛苦的。

    唐可可的生态园更是云集了各路人马,天天是热火朝天的和温泉山庄拼比着,希望能抢在前面开业。

    而五指山的开发也开始招标了,为此,齐良阳很费了一些脑筋,他一心想要让自己小舅子的公司拿下其中最具利润的土建项目,但政府招标办并没有给他多少机会,这让他很是郁闷,在常委会上因为这个不便说明的原因,他对五指山的项目说三道四,一直采取抵制和抹黑的方式,说这是劳民伤财的项目,说那地方离城太远,修好了也没有多少经济价值,说洋河县就是要参与,也不必把卖工业园改造项目的钱往里面投,那很不合算。

    季子强姑且听之,也懒得和他多说,依然是放开手脚,准备在五指山大干一场。

    对季子强这种态度,齐良阳深恶痛绝,他不会就此罢手的,他继续的在寻找战机,寻找陷阱,想要让季子强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修路方面季子强倒是没太费心,他只要严格的要求兼任着财长局局长的肖副县长,让他严把拨款,按进度,按质量,在交通局配合下,盯死这个项目就可以了。

    对洋河县古城维修这一块,季子强倒是经常关注,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项目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想不管也不成,每天看到,有一点问题都是逃不过大家的眼睛,随时的都有人来汇报和提出各种的建议,让季子强一刻也不得安静。

    这些都是县上的大项目,但根本的几项任务也很繁重,一开春就是春耕,虽然有专管农业的部门的县长,但季子强还似乎不敢大意,从化肥到种子,从资金到设备,从劳力到水源等等这一切季子强都要一项项的关注和不断的落实检查。

    还有洋河县的工业改制,承包和转让合并,重组工矿企业,这也是刻不容缓的大事情,季子强现在真的感觉时间不够用了,连江可蕊他也是好多天没有打过电话了,每天从外面回来,就想一头睡到床上去,还有那些什么红红绿绿的事情,根本想都不想,这人也怪,一但忙起来,好像下面也老实了,轻易的不会给季子强发飙。

    这样忙忙碌碌的就到了4月份,季子强也算是稍微的轻松了一点,因为春耕已经结束,他就可以适当的放松一下,他想瞅个机会到省城去一下,但就这时候,另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

    就在几天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省地质队在洋河县发现了特大型煤矿,洋河县所有的人都露出了兴奋的目光,过去洋河也是有几个小型的煤矿,规模都不大,也一直没有找到大矿的矿源,现在省地质队一下就指明了洋河县地下竟然蕴藏着十分丰富的“黑乌金”。

    这个消息就像久旱后的甘霖,浇得洋河县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心滋滋润润,舒舒坦坦的。近来常听人这样说:上帝总是公平的,洋河县条件差吧上帝却给洋河县这么丰富的煤炭。

    最高兴的当然还是县委书记季子强了,煤矿的开采很可能使洋河县在他这一任上打一个漂亮的大胜仗,这个机会是他难得的,也可能因此自己创造出辉煌,一但到了那一步,不要说叶眉拿自己没有办法,说不上自己还能得到更重要的任用,何况自己还很年轻想到这些,他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和高兴。

    应该说这个消息带来的直接变化就是洋河县所有宾馆和餐饮的变化,他们感受最早也是受益最早就如同“春江水暖鸭先知”一个道理,旅馆、饭店就是洋河县“这一江水”暖起来的“探水之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