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般情况是很难凑这样齐的,大家都是重要人物,每天都有推不掉的应酬,相互间也有说不清的纠葛,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今天是洋河县新派势力的盟主季子强亲自参加,所以不管是谁,也不管谁和谁心里有疙瘩,平常都不坐在一起,但今天所有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借口不来,就算是有很重要的接待和应酬,也是一定要推掉的,连齐副书记也早早的到了。

    冯县长的老婆是妇幼保健院的院长,今天也是请假在家,还带了他们院的几个美女护士来做帮手,饭厅是明显的小了点,桌子就直接的放在了客厅中间。

    一会的时间,几个漂亮小丫头就把满桌子摆上了美味佳肴,真的让季子强是眼花缭乱,

    鸡鸭鱼肉,香菌、干笋、蘑菇、五香腐干、鸡瓜,猪舌头等等的一阵上来,就算是没多少胃口的人,也都会想吃那么几口了。

    中间就放上了一个砂锅,冯县长的媳妇揭开砂锅盖子,里面是一锅的虾丸鹅皮汤,那香气就立即充实了整个房间,季子强没等人家招呼,就站了起来说:“同志们,这么香的东西我可是忍不住了,来,都过来做吧。”

    大家是离开了沙发,先坐了上来,冯县长和妻子也是连忙的吆喝大家上座,但官场有固定的座次,比梁山好汉排座次还要讲究,就算这里是私人的宴会,所有的规矩还是不能打破,谁该坐哪还得坐哪,如同鸡上架鸟归巢,各有各位,烂熟于心,扫一眼,就能迅速排出自己的位置。

    那冯县长的老婆和她们妇幼保健站的小丫头们也不桌子,就给他们忙活着,一会倒水,一会传菜,这几个县长享受着如此待遇,心里自然是很高兴了,在小姑娘面前,那都是需要表现一下,一个个是话也多了。

    说说的就说不到正经上了,一会那黄副县长就问冯县长的媳妇:“妹子啊,你们妇幼保健院看病到底怎么样啊。”

    那人家自然说没问题了,后来还告诉他们:“最近院里来了一个坐诊的专家,是省城来的,看的可好了,黄县长和郭县长,你们两个应该去看看。”

    这黄副县长和肖副县长就忙问:“为什么就我们两个去看,他治什么的”

    冯县长的媳妇就笑笑说:“治肾病的。”

    这桌上几个人都看着他们笑了,他们两个才知道上当了。

    那黄副县长吃亏了是吃亏了,但一点都没显示出来,反倒说:“你们那医生啊,我知道,前几天不是还和人家吵架吗”

    这就有点出乎冯县长媳妇的意料之外了,她是院长,很注重院里的管理,她疑惑的问:“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吵架了,我都不知道”。

    黄副县长也有点惊讶说:“吵的那么凶,你当院长的都不知道,我看你这院长也不合格。”

    这一说倒真把冯县长的媳妇说愣了,忙问:“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吵架。”她一面问黄副县长,一边看看身旁的几个院的的小丫头,这几个都是莫名其妙的摇摇头。

    黄副县长就说了:“那天是一个女的去找你们那专家,说前一天男人来看病,这专家给男的开了一些壮阳补肾的药,并在药袋子上,写到:每日12包。但这专家岁数大力,那个横写的有点短,不太清楚,回家以后,这男的以为是每日12包,当下就喝掉了12包,第二天,这女的来找老专家。

    老专家问:“怎么样我配的药很有效吧”

    这女人就闹了起来,气愤地说:“有效实在太有效了害的我老公,到现在还没灭火呢”

    这一下大家算是听出来了,知道黄副县长报复了一下冯县长的媳妇,大家一起轰然大笑起来,就连那几个小护士,也偷偷的抿嘴笑了起来。

    闹腾了一会,就说到了现在社会风气上,肖副县长又说了:“你们不知道啊,我们县政府开小车的王师傅,前些天上街,在路边一个美容院遇到一个姑娘。姑娘就挑逗他说:帅哥儿,来我们这玩玩儿

    这王师傅心里鄙视人家,也就想收拾一下人家,他就问:多少钱

    小姐说:200块。

    王师傅就埋汰人家小姐说:就你这样子还200元,太贵啦20块怎么样

    把那个姑娘气的,脸都青了,姑娘就气愤不已的说:那你还是找别人去吧我没工夫陪你。

    王师傅看埋汰了人家,心情愉快的回了家,过了一天,王师傅与妻子上街,路上又遇上了那个姑娘,王师傅装作没看见,继续与妻子有说有笑地从那姑娘旁边走过。

    没想到后面传来了姑娘的声音:“哼20块的就是不怎么样”

    又是笑了一阵子,那林副县长就说:“不过我们县上是不是应该对这些打击一次啊,我看现在有点不像话了。”

    季子强只是笑,并不说话,有很多时候,想说的话是不能说的,说出来了就显得太没有城府了,做大领导的,最关键的是要有点神秘感,让部下们感到似乎近在咫尺,而又相隔天涯,永远让部下捉摸不透。

    让他们从你的一个表情,一个下意识的动作里,去捕捉有价值的信息,然后再作出推断,让他们永远生活在惶恐、迷茫、战战兢兢的状态中,摸不清自己下一个的动作到底是什么,手中的权力利剑到底刺向何方,这样他们才时刻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对自己诚惶诚恐,充满了尊敬,再没有了向自己的权力提出挑战的非分之想,安安心心、本本分分地做一个奴才,为自己服务到底。

    其他人也就不好在扯这件事情了,到底现在的季子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副县长了,不是当初刚来时候那么喜欢直接,裸~露地表达自己的意愿,

    他更加的沉稳内敛和波澜不惊,,他的敛眉、凝思、莞尔无一不彰显出他过人的智慧和霸气,没有谁敢于小瞧或者是轻视他的一举一动。

    桌子上的人都是感慨唏嘘,沉默良久。

    晚宴结束,季子强就离开了冯县长的家,一个人孤单的回到了县委大院,平时倒也不怎么觉得,但到这过年过节的时候,大院里晚上连个闲人都没有,这让季子强也倍感凄凉,偌大的一个县委,就他在院中独行着。

    在这个很冷季节,思念是一杯冰冷的水,季子强不敢碰它,也不去碰它,但不想碰它却一不小心打翻了它,思念变成海洋,汹涌的潮水,一寸一寸地将他淹没。

    真情是一方沃土,思念是一粒种子,想给她灌溉施肥,给她理解和阳光雨露。

    季子强此刻多想给心情一个假期,即使生活因此而孤单了、平淡了。

    但至少不再需要一次次地失望

    季子强只想在这寂寞的时候,和自己心爱的情人一起晒晒太阳,聊聊理想,喝喝咖啡,尝尝美食,计划一下步的梦想,因为人生是短暂的,他多渴望让爱情的每一妙相聚都变得漫长。

    他走进县委院子的风中,他就默默的问轻风:亲爱的你,你可能读懂我的思念

    最近你还好吗我的挣扎和思念,都怕你听见,如何遮掩,对你痴痴地爱恋,一颗温柔的心跳在黑夜里独眠,想你,是我永远的语言

    夜色渐深,院内灯火昏暗,四周一片沉寂,暗蓝色的天幕上有一弯新月把淡淡的清辉撒向大地。

    季子强带着感伤回到了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他想看点东西,但又一时看不进去,他就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江可蕊没有休息,两人聊了一会。

    江可蕊说:“我很想你,什么时候再来省城呢”

    季子强就说:“最近可能不行,刚上班,事情多,等下一步闲一点了我就去看你。”

    江可蕊又说:“我老爹在你走后对我老妈说起你呢。”

    季子强忙问:“乐书记怎么说我的。”

    “什么乐书记不乐书记的,好好说,改叫什么”江可蕊在那面逗着季子强。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大不了叫声岳父大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一会说:“你岳父大人说你不错,是个好苗子。”

    听了这话,季子强也是暗暗的高兴,他就想,要是万一市委叶眉书记提前对自己下手,自己还是要留条后路,必要时候说不上乐书记还可以帮自己挡挡,怀着这样个小心眼,他自然对江可蕊是一阵的甜言蜜语,好好的给她灌了一锅米汤。

    一早季子强就起来了,昨天还好,酒没喝的太多,今天起来到院子里转了转,有喝了一碗稀饭,回来感觉精神很好,神清气爽的,他就准备看看材料,想想下一步工矿企业是不是应该来一次大的变革,对一些没有能力,没有责任心的企业领导,来个大换班。

    他正在思考这这件事情的利弊,他的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在她进来的时候季子强感觉的眼睛一亮,这女子长得蛮标致的嘛,高挑身段儿,不胖不瘦,皮肤细细白白的,柳叶眉瓜子脸,一眼望去就完全是个美人儿了。

    她盯着他看,然后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声色娇媚地给他问了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