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妈,你这是背圣经啊还生死病死,穷富贵贱呢”季子强这时才出来说话,看到大家都这么开心,他是来看江可蕊笑话的。

    “别打差”他妈妈瞪了季子强一眼,将镯子很虔诚地戴在了江可蕊的手腕上。江可蕊此刻的心情,既是幸福,又是激动,还有些小小紧张。不过,更多的幸福感,取代了刚才的羞愧,江可蕊也有些感动。

    几乎是含着眼泪,咬着嘴唇点了点头说:“妈,我一定会好好跟子强过日子的。我以后就是您的女儿。我和子强不管生死病死,穷富贵贱永不分离”

    “好。好好”老妈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就把季子强叫过来说:“你过来一下。臭小子。”

    “老妈,干嘛搞这么严肃。”季子强笑嘻嘻地走过来。

    “你以后要记住,一定要对可蕊好,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否则我跟你没完”看老妈认真的样子,季子强就知道这事算是成了。

    从今以后,他和江可蕊算是真正的一对,老妈的话,比法律还管用。

    季子强也收起了嘻笑的表情,拉着江可蕊的手,“放心吧,我一定听妈妈的话,好好待你。”

    “这才象话”看着这对佳人,老妈脸上绽开了笑容。

    江可蕊很幸福地依偎在季子强身边,脸上一直是羞答答的表情,可爱极了

    天色已经很晚了,季子强就送江可蕊到到酒店住下,虽然两人有了名份,但总不能马上就当着家人的面同居吧,在这两个家庭的老人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传统观念的。两个人住的地方也不远,他们手拉着手走在晚风里。

    今天晚上,江可蕊看起来更为妩媚,就象月色中翩翩走来的仙子,风华绝代搭配着这美丽的夜色,让一切都显示的是这样柔和。走着走着,她就把身子靠过来,悄声地问道:“子强,我们是不是这样就算结婚了”

    季子强笑道:“结婚也只是一种形式,现在我们的心已经连在一起了,当然了,最好是我们再来点实质性的东西,呵呵,那更完美。”

    江可蕊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于是她娇嗔地瞪了季子强一眼,说:“大坏蛋”

    只是骂过之后,又将头靠了过来,拉着季子强的手揽在腰间,两人很亲密地走着。月夜如水,月色如纱,柳林城的大街上,并没有因为夜的美丽而变得宁静。整个城市,就象一个亭亭贮立的花季少女,绽放着无限青春活力。

    远离了权力斗争的中心,一切,都那么美好,那么舒畅。在这样浪漫的夜色下,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酒店。

    他们彼此凝视,这样的眼神对季子强来说,就是一种美丽,就是一种温馨,他就去拥抱了她。江可蕊没有推拒和躲避,她也渴望这短暂的激情来淡化自己对他强烈占有的慾~望,所以她迎合着他,顺从着他,用自己的身体来牵引着季子强那飘荡的心。

    季子强伸手在她绯红的双颊上轻轻抚扫,很柔嫩很细致,她闭起眼睛时,他的双唇已经印在她的朱唇上,很柔軟。

    当他的舌头游到她唇边,她很自然地张开小嘴,让他舌头穿过她的皓齿,侵入她暖暖的小嘴巴,江可蕊双手搂着他的腰,他也熊环着她的背,两个人越来越紧密地贴在一起。

    她已经动了情,隔着衣服,他轻轻咬吻着,江可蕊被他弄得闷声哼了起来,看到江可蕊闭着眼睛享受他的亲吻,他知道她陶醉了。

    季子强伸手开始脱掉江可蕊身上的衣服,望着江可蕊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朣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他感觉到她的身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他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当他的手碰触到她的身体时,江可蕊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对她说这确实是难得的温柔。他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她的胸前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她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

    江可蕊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熱,有如在梦中,快意从全身的每个细胞传来,让她无从思考。

    江可蕊觉得快被击倒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動起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她陶醉在亢奋的激情中,无论季子强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

    平静后的季子强躺在她的身边,紧紧的抱住她。而江可蕊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身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但江可蕊却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季子强无限的留恋着,整个晚上,他都在黑夜中拥抱着江可蕊。

    第二天,两人还是要分别,临别时,江可蕊拉着心爱的人,就这样深情的看着,深情的吻着,这是一个好长,好长好甜,好甜的吻,两个人几乎达到了忘我的境界,紧紧地,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似乎要把对方揉进彼此的身体里,永远都不会分开,整个世界回归宁静,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季子强在送走江可蕊之后,就赶回了洋河县,洋河县的天气开始转暖,早春的微风激荡起开心的欢笑,这是一个充满朝气的季节,所有的未来都在这里萌芽,春风柔柔地吹化了冰雪,吹散了薄雾,春天的歌声也穿过叠障的尘世,唱绿了石缝中的小草、江边的树林和庭院的青苔,一切的一切,让季子强都充满了希望。

    听说季子强回到了洋河县,一些拍马屁的人就开始登门了,当然大部分都是县委,政府办公室那些科员,也许他们期望能从季子强的好感中得到一些好处。也有一些局级干部,比喻环卫局,城管局,县政工程处等等的官员,纷纷在初八之前,来到了季子强的住处。今年过年季子强收的东西太多了一点,所以对于这些人,他们送来了什么,季子强就让他们带回另一样东西,而且外带送上一条烟。烟都是芙蓉王,中华那种。

    送走了几波人,季子强刚关上门,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还没走到沙边上,又有人敲门。进来一看,是秘书小张。小张身后还跟着一人,正是下梁乡的周乡长。

    看到小张和周乡长在一起,季子强愣了一下,小张先来热情招呼了季子强,也不待季子强招呼,赶忙帮季子强承换上一杯茶,嘴里说:“我在院子里刚好遇上周乡长,他说要来看看你,我也不知道你回来没有,就带过来了”。

    季子强奥了一声,也就没怎么在意了,他招呼了一句周乡长,就见周乡长和小张提了些东西,烟和酒,里面还有个红包。

    季子强看了眼他们放在门边的礼品,便严肃地说了句,“怎么来就来,还要送东西,你一会带回去。”

    季子强又看了一眼小张说:“小张,你在那学的这一套,我们两人还用的着这样。”

    周乡长不知道季子强的性格,也不敢随便回话,小张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本来应该前些就来给您拜年的,由于一些事情担搁了,所以迟了几天。”

    小张将季子强茶端过来,又给周乡长倒了一杯。大过年的,季子强也不好批评人,就说:“小张,你一会带个头,走的时候把东西提回去。”

    小张脸红红的,没有说话。周乡长赶忙岔开话题说道:“季书记,我乡跟你反应一下的情况。”

    季子强扔了支烟过去,周乡长就立刻站起来,帮他点上了火,季子强说:“嗯,说说看。”

    周乡长是个三十多岁的人了,季子强对他并不了解,两人见面少,年前倒是去他们乡上了一看,感觉这人还行,当然季子强是不知道那次是周乡长刻意的表演了。

    周乡长在季子强面前,显然有些拘束。他喝了口茶,理整了一下头绪,就说开了:“下梁乡比较混乱,很多干部都喜欢向下面要东西。不论办个什么事情,老百姓送点东西,这事就没想办成。”

    季子强知道,也不是下梁乡一个地方有这情况,很多基层干部每次下乡,从来都不空手而回,连人家的老母鸡也要逮两只的那种。季子强就没说话,继续听他说。

    周乡长又说:“说是一个乡政府干部,不好好整顿是不行了。所以我今天让张秘书带我来,就是想跟领导汇报一下,如何整顿下梁乡那种不良的风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