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已经吃得很满足了,于是说:“我已经吃好了,今天刚合适,你请便。 ”

    江可蕊叫服务生过来买单,季子强争着付钱,说:“今天吃饭应该我付帐才对。”

    江可蕊说:“你算了,一月才几个钱。”

    季子强说:“钱多钱少那不能怪我,但今天我来。”

    说话把钱放入服务生的盘子里。服务生很礼貌地替他们拉开椅子好让他们可以从座位上站起来。江可蕊优雅地站起来,拧着她的黑色皮包跟着季子强走出餐厅,季子强等到江可蕊跟上自己,变走到她的左边,右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往外走。

    两个人走出餐厅,穿过咖啡厅,到了酒店的大厅,江可蕊就登记了一个房间,他们按下电梯上的键,电梯打开了,一位漂亮的小姐问他们:“请问两位到几楼”

    电梯小姐穿火红色的旗袍,身材很苗条,修长的雙腿和修饰得美丽的面孔,季子强喜欢女人尤其是身材好的美女,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电梯小姐的胸和屁股。

    季子强看了看手中的房卡说:“美女,谢谢,我们到14楼。”

    电梯小姐很熟练地用指甲修剪得很整齐的白嫩的手按了一下14键,很快到了14楼,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進入四星级酒店的房间,進入门口有一块白色的毛巾放在地上,供入住的宾客擦尽鞋上的灰尘,進入套间是一个小的客厅,季子强把白色的开关打开,一盏很亮的流丽灯发出明亮的光,把整个客厅照得灯火通明,客厅的地板上铺着墨绿色的地毯,一看质地就是进口地毯,季子强踩上去觉得脚很舒适。

    客厅里有两个很长的米色的布艺沙发,用网眼的沙发套套着,沙发上放了几个米色底子粉色花朵的靠垫,看起来真有点在自己家里的感觉,沙发中间放一个白色有机玻璃的茶几,茶几擦得透亮,茶几上的一个绿色托盘里放着四个景德镇产的墨绿色的茶杯,茶杯很干净,折射出烁人的光线,一开始苏季子强觉得这个套间的价格是800元太贵了,但屋里的陈设都很有档次,这还不算,四面墙上贴了法式的米色和白色壁砖,很有点浪漫的味道,整个客厅看起来很华丽却并不张扬,幽雅而不夸张,高贵而浪漫。

    这样的酒店过去季子强也住过,但这种像家里的布置还是第一次见到,或许酒店是希望入住的旅客可以在酒店感受到家的感觉,可以把一天的劳顿卸下,好好地休息。江可蕊和季子强坐到沙发上,季子强还在打量屋子里的一切,在客厅左边的墙角放着一部饮水机,上边装了满桶的矿泉水,旁边是一个白色双开门的奥克玛冰箱。

    江可蕊看到季子强看着冰箱,以为他口渴了,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两听可乐和一瓶红酒出来,并在茶几下层的盘子里拿出两个晶莹透亮的白色红酒杯,江可蕊问季子强:“子建,你看你是喝饮料还是红酒”

    季子强看到江可蕊的眼神里希望自己喝红酒,于是很乖巧地说:“我平时喜欢喝茶,但今天和你在一起共渡良宵,那自然要喝红酒才有情调,才更浪漫。”

    江可蕊听到季子强说她懂情调而且浪漫自然很开心。

    于是季子强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江可蕊,并为她倒了半杯红酒,然后递给江可蕊,递酒给她的时候,季子强情不自禁的在江可蕊的白嫩的葱指和手背上摩挲着,将开通真是细致,连手上的皮肤都保护得这么好。他们慢慢的饮着红酒,说着情话,让来两个个人的心越贴越近。

    第二天,他们就直接开车到了柳林市,还是江可蕊细心,走的时候,硬拉着季子强到街上买了些礼物,什么口服液啊,补钙胶囊啊,大包小包地进了门。

    江可蕊今天是刻意打扮了一番的,整个看起来气质高雅,美艳不可方物,她静静地开着车。听着收音机里面放出来的音乐,心中却在一遍又一遍地想象看到时候见面了该说些什么。

    季子强转头看到江可蕊有些紧张的样子,便笑道:“可蕊,你不会还在紧张吧,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你紧张也没有用啊,还是放开心思好了,再说了,我妈挺好相处的。”

    “我知道,”江可蕊娇嗔地道,可是心中明白是一回事,紧张又是另外一回事。

    季子强微微叹了一口气,知道江可蕊是因为在乎自己,担心表现得不好。才会这样的,因此心中越发地充满了怜惜的感觉。

    对于江可蕊,季子强只能用心地去对待她,不辜负,用最真诚的感情环抱她,此外,季子强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

    快到地方了,季子强握了下江可蕊没有握方向盘的手,感觉她还是有些紧张,心中也只能苦笑,平时看她不是这个样子的吗。

    “不许笑”江可蕊轻声道。

    季子强伸手在她额头上点了点。道:“我没有笑你。”

    但江可蕊的手,不禁把季子强握得更紧了,似乎害怕季子强忽然离开了一样。

    季子强小声道:“放心吧,我是不会放手的。”

    江可蕊点点头,她也能够感觉到季子强对自己的柔情,只是她实在太过在意了,因此总是不免紧张。

    车就停在了季子强家门口的院子里了,“妈”季子强叫了一声,老妈很快就出来了,一眼就看到江可蕊,马上就笑开了花。

    江可蕊也上前,轻声道:“伯母好”她的脸上微微发红,心中紧张之余。

    “你是子强的女朋友吧,快进来,快进来。”老妈微笑着道。

    江可蕊顿时微红着脸,微微地低下头去。到跟前,江可蕊心中的紧张却少了许多,从初步的接触来看,季子强的母亲应该是不难相处的人啊。

    季子强家里的老爹也在,两个老人突然的见季子强就带来了一个美女,而且这样漂亮,还看着如此眼熟,那就是一阵的亲热,问长问短,左看右看,两个老人喜欢的不得了,这也很正常,江可蕊本来就招人疼,长的漂亮不说,还主动说点好听的话。

    这季子强的老妈就看看季子强问:“子强啊,我怎么老感觉可蕊怎么眼熟呢”

    季子强就呵呵呵的笑,就是不说话。

    季子强的老爹却突然的想起来了,哎呦一声说:“老婆子,这不就是电视台那个叫雯雯的主持人吗”

    这一说,老妈也算反应过来了,拉着江可蕊的手就转圈的看,江可蕊也嘻嘻嘻的笑着说:“伯母,你看过我主持的电视啊。”

    老妈就不断的点头说:“经常看,经常看,哎呦,还真的是了,上次我问子强,他说女朋友和电视上的你长的很像,我们都笑话他了好久,没想到还真是啊。”

    季子强就奇怪的问了一句:“你怎么叫雯雯。”

    江可蕊转过来对他说:“那我还把真名字放上面去啊,对了,你到底看没看过我的节目啊,怎么连我在电视台的艺名都不知道。”

    季子强伸下舌头忙说:“看过,看过,我每周都看的。”

    江可蕊就对季子强的老妈说:“他骗人,他肯定没看过。”

    老妈就马上帮腔说:“以后每期都让他看,不说清楚每期的内容,就”老妈想了一下,也到底没想出个惩罚季子强的手段出来。

    吃过饭后,江可蕊跑进厨房,说:“伯母,我来帮你洗碗吧”

    季子强老妈痛爱地笑道:“不要,不要,我怎么舍得自己未来的媳妇干这种粗活等下子建还不责怪死我这个做娘的,还没进门就欺负媳妇了。”

    被季子强老妈这么一说,江可蕊的脸就红得没边了,季子强就坐在沙上偷笑,江可蕊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很有点威胁的味道。

    老妈就抓住江可蕊嬌嫩的小手,“看我们的子建多有福气,这手嫩得跟娃娃似的。”然后她就很亲热地拥着江可蕊,一起来到沙上坐下。

    “可蕊,我今天可等着你叫我一声妈。你不会令大妈失望吧”刚一坐下,季子强的老妈就提出了要求。

    江可蕊此时羞愧得不成人形,满脸通红,连脖子都着红光,不过呢,她的心里是很甜蜜的,看来自己是过关了,那就叫一声吧,乘着大家都高兴,这一叫,就把这事情定下来了。

    她这心里想着,回头看了季子强一眼,这家伙正躲在沙上,将头扭向窗外,好象那边有什么了不起的风景。求助无望,江可蕊只得又将憋得通红的脸扭过来,看着季子强他妈妈期待的眼神,终于咬咬牙,小声地叫了声,“妈”

    “哈哈哈”

    “呵呵呵”

    “嘻嘻嘻”屋子里响起一阵温馨快乐的笑声,老妈更是喜上眉梢,眉飞色舞起来。也不管江可蕊那手足无措的表情,兴奋地从手腕处取下一个玉镯子。

    “可蕊,这是任家传了3代的传家之宝,现在我把这只也亲手戴在你手上,从今以后,不管生死病死,穷富贵贱,我就把子强交给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