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书记一下子愣住了,一个官场中人,能把这种被常人看着大逆不道的行为说的如此慷慨激昂,又能一言中的的揭露出事情的深意,的确很少见。

    不错,那些什么所谓的道义和条条框框是约束凡人的,作为一个真正的政客是没有规矩限制,他们可以今天连横抗纵,明天反过来也可以联纵抗横,他们可以和对手握手言和,也可以和同盟划清界限,只要结果正确,只要良心还在,方法是没有边界的。

    就像我们为了抗击美国,可以联合苏联,为了发展经济,可以交好日本一样,这需要的是大彻大悟的人,才能看的懂。

    乐书记沉默了,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一种更深的认识。

    这时候,可能是电视到了广告时间了,江可蕊和江处长也坐了过来,江可蕊的妈妈就问了一句:“子强,你又没有想过调到省城来工作”

    这也是江可蕊一直关心的,她早就想让季子强调回来了,但她也知道季子强对事业和权利的痴迷,只怕季子强未必愿意回来。

    季子强就有点不好回答,他是希望在下面多历练一段时间,按自己这个级别,回到省里机关,基本就是一个闲人了,满大院都是处级,厅级干部,在季子强的眼里,他们那就是在浪费生命,无所事事。

    但季子强不能这样说啊,他的犹豫不决很快就让乐世祥察觉出来,乐世祥就帮着他打了个圆场说:“在下面锻炼一下也好,我感觉小季适应管理全面工作,回来有点可惜了,还是先锻炼一段时间在说。”

    不要看乐世祥高高在上,好像不了解季子强,实际上自从他确定了自己的女儿和季子强来往,并且感到女儿已经深深的爱上季子强以后,他就一直在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对季子强关注和了解着,他是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女婿无所建树的,他更不能容忍自己未来的女婿犯下一下重大的错误,影响了他自己不说,还给自己的仕途带来危机,对于政治斗争的深刻理解,让乐世祥在这些年的宦海生涯中,一直都是如履薄冰,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他更多的体会了常人所没有感触的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滋味,他擅长于处理危机,但更擅长于防患于未然。

    季子强对乐世祥的理解报以感激的微笑,是的,自己生来就是一个权柄的掌控者,没有权利相伴的日子,那就不叫生活,苦点,累点,麻烦和陷阱多点,都没有什么关系,这也许就是一种真真仕途中人的血脉在延续,就好像一个剑客,没有对手,没有危险的生活会让他们寂寞一样,季子强已经完全的融入在了这种土壤里,他适合,更喜欢为权利来拼杀的感觉。

    但乐世祥和季子强都还是有所保留的,他们的谈话也一直在没有触及实质的范围徘徊,关于柳林市和洋河县的权利布局,权利争夺,权利走向,他们都没有一点涉及到的谈话,也许是两人的身份相差太远,也或许是现在还不到谈论那个的时候。

    到是这种谈话的也给了季子强一种另外的诠释,那就是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还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至少乐书记并没有表现出极力的反对和排斥,自己还是要按找自己的思路和方式来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乐世祥的不涉及这一方面的谈话,也正说明了他暂时不想侵入自己的领域。

    乐书记是在考验自己还是在磨练自己还是自己官职太小,不足以让他关注

    不管是哪一条吧,反正自己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季子强放下了顾虑,也就可以更坦然,跟加镇定的和乐世祥做了交流,而季子强的一些看法,感想,和对政策的理解,研判,都让乐世祥开始吃惊不小了,他一直和把季子强看成一个基层的土干部,一直认为像自己这个级别的人,在看待和理解问题上和下面基层干部是有巨大的差异,但今天他不得不改变这个主观的看法了,季子强每每对一些问题的研判,都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在很多深层次的领域里,季子强也能窥探其35分来,乐世祥就有了一种绝迹江湖100多年的无敌武林高手,突然发现一个任督二脉无师自通的奇才一样,他眼光就有了一种强力掩饰的淡漠。

    他的心里却很明白,只要假以时日,只要自己在助季子强一臂之力,有一天,季子强的成就定然不在自己之下。

    于是,他也有了一个这些年都从来没有过,也从来不屑于的想法,一个有点自私的想法,他决定为江可蕊好好的打造一下季子强,把季子强这块钢,锻铸成为一把绝世宝刀,让他成为一个可以让自己女儿尽显尊贵,终身可依的干将莫邪。

    既然是这样的话,自己大可不必急着帮季子强和叶眉缓解矛盾了,自己到要看看,在这残酷的官场斗争中,季子强会表现出一个什么状况来,让他们练练也好。

    季子强是看不透乐世祥的想法的,他只觉的乐世祥的眼神有了淡漠和朦胧,那黑色的眼仁在飘忽着,看不清,也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似乎他是在思考,又似乎他是在休息。

    不过季子强得到了另一个意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乐世祥让季子强到了自己的书房,这个书房也许是乐家的一个圣地,连江可蕊也不能随便出人,但现在季子强却可以了,这让江可蕊和她的妈妈都是大感意外。

    书房里,从陈列到规划,从色调到材质,都表现出雅静的特征,中式家具的颜色较重,有了很稳重效果,但也有点沉闷和阴暗,在这样一个“古味”十足的书房、一个人可以静心潜读的地方,自然是一种更高层次的享受。

    宁静、沉稳的感觉,让季子强很快就磨灭了一点点的心浮气躁。

    在这里,有很多季子强见都没有见到过的书籍,他算是大开了眼界,但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在这里,季子强看到了乐世祥在书上的一些批注,还看到了乐世祥的一些工作心得,这无疑对季子强有重要的意义,他很快就痴迷于其中,时而阅读,时而又掩卷沉思,每每到了一些和自己想法不同,感觉不一的地方,季子强都会很留意的记录下来,慢慢想,慢慢的消化,他恰如一个迷恋武功的少年,看到了一些武林秘籍,他忘记了一切,完全的沉浸其中。

    季子强是这般的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这些知识,从性格上来说,季子强是个坚韧的人,但他绝不是个固执的人,他往往是可以反省自己,学习别人的,这也是他这些年不断进步和趋于完善的一个先决条件,他的收获是巨大的,他不管是从认识上,还是从理念上,都有了一个飞跃,或许可以这样说,他已经拿到了進入权利之门的钥匙,以后的路,就要看造化了。

    在很多问题上,季子强感觉自己和乐世祥在对问题的认识和处理方式,都还是有很多差异,他最近几天一闲下来,就细细的分析和总结着,有时候也会感到迷茫,但他知道,这都是一个过程,一个升华前必须的停顿。

    在这里没有人打扰他,就算是到了吃饭时间,也往往是大家先吃,让他继续的呆在里面。

    不过江可蕊对此很有点不以为然,以自己对季子强的感觉,老爹的那些书,生僻枯燥,季子强怎么会喜欢他应该更喜欢看一些欧洲的美女吧,每次看电视见那外国的妞一出来,季子强都是呆呆的样子,有时候眼睛里面还老放蓝光。

    这样的看法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每个人都有他的两面,也许不止只有两面的个性,季子强在江可蕊面前丢弃了官场上所有的假面具,不用展示自己的老道圆滑和狡诈精明,因为江可蕊就像是一个港湾,季子强就像是一艏军舰,在自己停泊的港湾,他不需要过多的戒备和防范,他表现出的都是自己最天真,最率性,最幼稚的一面,当然了,还有最色的一面,呵呵呵,男人嘛,都色,不色就不正常了。

    几天的假期,季子强几乎都在江可蕊的家里,除了晚上到招待所睡觉。

    好几次,季子强在乐世祥的家里,都遇见过一些省上的领导,除了省长李云中之外,几乎所有的省常委季子强都是和他们打了个照面,但也只是客气的点点头,当有人问起的时候,乐书记也只是笑笑说:“这是闺女的男朋友。”

    有人问起他是做什么的,乐书记也只是笑笑说:“下面基层的,远的很。”

    季子强看这样子,虽然不很理解乐书记为什么不说出自己的职务,工作地点,但他也不在他们人前晃悠,级别差的太远,貌似共同语言也不多,自己在旁边反倒尴尬。

    所以季子强是能躲就躲了,躲不过去的时候,也就是憨厚的笑笑,泡杯茶,客气一下,就到江可蕊的房间去了,在那里,他们两人一起谈谈人生啊,学学生理结构什么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