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阵的周旋后,他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险情,不得以,就用炮来救命,换了乐书记一个过河的小兵,自此棋势明朗,都已无胜棋,只能是和棋结束了,乐书记放声哈哈大笑,推盘而起,他自己平时没时间在下棋上面多用功夫,但棋理甚通,他是完全能够感觉季子强有意相让,也就不去点破,只是心里对这未来的女婿更多了几分好感。

    有时候,不在于你的相让,关键在于你明白道理,知道什么时候该妥协,什么时候该和解,同时还不能过于隐强示弱,这个尺度的拿捏要恰到好处,多一分过长,短一分不足,掌握好这点,才能在官场仕途纵横捭阖,化险为夷。

    季子强早就在漫漫的官途上,体会出了这种技巧,特别是在前两年,受到哈县长他们的打压后,个人在最消沉的那段时光中,悟透了官场的真谛,改变了自己处世方式,不再张扬,变得含蓄内敛了很多。

    一会江可蕊就来叫他们吃饭了,菜做的不少,味道也都挺好,季子强也逐渐的熟悉了环境,变得更加坦然和自信,饭也是很香的吃了起来,江可蕊的妈妈,也就是那个在外面呼风唤雨,四处逢源的江处长,不断的给季子强夹着菜,反正他也能吃,夹多少是吃多少,一点也不浪费和做作,在省委書記的家里做客吃饭的,恐怕也就只有他季子强一个人,敢于如此这般的甩开腮帮子大吃了。

    饭桌上江可蕊的妈妈也问了他一些情况,问的还比较的详细,这让季子强有种预感,好像快要谈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问题上了。

    果然快吃完的时候,江可蕊的妈妈就问了一句:“你们两个的事给你家里说了吗”

    季子强自然是没有说过,但就这样去回答好像不是太好,他就说:“家里也大概知道了些。”因为他的婚事,家里本来以他的喜欢为主,所以他就这样说。

    江可蕊的妈妈听了他这样一说就很满意的又问道:“那你看看是不是可蕊什么时候也到你们家去让你父母看看。”

    这话已经说的很透彻了,季子强心里其实有时候也很渴望有这样一天,现在真的提到了当面他就心里很有些高兴,这样的高兴倒也丝毫不用去掩盖的,他笑着就回答:“只要可蕊愿意,我这面没一点问题,随时都很方便的。”

    说这话就看看江可蕊,不要看平时大不咧咧的,在这个时候江可蕊还是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眼睛看着桌面,谁都不望。

    乐书记一直是没说话的,现在才加了一句说:“可蕊抽空就见见小季家的老人吧。”

    话是给自己女儿说,但他的眼光很平和的望到了季子强。

    季子强就点点头说:“好的,这事我和可蕊商量着办。”

    今天这样的谈话,季子强是没有想到的,他也经常想到他和江可蕊的事应该怎么来对她家里挑明,想了几个方法都感觉不太合适,没料到现在什么都解决了,他感到省城这趟来的很是值得。

    吃完了饭,他们就坐了了客厅,江可蕊和她妈妈在那面看电视,好像是个什么韩国棒棒的骗人的连续剧,季子强是看不成这样幼稚的连续剧的,感觉那太无聊,也太做作,根本就不是生活,乐书记那是更不用说,简直是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但现在的问题是家里他们两个男人的地位很卑微的,只好是听之任之,自己坐一边聊天。

    坐下一会,乐书记就突然的问了一句:“你现在和叶市长的关系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季子强是没有一点准备,他一时不好回答,要是两人关系很不好,那会怎么样那乐书记一定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了,毕竟人家叶眉干了这么多年,还是乐书记的嫡系,自己冒然的说她坏话只怕不妥当,再说了,自己也不会专门的来说叶眉什么话的,就算两人在一些问题上有分歧,就算叶眉一直想着让自己下去,但季子强依然没有想过要对付叶眉。

    但要说和她很好,也不行,因为他们两个终究会有一场斗争,这到不是季子强希望和她去斗,只是季子强心里明白,自己已经是叶眉的目标。

    这样想着,他就没办法来及时的回答乐书记的提问,乐书记一点也没有诧异,他其实最近也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用漫不经心的方式,对季子强做了个全面的了解,如果没有了解清楚,今天他也不会提出让自己女儿见季子强父母的话来了。

    季子强显的这样犹豫不决,让乐书记很有趣了。

    乐书记没有继续追问,他需要等待,等待季子强一个合理的回答,也许现在他在考虑后的回答已经不在是真话,但以自己的辨别力,是可以找到准确的答案,乐书记就用很深邃的目光看着季子强。

    一下子他们都没有了说话,季子强面对乐书记的目光到底还是感到了压力,他希望自己可以直视乐书记的目光,但他做不到,在两人短暂的眼光相遇后,他不自觉的就飘开了自己的眼光,他低声说:“我们过去还是不错的,现在有了点小的误会。”

    “奥,是这样啊,还是为乔董事长那件事情吗有的误会是可以解释的,但有的误会就是一个死结,你们的误会属于那种”

    乐书记继续的挖着,他到不很在意季子强和叶眉的矛盾,他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判断出季子强的心态,这点很重要,这也不是可以随便从外人嘴里打听到的情况。

    做为面前这个青年,他还是欣赏的,季子强可以在这样短的时间走到现在的岗位,那不是运气,世界上没有多少运气的,任何事情都是要努力,就是真的有运气,你也要努力才可以抓住。

    但乐书记还知道,不能因为欣赏,就忽略了一些其他问题。

    季子强不知道乐书记在想什么,但他可以在任何的时候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那种深渊一般的内部压力,他的压力是无形的,他为了摆脱这样的压力,就决定不去考虑,有什么说什么,这也是他多年的经验,当你感受到太强的心理压力时,你就说真话,不用去想对错,这样说出来就会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是这样的,乔董事长的项目问题是一个引子,在这件事情的影响下,我们又产生了一些其他的矛盾,也许我太过愚钝,太过保守,一点没有感受到叶书记的心情吧。”季子强说出了真话。

    乐书记到底算是听到了季子强的实话,但他也很是欣慰的听到了季子强的谦虚,他没有一点想借助自己去压制对方的意思,这一点很难能可贵,看来季子强和叶眉的矛盾已经很清楚了,这是很难调和的。

    现在乐书记他不知道该批评季子强呢,还是该表扬他,因为这样的问题是没有个标准答案的,就算你要坚持真理,但也要体谅上级的感受,这是仕途,没有太多的对错,只有最后的结果。

    可如果说他错了,也不符合情理,就是让自己在季子强的位子,自己也会那样做的,只是做的方式不同罢了,也许自己做的巧妙点吧。

    其实他还是过于低估了季子强,因为季子强的年轻和经历短浅,不得不让乐书记低估,他是不知道,也不可能想象到,季子强在很多事情上做的是那样的巧妙和老道,只是很多事情掩盖的再好,最后也会出现一个不可回避的结果。

    特别是乐书记经过了解,知道了叶眉对季子强为了保住官位前去投靠韦市长这一点的深恶痛绝,对这个问题,乐书记还是想和季子强探讨一下,因为毫无疑问的,韦市长将来不会和自己是一路人,那么季子强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一点对自己也很重要。

    乐书记犹豫着,他在想应该怎么提出这个让季子强感到敏感的问题,他沉吟着说:“听说上次是韦市长在会上保了你。”

    季子强心里叹口气,这个问题其实也就是自己和叶眉最大的矛盾所在,但那个时候自己是没有其他路可走了,要想保住权利,保住洋河县的利益,自己当时只有那一条路。

    现在既然乐书记问起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没有回避的办法,他说:“是的,是韦市长保了我。”

    季子强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改换门庭,投靠对手而有丝毫的羞愧,这到让乐书记有点不解了,在他的想象中,自己这个问题一旦提出,季子强肯定会措手不及,尴尬异常,甚至还会面红耳赤,因为他犯了官场的大忌,因为谁都知道背叛是人所不齿的一种行为。

    但季子强说的很淡然,也很轻松,没有一点难为情和自责的意思,乐书记就不得不问:“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的,你没有感觉不妥吗”

    季子强平静的摇摇头,很淡定的说:“墨守陈规,引颈待戮,那叫愚钝,这里不是江湖,不需要义气,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自己的良心,又何必去管别人的看法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