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尽显雍容华贵,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单单看一看这房间,季子强就知道这宁姐的老公很不简单了,宁姐热情的招呼着他们,今天宁姐表现出一位典型的江南女性的魅力,一米六几的格子,说不上高挑,但绝对有形。象宁姐这模样,走在大街上,还是有那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今天你根本看不出她在电视台那种霸气来。其实宁姐在家里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挺实在的家庭主妇,别看这房子很大,但是被打理得挺干净的,走进去就有那种很舒爽的感觉。

    宁姐招呼说:“季书记,您来了。快坐快坐。”

    听到宁姐这样称呼,季子强笑了笑,“宁姐叫我名字吧,这样显的亲切一点。”

    宁姐就笑着说:“好,那就叫你子强。”

    从楼上,宁姐的老公就下来了,季子强和江可蕊都一起招呼了一句,几个人介绍了一下,季子强知道这宁姐的老公姓张,是个,现在都时兴叫官二代,在省政府的文教厅里当副厅长,不过人看着还算客气,季子强和他说上几句话,两人就找到了共同的语言,什么柳林市的谁谁谁,两人都认识啊,还有文教厅的那个处长,就是鼻子章的有点偏的那个,季子强陪着吃过饭啊,江可蕊对着宁姐做个鬼脸,伸伸舌头说:“这两人。。。。”

    宁姐也就笑了起来,泡茶,上水果,一看季子强还带来了两瓶酒,宁姐就责怪了几句,那宁姐的老公也说:“你还大老远带酒来,我这酒多的都消化不了,行,今天喝你的,但走的时候我给你装几瓶带上。”

    季子强也就客气了几句。

    这里他们在聊,江可蕊和宁姐就到厨房收拾菜去了,过了一会,季子强走过去,看着厨房里的两人笑道:“江小姐,你也会做菜看不出来啊”江可蕊笑了,“那是你没口福,我做的饭菜可好吃了。”季子强就笑着看了看她们俩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季子强又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跟宁姐他老公聊天。大约等了一个把小时,她们终于把饭菜搞好了。厨房里飘来一股香浓的鸡汤味。

    季子强就忍不住喊了句,“很香,味道应该不错吧”

    江可蕊笑嘻嘻地将炖好的鸡端上来,还一边道:“农村里养的土鸡就是不错,不过现在的鸡都变种了,不是那种很纯正的土鸡。这鸡肚子里好多的油,被我掏空了。”真正的纯种土鸡,也就二斤多左右,不过能有这样的好口福,还挑剔什么等他们两把几个菜都端上来,摆满了一桌子。季子强就开了瓶酒,给众人倒了一杯。

    宁姐说道:“我平时不喝酒的,今天晚上就破例敬您一杯怎么样”

    季子强笑道:“既然破例,一杯哪够”

    宁姐说,“那不行,我喝多了会闹笑话。”

    她老公也说,没关系的,在自己家里,喝醉了也没什么笑话。

    但在季子强的记忆里,好像上次宁姐在洋河去拍片,也是喝酒的,或者在家里她要表现的温文尔雅一点吧,季子强就不能来揭穿这个事情,好像宁姐真的不会喝酒一样。

    倒完了酒,季子强带着端起了杯子,刚站起来,张副厅长就道:“你这是干嘛在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坐下,坐下,我们这是私人聚会,吃家常饭。没那么多规矩。每天在那种场合下,你还不嫌累”

    说的季子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坐下来,“那我和可蕊敬您一杯总行吧”“要喝酒行,敬就免了。大家图个痛快,别破坏了气氛。”宁姐的老公这么说。

    宁姐不敢多喝酒,季子强端杯子的时候,只是浅浅的意思了一下。季子强也就笑笑,呡了一小口酒,放下了杯子。

    宁姐站起来给季子强和江可蕊舀了碗汤,季子强尝了一下,赞不绝口。江可蕊要开车,喝了一点脸上微微有些红润,倒是更加逗人喜爱了,女孩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喝得上脸的时候,那表情,那眼神挺逗人喜欢的。这顿饭吃得就没有太大的意思了,比起季子强在洋河县,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情,今天这顿饭有点清淡了,好在这宁主任两口子还随和,让季子强和江可蕊没有感到多少拘谨。

    吃完饭,又稍微的坐了一会,季子强就和江可蕊告辞离开了,

    两人走路的时候,江可蕊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挽上了他的手臂,两个人就这样散步似地走着。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切都那样自然,没有丝毫做作。

    两个人走在一起,慢悠悠地散着步,十分默契,谁也没有提出要打车,季子强手里提着东西,是走的时候,宁姐的老公装给他的几条中华烟。

    街道上风依然很寒冷,吹得人脸上凉嗖嗖的。就象小孩子调皮的手,不经意擦过你的脸胧,江可蕊打了个颤,身子向季子强靠子靠,两人距离拉得更近了。胸前那对堅挺,没有任何防御地紧贴着季子强的手臂,隔着厚厚的冬装,也能感受到它们欢快的跳动,季子强的心微微地颤动起来了,却见江可蕊完全象没事似的,他也只好作罢。

    “你喜欢散步吗”晚风下,江可蕊扬起绝美的容颜,微微偏着脖子笑看着季子强。

    季子强不得不承认,“我很少把时间花在散步上面,也许是没有找到这种感觉。看来,人生不能太匆忙,总把自己弄得象钟表的秒钟似的,就会错过了人生最美丽的瞬间。”

    江可蕊嫣然一笑,样子很有几分动人,再加上今天晚上喝了些酒,那脸色一抹红晕,看得季子强就有些恍然若梦。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情怀,深藏不露的才子啊。”江可蕊笑的时候,洁白的牙齿很漂亮,美丽的笑容,让这夜色凭添了几许魅力。

    风,象怕打搅了谁的浪漫,变得柔和了。月色,不知在何时升起,恬静地看着这片蒙胧的大地。两个人走在晚风里,笑得那么亲密,走得那么优雅。江可蕊的优雅,竟然象慢慢融入了自己生命里一样,让季子强突然之间有了这种错觉。

    两个人,似乎是前世的约定,今生的相聚。突然现,她与自己之间,竟然有那种熟悉的真切。好象这个夜,就是为他们安排好的一样,让一切来得那么自然,那么坦诚。

    季子强笑道:“我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只不过是偶尔表一下内心的感叹。”

    江可蕊听着他的声音,就象入了迷一样,这一切,不正是自己多年以来,一直在追寻探索的吗她用手理了一下垂落下来的秀,温柔地道:“你知道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季子强摇摇头,“都说女孩子的心思不能猜,我哪能猜得着尤其是象你这样不一般的女孩子,一定有自己独特的梦想。真要我猜的话,我想你应该是希望成为一名全国知名的节目主持人,创造你自己与众不同的主持风格。”

    江可蕊笑了,“算你猜对了一丁点,但这只是我以前的想法,现在有了调整。”

    江可蕊看季子强的眼神,变得有点曖昧,应该说还有一点深情。因为她现,自己苦苦追寻的幸福,就在眼前,在她的眼里,季子强是那么出众,那么优秀,年轻有为,沉稳而果断。

    象他这样的实在太少了。

    有钱的都是花花公子,嚣张跋扈,那样的人她见得多了。自以为有几个钱,家里有点势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耀武扬威。以前的时候,江可蕊也曾今一直梦想,一定要找一个比自己年纪大五六岁,甚至七八岁的,那样的男人沉稳,懂得心疼女人。

    遇上季子强后,她很快就现,自己这种想法错了。爱情不能建立在任何时间空间,物质基础上,它是一种世界上最完美,最无私,最伟大的精神动力。看到季子强眉宇间那种从容和自信,江可蕊竟然着迷了。

    她晃了一下季子强胳膊,胸前那对堅挺,毫不意识地磨擦着季子强的手臂,让喝了酒的季子强也有些心旌动摇。

    她说:“你干嘛不问我”

    他说:“我不正等着你说嘛。”

    “讨厌。”江可蕊居然象小女生一样撒起了娇,那份妩媚,那份风情万种,再次让这个夜晚变得妖娆起来。不得不承认江可蕊这种本能的流露,产生了很大的震憾作用。

    季子强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定定地看着她,“那你的理想是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