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本来想,到这也就是洗个澡,随便就在这服务生的带领下,一起到了更衣室。品 书 网 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的,两个人就脱了个精光,虽然都是男人,但季子强还是有点难为情的,他侧着身,躲闪开许老板看向自己深林中的那根参天大树,但他就下意思的看了许老板那个地方一眼,遗憾的是,之间野草蔓延,不见大树枝干,估计是人太胖,都被野草淹没了。

    季子强就多了一份自豪,噢耶虽然我钱没你多,但总有超越你的地方。

    两人也不在多说话,很快一起到了桑拿室,这里面灯光幽暗,很安静,里面设有几个温度不同,设施各异的的浴池,装修也很高档,在一个池子还放着一整块冰。

    许老板告诉他说,这个浴城的水都是从地下抽的泉水,对皮肤很好,在洗完热的后跳到冰水里,对性机能有好处。季子强见许老板现在一点都没有了醉意,笑着说:“看来你早预谋好了,就是想让我犯错误呀。”

    许老板就忙说说:“你们这些坐机关的领导,一辈子就是和自己较劲,太缺乏情趣了,个个老气横秋一板正经的,真的需要好好调剂生活。”

    季子强也就不用做作,就说:“行行,我听你的,我们就调剂一次。”

    两个人哈哈笑着跳进了水池。洗完后,两个人来到包间,许老板贼兮兮的说:“我去叫个人给华县长按摩按摩。”

    季子强想要阻止,就说:“许老板,我们休息一下就走吧,今天洗的很舒服了。”

    过了几天时间,在县委的小会议室里,吴书召开了一个县常委会议,在会上哈县长很是迫切的就提出了提议季子强增入常委的问题,这个提议是很在会的常委感觉不可思议,怎么哈县长会提出季子强,他们难道不是两个对手派系的人吗

    但更让常委们看不太懂的是,吴书记竟然也没有多少异议,这就很不可思议了,在他们过去的经验里,既然是哈县长提了季子强,吴书记就应该马上反对,敌人赞同的,我们就要抵制,这才是正常表现啊。

    但以吴书记的谨慎,小心,多疑,他答应的如此之爽快,实在是匪夷所思。

    奇怪归奇怪,不管怎么说,会上的其他人是不能有别的意见,在没有看清形势以前,谁也不敢冒险的去尝试说出自己的不同意见来。

    对这些人来说,这种会议犹如和小姐睡觉,上面的很认真、很卖劲,下面的装着很投入、很舒服。上面的没完没了、希望时间长些,下面的表面兴奋、心里却盼着快点结束、结帐

    在小小的县城里,两个一把手的不和谐,早就搞得党政关系紧张,大家都已心明如镜,遭罪的就数下面的干部了,他们是人人如临深渊,事事如履薄冰,生怕一时不慎站错了队,生出事端,甚至引火烧身。

    然而,在这宦海险恶之中,同样的,也造就了领导们那卓越的智慧,他们很清楚,也很明智的选择就是看在眼里,记在心头,不动声色,隔岸观火,多去栽花,少给插刺。

    在这个大前题和大思维的指导下,季子强同志就顺利的获得了通过,步入了洋河县的权利中心。

    消息像风一样的快速传播开来,季子强的进入县常委,让这小小的洋河县城,马上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探讨的话题,人们到处传扬和议论着。

    季子强的心情可想而知,自己从一个扫尾副县长,摇身一变,就成了县政府第三号人物,这真是应该愉快一下。

    他美美的泡上了一杯茶,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享受这胜利的喜悦。正在自我陶醉中,就见政府办公室的小柳和其他几个人,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小柳忽闪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进了他办公室就嚷嚷着:“华县长,噢不对,应该叫任常委了,你荣升了,说吧该咋办

    季子强就一边收拾起桌子上的文件,一面笑道:“嘿嘿小丫头,声音小点,不怕哈县长听见”。

    这个小柳不但人长得漂亮,语言泼辣,穿着时髦,是县政府办公室里有名的小活宝,从季子强一来洋河县,小妹妹就把季子强给盯上了,可季子强却好似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小柳一撇嘴:“领导,别吓唬人。我们看见哈县长出了大楼,才跑过来的。哎哎领导升官了,是不是得请我们好好搓一顿”

    季子强笑了,知道是躲不过去的,就说:“好,好,美丽的柳妹妹,你们就选个地方,我买单,不过先说好,可不要搞的太贵,我穷啊。”

    秘书科的科长左近也插话了:“领导,没这么便宜吧,今天可是人比较多啊,所以只怕领导要多放点血出来。”

    季子强一听,怎么都来敲竹杆了,但也没办法,自己升官高兴了,那也的让大家都高兴高兴吧也难得和大家有一次沟通感情的机会季子强也就大大咧咧的说:“有多少人,我就请多少,大不了这月工资都搭进去。”

    那小柳就又说了:“刚才仲副县长也来电话了,说晚上也要参加你的招待会的,你幸福吧,我们县上的第一美女,一般人是请都请不来的,所以领导你说说,这钱花的冤枉不冤枉”

    季子强一听到他们说起方菲,他还有点激动的,他一下就想起了方菲那气质典雅,明艳动人的样子,季子强连忙说说:“不冤枉,不冤枉,我幸福的很,行了吧”不

    过说起来,季子强确实应该感到幸福,这方菲人长得漂亮,气质又高贵不凡,成了机关里单身俊男们献媚的目标,可方菲对这些人颇为冷淡,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也就只有季子强是知道也感受过了方菲的热情和缠绵,季子强有时候也有点担心自己和方菲这样下去,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但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他又克制不住自己偶尔的向往和一些地方的膨胀。

    这几个人就开始在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安排起来,晚上吃什么,到那吃,吃完了还应该再活动下,直接就没有一点想要征求季子强的意思,季子强也只能咬着牙,准备晚上狠狠的挨一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