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便都学韦市长用筷子剥那壳,有剥开了的,也有没剥开的。

    韦市长今天心情很好,他便不厌其烦地帮他们剥,也就一人一个很好就剥好了。

    韦市长说:“说这种虾肉比龙虾鲜嫩,比龙虾好吃。龙虾只能说是吃名气。现在这种虾也不便宜了。”

    他说这种虾主要有两种作法一种就是整条白灼像现在这样可以点佐料吃也可以就这么吃。他建议大家就这么吃吃原汗原味。吃出一种海的原汗原味。

    另一种作法就是焦盐焗切成一节节用焦盐焗味道也特别好。桌上就摆了一盘。

    韦市长夹起一块给大家看,说:“这种作法外地人比较喜欢,因为剥壳没那么麻烦。”

    大家也都不断的点头,对韦市长这种见多识广,博闻强记很是佩服。

    第二道菜是墨鱼也是两味也上了两大盘。韦市长笑着说:“这都是乡下人大鱼大肉的吃法。这里只是一条墨鱼八斤。这么大的墨鱼不好找。一半炒一半白灼如果敢吃生的话切成纸一样薄。”

    一边说着,一边就有两个女服务员推了一部小车进来上面放着酒精炉放着他们的鱼各种佐料就当着他们的面熬汤。大家边吃边聊着,季子强和每一个人都喝了一轮,又单独和韦市长喝。

    韦市长说:“今天就少喝吧今天主要还是吃。”

    季子强也是不敢勉强的,就表示诚意,自己喝了一杯,没让韦市长喝了。

    一会这熬的鱼汤端上来了,有西红柿的酸,有马铃薯的粉,清淡中另有一番风味。

    在这整个宴席中,韦市长始终也没有给季子强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更没有给季子强暗示什么,这让季子强的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他不明白韦市长为什么今天会对自己如此的亲热,这种亲热已经超越了他和韦市长本来的关系,给他了一种不真实,也不正常的感觉。

    季子强就一直小心的喝着,没有丝毫的放松,期间他也和葛副市长聊这天,也接受着两个局长的敬酒,但他还是很谨慎的等待韦市长说出关键的话来。

    可惜,韦市长似乎今天就是专门宴请他的,直到酒宴结束,韦市长也没收什么紧要的话,季子强就一直带着疑惑,直到回家。

    这顿饭让季子强吃的不明不白的,回去以后他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可是越想越没有思路,但他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在里面。

    当然是有原因了,韦市长已经得到了消息,省委乐书记和省长李云中的蜜月期在逐渐结束,两人在工作中已经出现了一些裂纹,这不是一般人能够看的出来,不过在前几天韦市长给省长李云中拜年的时候,他已经从李云中那隐隐约约的话中听出了这个意思。

    回来以后,韦市长也开始思考了,假如上面两位老大的关系继续这样分化,那么自己在柳林市该怎么应对呢,柳林市的格局也一定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这是绝对的。

    叶眉现在也开始逐渐的用潜移默化的手段在树立自己的威望,她的势力也慢慢的得到了壮大,这固然是没有办法的结果,因为她是柳林市的老大,她具有得天独到的优势,但随着她的壮大和对柳林市的市里掌控,自己的局面就很艰难了。

    很多事情是需要未雨绸缪的。

    于是,韦市长就看上了季子强,季子强通过上次和叶眉的对垒,已经彻彻底底的和叶眉分道扬镳,而叶眉是一个异常谨慎的人,想要找到她的破绽很难,但有了季子强,或者情况就不一样了,季子强了解叶眉的习惯和过去,季子强也具有狡诈的手段和谋略来应对叶眉,只要他们两人较上劲,就可以分解和牵制叶眉对自己的注意力和攻击力,所以季子强是一定要好好的拉一下。

    但任何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季子强和韦市长的关系还没有到能够坦诚相待的那一步,所以韦市长是不会很快的让季子强参与到更深的斗争中来,他要培育自己和季子强的亲密关系。

    季子强心中有疑惑,到了第二天他就暂时的放弃了这个疑惑,因为他要到省城去了,还有几天假,他想在去看看江可蕊,这几天他们的电话不断,江可蕊说了,他要在不去省城,江可蕊就要来季子强家里看望他的父母了,季子强就决定自己到省城去。

    早上起来,家里又来了很多客人,这让季子强一时就走不了,他招呼着他们,回答这他们的问题,应付着他们的好奇,最后又陪着他们吃完了午饭,总算是打发掉这些亲戚朋友,

    他上街去买了些东西,准备给江可蕊带到省城,这次还算好,最近发了点奖金,手头宽裕了很多,所以就买了几件像样的东西,不像过去老是带些土特产,土特产固然好,但那一般真实的意思还是为了省钱,现在那还有什么特产,什么东西都快的像风一样,今天出来,明天就有人学会了模仿。

    季子强就带上一些礼品到省城去了。

    大巴在摇晃中把他带到了省城,季子强没有让江可蕊来接自己,他准备自己先找一个住的地方,安顿好以后在联系江可蕊的。但刚下车还没坐上出租,江可蕊的电话就及时的追了过来:“子强,你走哪了,我去接你。”

    季子强就说:“我刚下车,等我找个住的地方了在和你联系吧你就不用过来了。”

    江可蕊说:“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我一直在等你电话,那这样,你直接来省政府招待所,我在这里帮你订个房间。”

    、季子强一想也好,那个地方离江可蕊家也比较近,自己这次来就是专门看江可蕊的,住进点方便,他就答应了,找了个出租,到了省政府招待所。

    这几天住宿的人很少,招待所显的有点空荡荡的,大堂里也就江可蕊和三两个收银员,季子强还没走进大堂,江可蕊就迎了出来,一把挽住了季子强的胳膊说:“你个小坏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来的时间。”

    季子强嘿嘿的笑着,在省城他是没有多少顾虑的,所以任由江可蕊挽着胳膊,坐电梯来到了房间。

    放下东西,两人顾不得说话,相互拥抱着,一个长长的吻,季子强也闭上眼睛,伸手托起江可蕊的後脑勺,一瞬间有电流通过两人的全身。

    江可蕊只是感受到有两片柔軟的嘴唇在自己的嘴唇上磨蹭,重重的压在自己唇上,她方才还是紧绷著的身体开始慢慢放松了下来,她也开始投入的接受着季子强这如风暴般的吻。

    江可蕊微微闭着眼睛,不停地吻着季子强的唇,时而轻轻地咬磨着,时而又伸出香舌在季子强的唇上添食着。当两人都吻的透不过气的时候,他们才情意绵绵的分开了口,相互开始去注视对方,看看分手以后对方有没有什么变化,房间里并没有因为外面的寒冷变得冷清,房间很温暖,很温馨,两人看了很久,才都露出了笑容。

    坐下来,两人就叽叽喳喳的开始说话了,话很多,从清风明月一直说到世态变化,又从油盐酱醋,绕到了国际大事,我是不想在这给大家学他们的说话了,真的无聊,那些话都傻呼呼的,写出来有的人又说我废话多了。

    一会,江可蕊的电话就响了,江可蕊接上一听,是自己同事电视台宁主任的,江可蕊就说:“宁姐,你也没出去玩”

    宁主任说:“玩什么啊这几天忙死了,到处跑,你还轻松一点,我们每天都出去。你在做什么呢”

    江可蕊说:“嘿嘿,我和洋河县的人在一起呢。”

    宁姐就说:“哈,你和季书记在一起啊,这样吧,一会你们两人到我这来吃饭吧,刚好今天收拾了几个菜,老公也在,你们来热闹一点。”

    江可蕊就看看季子强,捂着电话问他:“子强,电视台宁姐请我们一会到她家吃饭,去不去。”

    季子强无所谓的说:“看你吧,反正不要耽误晚上我们的亲热就成。”

    江可蕊白了季子强一眼,说:“一天就想那事情。”

    她松开了电话,对宁主任说:“那行吧,我们一会过去。”

    放下电话,江可蕊想到了季子强刚刚说的话,又是一阵的脸红,她就提起粉拳汪季子强身上擂了几下,季子强有点莫名其妙的,后来看看江可蕊桃红满面,也就知道是刚才那话的缘故了,他呵呵的笑着,说:“打吧,打是亲,骂是爱。”

    江可蕊也就住手不打了,两人拥在了一起,又说起了那水汤呱唧,毫无营养,莫名其妙的情话了。

    晚上在宁姐家里吃饭,季子强就在自己带的包里,拿出了两瓶五粮液来带上,他们怕晚上喝酒多,江可蕊就没有开自己的车,下去打了葛车,很快就到了宁姐住的地方,这是一幢很漂亮的小别墅,独门独户独院,两层楼,别墅还有室内车库。

    房间里更是具有浪漫与庄严的气质,头顶是天蓝色彩绘,装饰着金色百合花图案,脚下是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