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汇报切中主题,既简洁明了又说清了问题,既有成绩的肯定又有问题的分析,层次清楚,语言有力,时不时还来一点人民群众的口语,让每一个人听来不累赘,不枯燥,不痛苦,不老生常谈,不牛皮哄哄,前后用了不过三十分钟,汇报完毕,季子强甚至带头鼓起了掌。

    李保瑞很激动,这是对他的肯定,他激动的说:“下面,我们请华书记做指示。”

    一阵雷鸣般掌声过后,季子强不慌不忙,不疾不徐的说道:“听了李保瑞同志的汇报,我很满意,看了你们的乡村道路建设,我很满意,听了村民物质文化生活在不断的改善,我很满意”

    连续三个满意,激动得李保瑞和黄乡长两个同志脸上每一个毛孔都冒着热气,也再一次带来会议室里雷鸣般的掌声。

    季子强的大手向下一按,掌声停,指示再起:“同志们,看了你们的经验,你们有什么感想啊,那么大的变化,发生在这么偏远的乡镇,这说明了什么要我说,我看到了一种精神,一种这是我们人的宗旨,是我们的建党之基,执政之源,打江山靠它,坐江山更要靠他,这一点任何时候都务必请同志们牢牢记住。”

    停了一下,季子强又说:“工作和成绩我们是要肯定,但缺点和错误我们也要知道,比如有的同志喜欢弄虚作假,或者阳奉阴违,或者搞自己的小团队,小集团,这都是不对的,在这里我也提请有的同志能够看清形式。”

    李保瑞的脸一下子变得紧张无措,眼神有些慌乱。这季子强太厉害了,赞扬声中突然话锋一转,味道变了,整个会场一下子紧张起来,鸦雀无声,汇报会的主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季子强语言越来越严厉,越来越铿锵有力,越来越有针对性。李保瑞这时候额上冒汗,面色有些发白,看起来有些可怜。

    凭良心说,李保瑞在干部中还算一个比较正派,比较有工作热情,比较有理想和追求的一个基层党委书记,虽然他是齐良阳的人马,但他还不算对齐良阳很铁的那种人,也或者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季子强才要说上一说,他的话里藏刀,但这刀似乎不是砍向李保瑞,是隔山打牛神功,是练的乾坤大挪移秘籍,他要把齐良阳那些人慢慢的震出来,让他们向自己靠拢。

    季子强继续说:“明年,我县的经济建设发展将進入一个关键时刻,大量的项目要上马,要建设,我们的干部以及我们干部的家属、亲戚,更不能在里面谋求不正当的利益陷入非法利益格局,从明年起,县上的监察部门要進入每一个项目,监督招投标的各个环节,监督的窗口要前移”

    季子强说到这时,声音提高了一度,显得更加正气凛然。

    看来,季子强还要通过这件事情给齐良阳敲一下警钟了。

    这一圈子检查和汇报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大家也准备回县城去了,李保瑞就说自己在县城安排的有酒菜,请季子强一定要给个面子。

    季子强嘿嘿的一笑说:“老李啊,我今天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帮你演出了这样一台大戏,你还不满足啊”

    这李保瑞一下就傻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季子强的话。季子强也不等他回答什么,带上了同来的众人,给乡上,村上的干部招招手,上车一路就返回县城去了。

    过年了,季子强也回到了柳林市,他在回来以后,谁都没有联系,准备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了几天,但他想错了,县上那些部门和乡上头头脑脑的又都赶到了柳林市季子强的家里来,给同志拜年的人不少,过年了,这些人没有空手去的,有的给送来了红包,有的送点名烟名酒,季子强虽然对他们这种行为很是反感,他把所有的红包钱都登记记帐了,打算回去交给财政部门,但他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心里上还是有那么几分陶醉和得意,他觉得这就是地位和价值的象征,门前冷落车马稀那还有什么意思那叫落魄,说明人家压根就不在乎你啊,特别是可以在乡里乡亲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这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满足感。

    但时间长了,每天来人不断,几乎拜完年都要请他出去坐坐,老妈就有些不乐意了,对他说:“还不如不回来,一年回来不了几天,大过年的,都不能清静。”

    季子强就只好说:“老妈,没办法啊,人家大老远的来了,你不能不让人家进门吧”

    老妈就说:“我看你啊,也有点变了,小心栽在这上头。”

    季子强当然是不能给老妈解释的那么清楚了,就简单的说:“现在就这个世道,过年了人家表示个心意,你还能拒绝人家”

    老爹也说话了:“子强啊,你听我一句话,现在的人啊,势利得很,人家为什么给你送因为你手上有权,人家用得着你。收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好。”

    季子强呵呵呵的笑着说:“老爸,老妈说得有理,我照办,照办就是了。”

    季子强嘴上象抹了蜜似地这样说,是因为平时就回家少,大过年的,不原意让家里担心。

    到了初二,季子强还是给叶眉和韦市长都打了个电话,拜了一个年,本来在年前他都是去看望过的,所以也没太讲究了,就问候了一番,叶眉倒是很客气,也没说其他的,就表示了几句感谢。

    韦市长就问季子强了:“子强,你是不是回到柳林市了。”

    季子强赶忙谦恭的说:“是啊,是啊,我也是刚回来。”

    韦市长说:“我就说嘛,回来就要给我打个招呼,晚上我们一起坐坐吧,难得清闲几天。”

    这季子强怎么拒绝的了,韦市长从来也没请过季子强,只怕在柳林他也很少请过别人,就这过年,恐怕后面排队想请他的都要排一大溜的。

    季子强赶忙说:“我今天给韦市长打电话也是这个意思,就怕韦市长忙啊,要是晚上有时间的话,我请市长你吧。”

    韦市长哈哈哈的大笑着说:“要论时间,那确实请的人多,但今天我抽时间也要和子建你坐坐的,你不用管了,我来安排吧。”

    季子强忙说:“那怎么行,哪有让你请我的道理。”

    韦市长断然的说:“让你不要管,你就不要管,不是我说大话,今天让你请,只怕你连包间都定不上,呵呵,你不管,我安排。”

    这让季子强很是奇怪,韦市长虽然最近和自己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吧,他怎么肯屈尊来请自己呢。

    季子强疑惑着,但还是很客气的答应了,说晚上见。

    到了晚上,季子强提前就来到了酒店,他到包间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坐了两个局长了,季子强和其中一个是认识的,连忙上前招呼起来,几个人聊了一会,就见韦市长和葛副市长也一起进来了。

    季子强他们几个一起站起来,迎了上去。

    韦市长很客气的和季子强握了几下手,对葛副市长说:“小季今年不错啊,把洋河县整的很有起色。”

    葛副市长也皮笑肉不笑的说:“年轻有为,不错。”

    葛副市长今年刚过五十,一米七几的个子,身材很是标准。尽管身居高官已多年,但是,腹部依然是平坦的,看上去依然是那么年轻,依然的充满活力和魅力。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副冷峻威严的面容,看上去,任何的大风大浪都别想在他脸上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这是他在官场上长期历练的结果。

    如炬般闪亮的双眼,尽管似乎在微笑,仔细去看,却是那么地复杂,那么地耐读,那么地难懂,给人的第一印象,除了超凡的气度和俊朗的外表,最突出的便是下巴上的一颗黑痣,竟和一代伟人那么的相似。

    季子强客气说:“都是你们领导带的好,我们下面就做了一点现成的活,谈不上能力。”

    韦市长用手一指季子强说:“嘿,你还挺谦虚的,呵呵,来来来,今天不谈工作,就是小聚一下,酒也不要灌,随意就好。”

    五个人都坐定了下来,

    季子强就给大家把烟都点上,酒店看来也是早有准备,很快就上菜了。

    今天这菜的档次就不一样了,不管是色泽,还是搭配,都恰到好处,桌上摆了两大盘虾。

    韦市长问大家知道不知道这种虾的学名叫什么大家一起摇头,他就说:“这虾活着的时候只要抓出水面它就会射出一道道水柱所以有人叫他拉尿虾。别看这种有点像蜈蚣的拉尿虾壳不好剥但只要掌握窍门就很容易。”

    韦市长就示范给大家看用筷子插進虾背轻轻一撬那壳就整条剥开了,他把剥好的拉尿虾放进季子强的碟子里。

    这让季子强很有点诚惶诚恐,另外那两个局长也丢韦市长的这动作吃了一惊,他们也从来都没见过韦市长给别人夹过菜,何况是帮别人剥虾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