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长长的车队齐刷刷一溜烟停下来。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季子强这才下车,和乡上的领导都打了葛招呼,一堆人,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几十个。

    季子强就见这李书记虽然长相不咋的,可胖胖的,一对小眼顾盼之际威风凛凛,寒气森森,极具威严,走路也是极有风度,永远是匀速、每步距离不超过五寸,双手三个姿势:背手,挥手,叉腰,估计第一个姿势对他庞大的腰肚来说有点难受,所以用得最少,只是做偶尔的点缀,叉腰极多,关键时才挥手。

    不过现在他没有多少这气势的,因为季子强比他还拽,由于他要亲自给解说,所以跟在季子强左手边,落后半个身位,再左边是黄乡长,两人比不上季子强的步子快,所以是撅着屁股,在后面小跑着。

    李书记一路走一路说,有时也用上手势,很多级别低的村官们,这时候只好落在最后,不知道前面说的是什么,情况是好或是坏。

    一会就听前面传过话来:“村道修成这样,难得难得。”

    “是啊,恐怕是我县最好的一条。”

    “冠子沟乡李书记还是有魄力,其他乡就没见修出这样一条路来。”

    “不知道这路有多长,投资是多大”

    黄乡长是和季子强搭不上话的,季子强基本都让李保瑞霸占了,黄乡长反应还算敏锐,立即对说话的几个县上干部说:“几位领导,我来介绍介绍。”

    旁边还有反应更快的,立即对人家介绍说:“这是我们冠子沟乡的黄乡长。”

    “哦,黄乡长啊。”这几人故作似曾相识。

    “这条路叫康庄路,全长十二公里,工程总投资二百八十八万元。”黄乡长的侃侃而谈起来。

    “你们资金哪里来的呢”有人就问了起来。

    黄县长胸有成竹的说:“资金共分三部分,一是扶贫资金立项解决。二是通过村民一事一议,每户500元,三是县交通局从其他项目中给我们调剂了一点。”

    “就是几个一点嘛,好,很好,你们这种修路模式值得肯定,值得借鉴、借鉴。”大家都一起交口称赞起来。

    在路上逗留了不过十分钟,向梅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领导们长的都不是社会上最流行的身材,人人都是矮矮胖胖,走路像鸭子摇摇摆摆,吨位大,行动慢,看起来十分可笑,以李书记为首。

    向梅忽然担心起来,这些天她也偶尔上网,逛进新浪,看到许多领导由于行为不检,生活腐化,养情人包貳奶,有些甚至十几,几十个,实在管不过来,还有一位高水平的官员,居然引进ib管理模式,都像这样的身段,怎么吃得消一个都搞下课了,还几十个

    向梅就真的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在吹牛。自己家的老蒋就是个例子,过去那牛一样壮的身子骨,最多一晚也不过三四次,而且中间还要稍息,现在长胖了,下降到很多天一次,偶尔也来两三次,那都是出了远门,渴慌了。

    思考一阵,向梅豁然而醒,“伟哥,一粒壮”

    嘿嘿,肯定都是借助现代医药技术,弥补了先天的不足,难怪那些成人药店开在僻巷陋角,还长期兴旺不衰,最近就听说齐良阳也是吃了那玩意,说吃多了,下面几天都缩不回去,唉,这让他家乔小娟多幸福啊。

    向梅正在想着齐副书记的事情,公路情况介绍结束了,季子强情绪很好,严肃已经变温和,其余这些人,满意之情溢于言表。

    李保瑞春风吹上眉梢,恭恭敬敬送季子强进了小车,又对向梅讨好的陷笑了一次,急急忙忙回到车上,说:“走,进村。”

    他抑制不住喜悦之情,对黄乡长说道:“华书记肯定了我们的做法,希望这次修路给我们乡再修这么三四条乡村道路,坚持高标准,搞成全县的典型,他准备开春以后把全县的公路建设现场会放在我们乡了。”

    黄乡长乐呵呵的说:“呵呵呵,这可是大好事啊。”

    李保瑞也高兴的说:“所以,我们一定要乘着这个东风,好好干一场。”

    李保瑞有些激动,回头也鼓励了一下其他几个人。

    下一站,安排的是慰问村民和村民座谈,车队一溜烟滑进了村委办公楼,宽大的院坝挤得满满的,乡里来的警察指挥众司机停车,季子强一行已经顺着一色青石板铺成的通户路,到了一个老乡家,这是一户相对比较富裕的农户,一排二楼一底的住房,崭新而气派。

    这里早有乡上的几个女同志等候着,茶水准备好,季子强就见一个女干部雪白的衬衣,外穿一件暗红色的毛料套裙,整洁高雅,落落大方,江南美女特有的气质顿时让田野生辉。季子强比先前的脸色更温和了,简直是变成了亲切。

    而周围也有三三两两的领导相互不时交换一个曖昧的眼神。

    只有向梅一个人有点紧紧张张的,她怕这年轻女孩过多的吸引了季子强的视线。院子里早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凳子椅子,季子强当然是正面中间位置,后面没人,左右坐了四名村民代表,季子强和蔼可亲,妙语连珠,众人不时发出一声会心的大笑。

    四位村民本来很紧张,又是大官又是电视录像,是个村民都紧张。经过季子强的语言艺术熏陶,慢慢的他们也可以问一言答一语了。这四名村民代表是经过乡党委逐个酌定的,身家清白,政治可靠,相对富裕,最重要一条,家里有交通工具,而且无告状上訪历史,平时没有对我党不满的言论。

    交谈进行得很愉快、很顺利,季子强问了家里几间房,是不是砖混,一年收入多少,子女在哪里上学,有没有出去打工挣钱等等。

    季子强突然问:“你们哪家有外出务工的”

    四人都摇头,其中一人说道:“一组的郑华出去了才回来。”

    季子强问:“他家在哪里”

    一人说:“翻过这个梁梁下山就到。”

    李书记机敏,立即插言道:“季书记,他们说的翻一个梁下一个坡要一俩个钟头,我们已经安排人请郑华来这里了。”

    这里的青石板路在金色的稻田间掩掩藏藏,颇像一副乡村水墨画,大概季子强已经被村民们的淳朴唤起了埋藏在心底的农民阶级感情,想走一走,问一问方方面面的情况,一听说走两个小时,立即说道:“李书记很不错,工作细致。”

    李保瑞脸上这一刻灿烂得很,估计有点像当初小学老师表扬我抄袭的作文写得好一样,心里也是激动得发抖。

    一会这一组的郑华被支书亲自请来,这是一个四肢粗壯的四十好几的大汉,一看就知道小学没毕业,因为脸上的表情没一点文化。郑华被热情的引到季子强身边,季子强照例嘘寒问暖了一番,“你一年出去能挣多少钱”

    这人说:“五六千。”

    季子强点点头说:“哦,不少啊,为什么回来了”

    这人说:“婆娘一个人,忙不过来了,要过年。”

    季子强又问:“嗯嗯,好啊,两头都照顾了。你在外面打工,都能按时拿到钱吗”

    这人说:“那些老板黑呢,9月份的工钱现在也没给咱。”

    “哦你可以找有关方面出面帮忙嘛。”季子强指着人丛中人说:“他是办公室的干部,这事归他管,你就找他,解决不好你到县长办公室告他。”大家为季子强的风趣幽默尽情的大笑。好一副官民鱼水情

    看来季子强对这里的工作还是满意的,对他们来说,初战告捷,李保瑞信心十足,有些得意忘形,回头对黄乡长说:“出人意料,出人意料啊,如果再唱好下一场戏,这次季书记视察就完美了。”

    他的情绪也感染了大家,黄乡长居然说:“老李,我打电话叫张主任把酒换了”

    李保瑞大手一挥说:“好,你安排,一定要让大家高兴、开心。”

    黄乡长马上就接通张主任的电话:“老张啊,我是黄啊,你把那个酒撤了,统统换茅台。”

    大约在那面的张主任死脑筋,不知道已经买好的酒咋处理,反复请示,黄乡长火了:“叫你换你立即换,罗里啰嗦个球啊处理不了你就搬回来”

    他说完,气呼呼的“啪嗒”一声把手机关了,说道:“这个老张,办公室主任屁股都当起茧子了,办事还这么不开窍。”

    在村委会的会议室里,李保瑞主持了汇报,他先说了一通感谢、欢迎的客套话,接着就开始正式议题,汇报工作。李保瑞为这次会议做了最精心的准备,最细致的安排,汇报材料已经熟悉到能一字不漏的背诵下来,所以他装模作样的在面前摆了一份材料,可至始至终眼也没瞟上一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