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感觉她悄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季子强就无法克制的有了重重的喘息,很快,向梅就知道季子强并没有睡着,她轻哼了一声,说:“你没喝醉”

    季子强费力的抵挡着向梅的誘惑,他站了起来,说:“今天的酒没喝多少,只是我想安静一下,你也早点休息吧,我要打个电话。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向梅看着季子强,她看出了季子强的坚决,她脸一红,也不敢打扰季子强了,就说:“季书记,我就在旁边住,你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

    季子强点下头说:“嗯,好,你也休息吧。”

    等这些人都走了,季子强感觉现在睡觉还有点早,他就到院子转了下,随意的走出了乡政府大门,到附近散步,走了一会就看到路边有一处灯光,季子强就朝那个方向走去,到了近前一看,原来是一个养鱼的水塘,水塘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茅草棚子,季子强心里想,这一定是鱼塘的主人怕别人偷鱼,晚上在这守夜的,不过大冬天的,有谁来偷东西啊,也不怕辛苦。

    他正准备离开,就听到茅草棚里有些奇怪的声音,他很是好奇,就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茅草棚里烧着一堆火,把里面照的很亮,季子强就见那草帘做成的门帘后面人影晃动,他在仔细一看,里面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就见两个白晃晃的身体正缠绕在一起。

    季子强的突然脚步声也是把这两人惊了一跳,两人赶忙的分开,那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季子强心道:乖乖,他们也不怕冷啊,真是身体好。

    他嘴里忙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找人,没看到什么。”说着话赶忙就转身离开了。

    那两个人估计也是吓瓜了,半天也没再出声,季子强离得远了才笑笑的自言自语说:好奇不是个好习惯啊,以后要多注意点,不过他们怎么就不怕冷呢

    他这样一路想着就走回了乡政府,现在季子强的感觉好了起来,看作这广袤的大地,看着那惨淡的月牙,这是一种在繁华的城市,在庄严的县委大院,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是感受不到的一种心境,只有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用自己的心,才能感受和领悟过来。

    他在这个时候想到了自己的争斗,想到了阴谋和狡诈的渺小,他好像突然之间,有了很过领悟和清醒,其实很多事情不必须要那个样子去做。

    一个人和这浩瀚的宇宙相比,算的了什么,一个人的权力,慾望在这渺渺的星空中有可以维持多长。他静静的想着,一个人不同于其他动物的地方,就是人有思想。

    不仅有思想,还有情绪,这情绪还可以随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第二天季子强没有上乡政府后面的那个庙宇,他决定离开了,他要抓紧时间,多跑几个乡,好好的安排一下,明年一开春,就要大忙了,只怕再想下来,像现在这样转转都没机会了。

    季子强他们就在乡食堂里简单的吃两点早饭,昨天他是没怎么吃,现在还真的很饿,他就把那稀饭满头使劲的涨了个饱,然后大手一挥,就准备到下一个乡,冠子沟去看看。

    冠子沟离这里到也不是太远,就是道路太烂,好的一点似乎最近没怎么下雨,颠簸一点是真的,但至少不会把车陷住。

    过去一下雨,要是路烂一点,那满路都是打滑的车,很多村民就出现了,先是和司机讨价还价,说好的车,他们就一起上手,帮你推出泥潭。

    要是没有说好的车,那你就完蛋了,你就慢慢的等天气变好,不过等也是白等,就算是天气好了,不下雨了,地也干了,谁知道前面会不会有人专门的担两担水给你浇在上坡的地方,所以一般正常情况下,那是一定要出钱的,你一个外地的司机绝对没有他们的耐心好,屈服是迟早的。

    现在轮到了冠子沟乡党委书记李保瑞表演了,当然,所有的接待工作中最重要的,毫无疑问是接待最直接的领导视察,比如现在象季书记这样的视察,这种时候,如何迎接视察,汇报工作就特别体现各人的水平和本领了,谁都不敢大意。

    这样的工作是没有侥幸心的,一定要把该做的都做了,面子上的事更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天塌下来,也没有领导的视察重要,那些喜欢告状的顽固分子,也是一定要小心的,乡上要安排专业的看护人员,二十四小时盯着。

    实在有的不好盯,那就准备些好酒好肉给他们吃着,派上和他关系还点的干部,耐心的陪他们唠嗑。

    再有那实在,实在,实在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对不起,那就给我派人看着,不打他,不骂他,就是让他出不了门,当然了,看他的人一定是要身体强壮,力气很大,最好还是本地的恶人,让他见了都害怕的。

    冠子沟乡是兴奋的,更是紧张的。所有的干部都出动,分成了三大块,安保、组织和后勤。后勤负责街道整洁,就是扫大街。

    就听有人说了:“日他先人板板,老子在家里都从没有扫过地,现在居然罚我们扫地,这不是遭贱人才吗不是”

    另一个说:“嘿嘿,老子还不是一样扫吗”

    这一组的人牢骚最多,又以大学生村官居多,他们不敢骂大街,只好在下面偷偷说几句怪话,自我讽刺以吐心中块垒。

    冠子沟乡条件有限,临时把汇报和吃饭改在县城的皇城酒楼,冠子沟乡只负责现场布置和交通、安保等事项。

    当然,在县城发生的一切费用全由冠子沟乡自己了结,乡长初步估算了一下,吃了一惊:“不得了,我的乖乖,这一顿下来全乡的奖金没了”

    李书记说:“奖金谁说还发奖金县里三令五申不准滥发各类奖金财物,你现在还打这小九九。”

    乡长忙道:“不是,你看看这开支”

    说毕把自己的初步预算递过来。

    李书记瞟也不瞟一眼,“老黄,我懒球得看。我说老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码子事先搞了再说嘛。”

    二人实际岁数也不大,都四十左右,相互之间老爱以老李、老黄呼之,似乎这样才显得亲切、稳重。

    冠子沟乡虽说是党政两个一把手,其实真正的一把手只有一个,那就是书记李保瑞

    党管一切,再说李保瑞与县委副书记齐良阳关系不一般,黄乡长更是自觉矮半格,一般的大事都由李保瑞说了算。黄乡长长见他这样说,只好吩咐财政所、党政办按李书记指示办。

    为了少花钱多办事,李保瑞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你把镇上的年轻女干部派去,比如让她们倒倒开水,送送水果,这就不用服务员了,我看还是可以的。”

    乡长一听,这主意不错,就答应:“好,就以你说的。”

    这些都是必要的,在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李保瑞他是早早的就带上乡上一大帮子的人,在乡外面很远的地方已经等上了,来的时候天还没亮,现在等的太阳都升高了,但他一点没有焦急的意思,等待县委书记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不要说脸上不能有这样的表情,心里也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下意思的再表现了出来,那就麻烦了。

    就这样等啊等啊,总算是见到了书记的小车,李保瑞知道,自己的表演开始了。

    这一天冬高气凉,寒风吹拂,远远看见几辆车从那头开来,小车是鲜亮而夺目,气派而庄严。李保瑞等一干党政领导和藏在屁股后面的小喽啰,躬身在路口等候。

    小车缓缓停下,县府办公室副主任向梅很威风的坐在副驾驶,见了李保瑞点头打了个招呼,看她没有下车的意思,李保瑞主动上前。

    向梅说:“你和黄乡长前面带路,直接到点上。”

    李保瑞屁颠屁颠跑过来,挥手对身后道:“快,上车”

    车队直向下面村上驶去,速度30码,标准的贵宾速度。李保瑞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兜里的电话:“我们快到了,你们赶快准备好。”

    对方不知说了些什么,他一连串的“嗯嗯嗯、好好好”挂上电话,他又回头对黄乡长说,“你下车后,赶快找派出所的刘所长,叫他严密注视海汉娃,必要时可以先控制起来。”

    那小子是个死蹶子,老爱找领导的麻烦。黄乡长忙说:“好的。”

    车跑在蜿蜒起伏的田野间,远看就像一条洁白的哈达,飘落在这迷人的景色里。这个村上的入口早做了一番布置,迎面是一条横幅,上书:热烈欢迎上级领导来我乡视察工作。下面落款冠子沟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