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少他是知道一点,这个季书记不是个等闲的人物,不要说自己个小小乡书记了,连两个县长和书记都栽到了他的手上,所以一定要小心的对待,小心的应付。

    乡上的书记王炳森一年前才到下岭乡,他过去是外乡的一个乡长,因为跟吴书记跟的紧,去年吴书记经过努力,让他坐上了这里的书记位置,要说工作,也还可以,不管是县上,或者是市里的多次检查,他都没有给拖过后退,每个检查组对他的评价都很不错,但晴天一个霹雳,吴书记竟然说倒就倒了,这让他又伤感,更担心啊,现在一想起吴书记那不分场合的表扬他的话,他都感到是套在了脖子上的锁链,也许那话将来会要他的命。

    这一次季书记来下岭乡,他自然不敢大意,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

    王炳森自己也准备了几套汇报的预案,他很明白,在领导面前一味展示成绩,未必效果最佳,就算不认为是浮夸糊弄,也可能会因此认为形势大好,进而层层加码,提出更高要求,最后自作自受;而一味渲染困难,更会让领导认为你庸碌无能,能力平庸,所以摆成绩的同时,也要讲困难,而如何运用的前提,关键在于摸清领导习惯,性格,爱好和意图,奉迎配合,这也是兵法中的“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在具体视察工作安排上,书记王炳森也依法而为,把全乡的所有工作,自己先和乡上的其他干部一起,仔细的筛选了一遍,去掉劣差的,留下好的。

    上午季子强一行人就到了下岭乡,季子强一到,就见那满乡的干部早在乡政府的村口等着自己,季子强也下车来和他们握手,寒暄一下,就步行到了乡政府会议室,季子强给他们开了个会,讲了些县上最近的事情,还要求他们在春节期间做好那些防护工作,然后又说到下一步的一些打算和计划,希望乡上也要有个思想准备,不要稀里糊涂的,最后掉了队,跟不上形式了。

    他这一面说,那电视台的摄像机和照相机就刷刷的闪,他各种姿态和角度都不断的留下美好形象,一半季子强是不大喜欢这样的,但这次是宣传部孟部长的安排,季子强也没怎么管。

    季子强讲完了话,乡上的这几个领导,一一的做了工作汇报,说的也都是迷迷糊糊的,成绩多,缺点少。

    开完会也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大家就一起来到了乡政府的食堂。

    中午吃的还是比较的简单,有鸡,有鱼,有肉,有酒,乡上的王炳森书记也就不断的道歉,说是中午没怎么准备,请领导同志们略略的吃一点,晚上要好好的招待。

    季子强就不明白了,这都是没怎么准备的,那是是在好好的准备下,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呵呵,那自己就先凑合着简单吃一点吧。

    在季子强吃饭的时候,他总是感觉到了一双异常明亮和妩媚的眼光在对面不断放着电,季子强知道,这是县电视台女记者孟莉芙在看他,这个孟莉芙很年轻,好像是什么学校刚刚毕业分到洋河县电视台的,过去季子强也和她打过几个照面,都没深交。

    这次来乡下检查工作,这个女记者孟莉芙一同前来,季子强感觉她对自己过于关注了,有时候季子强都不敢和她的眼光相交,不是季子强怕,是季子强太精熟一个小女孩的盲目和疯狂,他不希望自己成为这个女孩的目标。

    女记者孟莉芙柳眉如烟,星眸微嗔,粉腮红润长的玉颜艳春红,秀靥比花娇很是漂亮,白衬衣中藏着让人向往的春色,季子强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确很漂亮,也有一种荡人心魂的芳菲妩媚和妍姿妖艳,但就算她再漂亮一些,自己还不至于受到什么影响,因为自己心中已经有了江可蕊,季子强也不会随意的再去犯过去那种错误。

    孟莉芙早就见过这个年轻潇洒,風流倜傥的县长很多故事,心里已经有了很多爱慕和崇拜,虽然孟莉芙很年轻,但她和所有懂事的女孩一样,在经受了现在社会巨大的金钱和利益冲击下,她变得成熟和理智,她知道要在洋河过的好,要想以后的人生幸福和美满,光靠努力工作是没办法达到的,既然自己年轻,既然自己美丽,那何不走一条捷径呢

    而最为有效的方式就是捕捉到一个有权有势的人,于是,她盯上了季子强,当然了,只是盯上而已,她需要盯的目标很多,季子强只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个罢了。

    她当然知道怎么样才能给自己生活带来巨大变化,男人和女人之间到底因何会有这样纠缠不清、难分难舍的联系总是给孟莉芙带来最大迷惑和惊奇,按照她掌握的生理学的知识来推测,男人们恋恋不舍、歇斯底里追求的这种快乐行为,实际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极端体验呢不外乎就是那么短暂的一两秒钟不可抑制的抖动而已,却赢得世世代代的男人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地进行着“飞蛾扑火”的游戏。

    她也老早听说,官场的话和行为,虽则表面上显得慷慨激昂、不容置辩和信誓旦旦,其实都只是一种极其应该憎恶和抛弃的虚伪和虚假,确实,再想想异性间的这种事情,其实也十分有趣的她也非常奇怪,所有女人身上的东西,不就是人人都有的一个吗,为什么就引得男人们这么痴迷,如此趋之若骛,她当然还经常脸红心燥地想起偶尔听过别人说,“男人搞女人,图的就是那张脸,”。

    每当这时,她就会情不自禁的,羞涩的,也是自豪的用手去爹妈造就的那张俏丽俊美的脸上来回摩挲,也在单独的时候对着镜子转来转去地自己欣赏自己那苗条的身材、柔嫩的肌肤,这才是给自己带来巨大财富和无边幸福的东西啊

    她自己啧啧叹着,对上帝、对父母充满了语言无法形容的感激,也对此种怪异奇趣的人生充满迷惑,自然,最主要的是,她肯定首先要以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享受美妙而快乐的人生际遇当中了。

    她要用这些优势,来吸引和套住季子强,让他为自己的未来和幸福充当保护伞。

    这时候就有人来敬酒了,季子强不想在中午就喝的大醉,他马上就笑容满面的说:“中午简单喝两杯就行了,不要敬酒,你们几个坐下”。

    他的话是有权威的,因为他是书记,不管说什么都将具有极大的份量,那面的几个乡干部见他如此一说,也都不好过来了。

    但别人不过来,孟莉芙却没在呼他的话,女人总是有自己的优势,她相信季子强不会对他发威的,她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提着酒瓶就来到了季子强旁边。

    季子强知道强敌来了,其实男人对喝酒的女人总是有那么一点异样的感觉存在,有点喜欢又有点害怕,喜欢的是这样的女人一般很热情,很大方,她可以接受你近乎是yy的对话,也可以为你口里的段子和笑话喝彩,但怕的是女人不喝则罢,喝酒的女人,酒量会让你害怕,很多酒量好的男人,往往在酒桌上被女人撂翻。

    季子强转过头来后,他看到了对面几个干部眼里放出了贪欲的目光。。

    孟莉芙丰姿绰约,嬌嫩豐盈,衣领下光滑而柔嫩的肌肤可以让每一个男人窒息。

    她对着身边的季子强,嫣然巧笑着,含娇细语道:“季书记,虽然你说了不能敬酒,但我还是想表达一下我对你的崇拜,我不敬酒,我陪你喝几杯。”说话间含情凝睇住季子强。

    旁边有人起哄了:“对对对,季书记,美女陪你,这事不能推辞的。”

    还有人说:“要是美女陪我喝,喝多少都接,季子强不会是怕吧。”

    季子强笑笑,有点为难,他看看孟莉芙说:“小孟,那我们就意思一下,喝一杯。”

    孟莉芙就柔媚的一笑说:“一杯成何体统,那显不出我的敬意,我们先喝6杯如何”

    季子强心想果然是茬子很硬,但6杯到也不在话下,就不再说什么,举起了酒杯。

    6杯酒刹时就喝完,两人都没有太大反应,孟莉芙就还要和季子强再喝几杯,向梅有点坐不住了,第一,自己是办公室副主任,自己跟来的责任就是要保护好季子强,第二,这个妖精一样的记者,自己老早就发现她对季子强有点非分之想了,这女人看女人,那是一看一个准。

    所以向梅心里有那么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她就说:“小孟啊,你怎么就只和书记喝,看不起我们这些人啊,也过来陪我们喝几杯。”

    她这话是很有煽动性的,话音一落,桌子上的几个乡长就接上话头了,他们那能放掉这样的好机会,就纷纷说:“孟记者,你和书记喝了就不和我们喝啊,太看不起人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