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值班医生说:“咱们这里有美国的伟哥,有法国的雄風001,有香港合资的速挺坚,想要效果一句话的事”

    齐良阳穿上裤子,愤愤地走到门口,跳下台阶,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市里的私立医院回来的那天晚上,她在家里耐着性子等齐良阳回来,还做了几个好菜,又透透地泡了个热水澡,穿上睡衣等齐良阳回来吃药。药是粉红色的胶囊,看不出里边装的什么,她记起医生说的话,最好行事前半小时服用,如果空腹吃效果更显著,可以立竿见影的,便又把桌子上的饭菜撤了,只留下自己吃的。

    吃过饭接着等齐良阳,灯光里望那粒胶囊,艳艳的有了动感,自己身上竟生出些反应,浮浮躁躁的热,好像还有一股熱流,小虫似地从骨头缝里朝外爬,抓挠着全身痒痒的酥酥的。

    结果齐良阳是喝了酒回来的,跌跌撞撞,还在脸上弄出神神秘秘的样子。要在以往,乔小娟是要大恼的,大恼着她会吼会嚎,还会扔东西摔东西,在楼上弄出炸雷般的响声,这一次她偏偏没恼,说:“你一定是喝醉了,快把醒酒的醋浆子喝了。”

    手中的胶囊磕着挤着拔去一节,扳过齐良阳的头,药面面顺着醋浆灌进肚里。

    乔小娟热出汗来,骨头缝里的小虫一下子跑到脚趾上,又沿着脚趾爬啊爬,爬过小腿,爬过膝盖,越爬越快了,渐渐汇聚到腹部。二十九分钟了,乔小娟就把睡衣脱了,脱了睡衣扔了鞋,钟摆正好跑了半个小时。

    齐良阳还在沙发上做着怪模样,忽然地把手伸进裆里又抓又挠,人是一下子跳了起来,口中呜哇直叫,叫得像踩了尾巴的狗,酒也完全的醒了。齐良阳挠着下裆的俬处,从客厅跑到卧室,又从卧室窜到卫生间,任他再抓再挠,仍是奇痒不止,痒的钻心入骨,恨不得拿刀子一片片地削了刮了。

    乔小娟看得真切,一时还有了些羞涩,禁不住上瞅了一下,口中叫着我的妈呀,感觉他竟热的像刚烤熟的地瓜,站在卫生间里笑得前仰后合,说:“你今天可是跑不掉了。”嘴角的口水流出来,双手按住浴缸,把齐阳良推倒在浴缸中。

    齐良阳一声怪叫,见那俬处竟暴出一串串葡萄似的紫红水泡,挠破这个那个冒出,仍是奇痒钻骨。

    齐良阳嗷嗷地跺脚,说:“乔小娟,你在醋浆里给我下了毒,我死了也要告你个谋杀罪我是不是喝了你的毒药,就是刚才我进屋以后,你说是不是”

    乔小娟一屁股蹲到地上,拿牙刷沾了凉水在俬处上刷洗,说:“谁会想到药劲这么大你说会不会拱烂了”

    齐良阳说:“拱烂了更好,眼不见心不烦。”乔小娟知道齐良阳故意说气话给她听,这一会里也顾不上跟他使性子了,毕竟不是手上脚上,百多斤的大男人一辈子只长了二两重的无骨货,能是当儿戏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泡弄消了,真要烂掉,离起婚来也要费些口舌,多少中点用也比没有强,留着吧。

    慌慌张张地又把衣服穿了,扯着齐良阳要上医院,急诊室的女医生还是个未婚的姑娘,学校里解剖课是上过的,实习的却是臭肉干尸,这么鲜活昂扬的俬处还是第一次见到。脸上就有了红晕,躲闪着让男医生查看,自己拿了棉球找酒精,又瞅一眼却是借了腋下的空隙。

    看见男医生伸了头检查水泡,那东西就贴着男医生的脸跳跃击打,好像男医生的脖子上悬挂了一个玩物,忍不住又吃吃地笑出声来。男医生开始摇头,说:“小谢小谢,你网上的见闻多,你看这是什么泡”

    女医生小谢就嘤嘤地答:“我学的是内科,你以为我上网专看男人的”人却凑过去,侧着身子审量,心里砰砰的急跳,鼻尖上浸出汗珠来,直起腰瞄一眼齐良阳。夹了棉球的手伸过去又缩回来,说:“很痒是吧,你还真得忍着,抓破了会感染的。你怎么穿了这么一件睡衣,不是你的吧”

    男医生又看女医生小谢,女医生小谢就闪开了,丢下棉球又看乔小娟,从外观上把这对夫妻作了比较,看着也是一对阴盛阳衰的。

    男医生坐回到椅子上,说:“你们还是到市医院吧,那边条件好些,这是紧要处,耽误了了不得。”

    乔小娟吓出汗来,说:“你说了不得是什么意思,能烂掉”

    男医生说:“现在不好说,什么病都有极点,过了极点就不好说了。”两个人又赶到市医院,好在这是柳林市,不是洋河,熟人基本上没有,找到一个老专家,这专家只稍稍捏了捏,就断定齐良阳是肝阳上亢,毒气侵表,化火化淤,破皮而出。他拉过处方签,两个手指在桌子上敲着,说:“吃什么东西了”

    乔小娟说:“吃了一粒壮阳胶囊,是香港的速挺坚。”

    老专家又拉过处方签,开出疏肝败毒滋阴潜阳的几味药,说:“我不敢说药到病除,需要有个引子才好,只是这引子倒有些难处”

    乔小娟说:“大夫您只管说,大不了拣贵的好的买就是了。”

    专家摇摇头,说:“什么都不用买,只须让他空泄了身,打开关锁,淤火方可排出。”

    回到家里两个人又发生了口角,齐良阳不理她,拿着书进了卧室

    且不说齐良阳最近经常在家里治病,季子强眼看就要放假了,他就和冯县长简单的交换了一下意见,表示想赶在春节前这几天,到几个偏远的乡进行慰问和检查一下,也就是躲几天,免得最近每天都是送礼和宴请喝酒。

    毫无疑问,季子强离开了洋河县城,冯县长就要负责县委和政府这边的日常工作,当然,一些重大问题肯定还是要电话请示的。

    “季书记,您就放心下去,有事我顶着。”副县长说。

    在当上县长以后,冯建因为有季子强压着,在一个他本身在政府也并不是具有绝对的权威,所以他就无法完全展现自己的豪迈和满不在乎,只能克制地表演胸有成竹。

    季子强看看副县长,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副县长的信心满满而立刻放松,反而那种平静似乎残存着某种担心。

    在季子强这段时间的印象中,这位冯县长是比较敢冲锋陷阵的人,脑袋相应的比较单纯一点,当然了,这里说的单纯只是相对的,看和谁比了,对季子强来说,他就没有太大的威胁,这样更好,季子强自己是一个喜欢策略和计算的性格,他就一个可以为自己打冲锋的副手,一张一弛,相互配合,只要是协调得当,那一定是可以大获全胜。

    同时冯县长不管是过去做副县长还是现在提起来,他对季子强还是没有丝毫的怠慢过,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季子强的对手,虽然有自信和自满,但那都是对别人,这也是季子强能够接受用他的理由,有很多事必须要是要别人出面的,冯建就像是自己的一个打手,那么打手是不可以太弱的。

    季子强现在已经是逐步的练就了一些官场中人的城府,他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他自己也是心里明白,现在配备一位适合的搭档不容易,最好是比他冲的猛一点,脑袋比他少根弦,这样的人,才可以安全点。

    当然,班子搭配各有利弊,你不可能去强求最好的效果,有好处的时候,也就同样有了坏处,冯县长的不是全无缺点,但缺点和缺点不一样,有的是可以理解和谅解,有的是不能容忍可原谅的。

    两人又说了一会,季子强也只好先这样决定了,不过最近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锻炼一下副县长的掌控全局能力也不错。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就正式出发,他和办公室的向梅主任一车,办公室还有一个小伙和县电视台几个摄像工作人员还有一名女记者坐了一辆车,这是宣传部门准备对书记慰问检查工作进行全程报道。

    还有一辆车坐了计委、宣传部和两位工作人员。

    季子强本来没有考虑让向梅一起去,办公室每天也有一大堆事,向梅却主动请缨,说是她熟悉各乡情况,九点多就到下岭乡,下岭乡政府早已接到通知,乡书记王炳森带领乡上干部,早早的做准备,要迎接季子强了。

    几辆车就浩浩荡荡一路出了城,一道冰河过了,又是一道冰河。车轮子沾上的水不一会儿结成了冰,轧在冻得铮亮的雪道上滑得打晃。司机不时地下车敲打敲打,竭力增加着行车的安全系数。车子吼叫着,扭摆着,一步三滑地向前推进着,向梅抓紧扶手,不时透过反光镜偷偷打量着后座上的季子强。

    摇摇晃晃到了第一站,第一站就是下岭乡,乡上的书记王炳森自然不敢大意,虽然还摸不着季子强的工作作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