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不也许比过去更艰难,因为这季子强背景和实力也都不俗,他的投向,会让自己和哈县长的天枰瞬间发生倾斜,这样的后果最为可怕。品 书 网

    那么自己同意呢,会是什么个情况,季子强和哈县长他们以后结盟来对付自己

    目前看来,也不大可能,有些对手是永远没办法牵手,就算是可以形成短暂的联盟,终究还是要互相倾扎,分道扬镳。

    吴书记决定了,他也要赌一把,就赌季子强和哈县长不会结为一个政治联盟,既然做出了决定,哈县长就说:“嗯,要说我和叶眉市长也算有缘,当年我提升这洋河县书记的时候,还是叶市长提名的,我又怎么会不照顾你,放心吧,我会帮你促成此事。”

    吴书记说的很诚恳,也很动情,这让季子强也多少有了一点感触。

    要是大家都可以忘记一些虚无缥缈的一些权利和利益,和谐共处,那该多好

    但季子强也知道,这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想,在这块土地上,斗争会永远的延续不断,当你自认为刚刚结束了一场斗争的时候,在你还没有来得及舔抵伤口的时候,新的一场斗争就又会展开。

    看来还是毛爷爷说的对啊,有人的地方永远都会有斗争。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季子强又和吴书记聊了很长时间。

    他像是一个虔诚的信教徒一样,认真倾听着吴书记那滔滔不竭的教诲,在很多时候,他还要表现出颔首,赞叹,惊讶和崇拜的神情,来配合着吴书记。

    直到吴书记彻底的感到了自己的教化已经在季子强心中扎根发芽,他才凝重的说:“子强啊,你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我不会让你在洋河县埋没下去,等一切都恢复平静的时候,我会让你担负起更重的责任。”

    在说完了这些话的时候,吴书记看到季子强眼中的感激更为明显,他才打住了自己的话头。

    季子强也才有机会提出告辞,回到了县政府的办公室。

    当季子强在办公室一个人的时候,他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他想要放声的大笑,或者放声的尖叫。

    但这也就是一个想法而已,在少许的激动以后,季子强就平静了下来,他马上就为自己这种幼稚担心起来。

    这算得了什么自己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胜利,以后的路还很长,水还很深,这样的十次,八次胜利,也抵挡不出一次大意的失利,这里没有预习,只有决赛,小胜只是可以让自己继续前行,而一次的失利就会让自己淘汰出局,自己大可不必为此沾沾自喜,得意忘形。

    他的心渐渐的沉淀了下来。

    下午下班以后,季子强准备出去吃饭,走出了政府大门没多远,突然听见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上次自己帮忙解决了欠款的饲料厂的许老板在叫他。

    许老板满面红光,晃荡着油亮的额头说:“华县长,你好啊,最近我有点忙,也没有到你那去多坐,你不怪会我吧”

    季子强也是很客气的招呼:“许老板你忙点好,忙了就有钱赚,最近工厂都还正常吧”。

    许老板就嘻嘻的笑着说:“好好,都正常,这都是托华县长的福气啊”

    季子强笑笑的客气几句说:“什么托我的福气,我就是顺水推舟帮了点小忙,生意还是靠你自己做。”

    许老板嘻嘻的笑着说:“华县长太谦虚了,认识你就是我的福气,呵呵呵。”

    季子强随口的应付着,准备离开,许老板就说:“华县长,今天我们既然遇见上,择日不容易撞日,县长赏个光,我就请县长一起坐坐。”

    季子强也是本来准备出去自己吃饭的,现在见他如此的热情,心里想想,就不准备拒绝了,吃他一次,权当是劫富济贫,他答应了。

    他们两个人说着话,一起到了一家附近的酒楼。

    许老板很是殷勤,擦桌子,递香烟,一阵的忙活,少时,酒菜都上来了,这许老板就哈哈笑着说:“高兴,高兴,难得又和华县长一起喝酒”。

    季子强也笑了说:“怎么,不会是想灌我了吧”。

    许老板连忙摇着手说:“那里啊,我不是你对手,但感觉你这人很不错,也合我的脾气,就想和华县长多亲近一点。”

    季子强早就听惯了阿谀奉承,拍马溜须,这许老板的马屁一点都没什么新意,他也就不再多说,反正自己肚子正饿,不等招呼,自己动起手来。时间还早,两人也没有什么急事,他们是边吃边喝,这许老板看来酒量确实不怎么样,还没怎么喝呢,他就有点醉意了。

    许老板醉眼腥红的拉着季子强的手说:“华县长,我喜欢和你交这个朋友,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你和其他领导大不一样,感觉很实在,心里还有咱老百姓。”

    季子强听的有点肉麻,不过也知道许老板有些歌醉意,季子强也没当成一回事,就开玩笑说:“许老板,你只怕算不上老百姓了,你是有钱人,呵呵呵。”

    许老板努力的睁大了眼,很认真的说:“我再有钱还是老百姓,你上次为那个学校的事情,让我很感动,这样的领导少了啊。这样的领导我们老百姓也最拥戴。”

    这一下就击中了季子强的要害,所谓的马屁,看你怎么个拍法,要拍的上点,拍到对方痒痒处,那谁都会舒服。

    季子强对自己解决了黑岭小学危房修缮的事情从内心来讲,也很暗暗得意的,平常还不能挂在嘴边对别人说,那样悠闲显摆,也有点俗气。

    但是现在一听这许老板人家提了起来,心里有点小满足了,这一满足不打紧,他对这许老板也顿生了很多的好感。

    季子强就主动的端起了酒杯,说:“呵呵,上次那事情啊,小事一桩,当官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来来,我们干一杯。”

    他满心欢喜的邀请许老板再干了一杯。

    许老板一点都不畏缩,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一口就干了,放下了酒杯还说:“对你是小事情,可是对那些学生就是天大的事情,反正不管你怎么想,我一想起这事情,心里对你就充满了敬佩”。

    季子强听的实在是受用,破天荒的亲自给许老板添上了酒。

    这许老板喝是喝的痛快,喝完这杯,再说了这段奉承话,许老板的眼睛也就有点直了,他斜倚在椅子上,呆呆看着季子强。

    从他的外面来看,好像他是醉的一塌糊涂了,然而未必如此,他酒醉心明白,刚才的话似真似假,看似醉话,其实他把握的恰到好处,即不过分出格,还要找准要害,让华县长听了心里舒畅。

    他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早已练就了一幅铁石心肠和一份狡猾,他是想和季子强交朋友,自己在洋河县一但扎下根来,那是必须要一个后台。

    虽然自己也是认识吴书记,但那人心太黑,胃口太大了,养起来负担太重,而这季子强就不一样,就算上次自己出了几万元钱,但人家是为学生,不是为自己,这里面的差别就大了去了。

    同时,他还很看好季子强,就像是股民发现了一支黑马股票,他希望紧紧的把季子强抓在手中,随便你怎么的震仓,不放手就是不放手。

    今天就是想先从感情上对季子强进行一次投资,感情是基础,至于钱有的是时间送,在有些时候,感情比金钱更管用,也更保险。

    两人又吃了一会,都感觉差不多了,许老板结了帐,就要请季子强晚上一起活动活动。季子强不大想去,这地方晚上能有什么活动的,不是唱歌,就是打牌,很没意思,他正要拒绝。

    许老板就说了:“华县长,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好好让人家给你搓个背,解下酒。”说着话就一把拉住了季子强的胳膊。

    季子强见他有点摇晃,知道他喝多了点,本来他就是个粗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自己也不好和他拉拉扯扯的,就忙说:“行,行,你放手,我陪你去就是了。”

    许老板听了这话,才高高兴兴的松开手说:“这就对了吗,又不是上战场”。

    许老板带着季子强到了酒楼的上面一层,轻车熟路的就进了一个浴场,季子强心里暗暗奇怪,你说这许老板看着像是喝醉酒了,但一点不糊涂啊,还能找得到地方。

    进去以后,还没等他们有站稳,就上来一个穿着靓丽的妹妹,看起来是这里的领班,她风情万种,笑语迎人的对季子强和许老板说:“两位大哥在本店有没有熟悉的妹妹,又的话可以叫她们的号。”

    季子强是第一次来这地方,自然是没有什么熟悉的相好了,许老板估计有,但今天是陪华县长来消费,他就很识趣,也很低调的说:“我们来的少,你就给安排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