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坐了过来,齐良阳是没话找话的和季子强聊了一会,这到让季子强感到奇怪了,齐良阳是很少这样和自己聊天的,他一般来都是有事说事,说完就走,今天怎么还要和自己套套感情,但季子强也没在意,两人说了一会季子强就接到了安子若的电话,她说已经在县委院子里了,让季子强过去。

    季子强就对哦齐良阳说:“齐书记,我就陪他去看看,快了一个上午就回来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齐良阳连忙点头说:“放心,放心。”

    季子强刚走出门,就迎面碰到了秘书小张,季子强也顾不得多说其他的,就给小张说了句:“我出去一下,有重要事情打我电话。”

    小张就嘴里答应着,他以为季子强就是到附近转转。

    到了大院,就看到了安子若开着一辆三菱吉普在那等着自己,季子强认识这辆车,这是温泉山庄筹备处的,安子若没开自己那辆车,估计是怕底盘低,山路不好跑。

    安子若一看季子强出来了,就赶忙下车,换到哪面副驾上一坐,对季子强说:“今天你开车,这车我开着费劲。”

    季子强就大呼冤枉说:“你要是想找个司机,你直接说,我给你安排一个就得了,你何必非要害我。”

    安子若那漂亮的丹凤眼一鼓说:“多少人相陪我都没资格你,你还推三阻四的,赶快上来。”

    季子强也就只好上去,发动了汽车,开出了县委大院。

    不过俩个人也不急,先到了街上,吃了一点早餐,上车就说:“子若,那地方你找的到路吗,我可是没去过。”

    安子若说:“我知道地点,上个月去过一次。”

    季子强就不再搭话了,加大油门,很快就出了城区,看着冬日里的田野,它们正以它的固执袒露着惊人的真诚,每一寸泥土都饱含着神圣不可渎犯的原始美,田间阡陌只是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灰色划痕,寒风里颓腐下来的庄稼茬规则地点缀在空旷的田野上,恬静而凄美。

    季子强打开了一点窗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倾听着沟渠的汨汨流水,目送着纷飞不止的鸟群,体会和感受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他们以一承不变的生存形式和他们在那形式中给别人的温馨与善良。

    这一种淡淡的感觉却时时伴着他们,也在他们的心底默默流动、叠加、淤积、沉淀,让飘忽不定的情感得到了寄托,让凝滞固塞的思念得到升华。

    小车在季子强的掌控中,来到来远离城区的一个山沟,

    离县城越远,路况是越来越差,尤其是最后的几十公里,汽车简直是行走在悬崖峭壁的边上,缓慢地爬行,时速也就是一二十公里,这就是所谓的盘山公路,车走了半天,其实还是在山腰上打转。透过车窗望出去,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大山,半山腰上是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从远处看,就像是一道弯曲的白线。

    安子若透过车窗向下望去,自己所坐的汽车好像就行走在悬崖的边缘,往下望去,下面的深沟足有百米,让安子若感到眩晕,不敢在看。

    虽然时令已至寒冬,不像春天那般花红柳绿,但也别有一番景象,荒草萋萋之间,间或一树火红的枫叶,也让人感到了一份沉淀中的宁静。

    总算是到了地方,就见这山顶,山林青翠,景色青幽,山上树木茂盛,山路两旁古木参天,浓荫覆地,群峰环抱,四季常青。

    就在季子强和安子若在林场考察的时候,洋河县的县城已经忙的飞了起来,齐副书记在下午刚刚一上班,就召集了县委和政府的相关领导,准备到城外接叶眉了。

    冯县长一见怎么季子强不在现场,大吃一惊,赶忙问汪主任和小张,这两人更是紧张,都拿出手机和季子强联系。

    可惜的是,不管他们怎么打电话,那么总是没有信号,这一下子就把汪主任的脸都吓白了,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到今天坏菜了,估计自己被齐副书记给算了。

    这面冯县长和齐良阳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也不敢在等季子强了,他们就带上了县委,政府的几个领导,一起到坐车到县界迎接去了。

    当了一会,老远就见几辆小车过来,齐副书记一看车牌号码,知道是叶眉来了,他就堆起了满面的笑容,走到前面等待市里车辆停下来,自己好上去开车门。

    那几辆车就在他们面前停下了,叶眉打眼一扫,就发现季子强没再这些人中间,她心里有点奇怪,但嘴里并没有说什么,自己也没下车,让秘书给下面几个人说,都到县委去。叶眉的小车又开动了起来。

    前到了洋河县委大院,01号奥迪刚刚停下来,齐良阳和冯县长还没来得及跑过来开门,就见叶眉已经打开了车门,冯县长和齐良阳只好赶上两步说:“欢迎叶书记来洋河县视察指导工作。”

    叶眉就微笑着和他们一一的握手,简单寒暄了两句,但任然没有问季子强为什么不在这里,都把招呼打过,叶眉就说:“我们到会议室去坐会。”

    副县长连忙让开路,请大家到会议室,他也不能跑前面去带路,只能跟在叶书记后面,好在叶眉也是知道地方,一堆人就到了会议室。

    大家就一起坐了下来,房间里面的空调早就打开了,一进来一股热气,叶眉看着这很多人忙忙碌碌的泡茶,上水果,很用了几分钟。

    等大家都安定下来了以后,叶眉才像是突然的发现季子强不在一样问:“哎,我就说吗,好像少谁呢,怎么季子强同志不在呢”这事她故意显示出对季子强的并不重视。

    冯县长就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他真的是搞不清楚季子强到底跑哪去了,冯副书记也吃了一惊说:“早上我听说季书记陪他那个同学到那去呢,到哪去啊哎呀,我还没记住,好像说看什么枫叶吧。“

    他又转过身对县委办公室汪主任说:“赶快打电话,问问,他应该知道叶书记今天来的,估计不会跑远。”

    汪主任心里冰凉冰凉的,他从齐良阳的话中已经听出了齐良阳是不会承认他说过帮自己给季子强带话的事情了,这个黑锅自己是只好背上。

    叶眉就看着汪主任说:“怎么,联系不上,是不是和安老板一起出去的,你们给安老板打打电话。”

    一会汪主任满面无奈的说:“两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齐良阳也满面的惊恐:“怎么这样啊,那你们继续打,直到联系上为止。”

    叶眉脸色阴沉着,冷笑一声:“看来是我来错时间了。”

    冯县长和其他人都是脸色惶恐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齐良阳也是紧紧张张的说:“这季书记也是的,怎么这个时候出去。”

    叶眉有点愤恨的说:“看来我们是不受欢迎的人,你们难道没接到通知”

    冯县长忙说:“接到了,接到了。”

    叶眉用让人不可琢磨的目光看看冯县长和齐良阳几个人,会议室的气氛就有了点压抑和窒息良久叶眉冷冽的说了一句:“我看他是干出一点成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我们先不管他了,先开会,听下你们的工作汇报,季子强你们继续联系,联系上了让他跑步过来。”

    汇报会一开始,冯县长和齐良阳就拣主要的工作汇报,讲了洋河县的长期发展规划、旅游开发等等,很多人心里暗自为季子强着急,听汇报也显得心不在焉了。

    在这期间,汪主任和小张也是不断的在下面拨着季子强的电话,但一直都是不再服务区,也不是他一个人在拨,安子若的电话也不再服务区,还有几个副县长都是连续不断的在拨着,可是季子强如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等汇报完工作,叶眉带着市上的领导又到了附近的几个地方都看了看,县上准备好的酒宴,叶眉也没有去,就在县委的伙食上一人打了一份饭,在办公室吃了,吃饭的时候,叶眉就说了一句话:“季子强回来以后,你们告诉他,好自为之。”

    冯县长想要说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都暗暗游离闪烁,虽然心态各异,立场不同,这时候却都不约而同地感到压抑和紧张,直到叶眉他们一行离开洋河县,季子强都没有露面,因为他现在正在山上转悠呢。

    当季子强和安子若下山以后,开车出了山沟,很快就有了电话打进来,季子强放慢车速,接听了汪主任的电话,他的脸色就瞬间变得紧张和惶恐了,安子若也一下字看到了季子强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这样的表情在季子强脸上很少出现,安子若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