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在同时,乐书记也和乔董事长见面了,在这个大白天,他们没有去茶楼,也没有去饭店,两人坐在乐书记常包的省招待所房间里,外面的阳光今天很好,但这个包间里因为有厚重的窗帘在遮掩这只窗户,房间里就暗淡了许多,或者乐书记习惯于这样不太刺眼的光线。

    他的对面乔董事长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今天乔董事长感觉有点意外,乐书记很少主动的约他,更不会把他带到这个地方,这里乔董事长也是第一次来,虽然房间里比不上自己长订的酒店房间豪华,但因为有乐书记,所以这里就平添了一种肃穆和威严,连乔董事长这样久经江湖的人,也暗暗有点压力。

    乐书记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茶杯说:“你从洋河县撤出了。”

    乔董事长点下头说:“遇见了一个刺头,连他的上级都拿他没有办法,我只能撤出。”

    乐书记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说:“你指的是哪个县委书记”

    乔董事长哼了一声说:“是啊,除了他还能有谁,好像你也知道他的。”

    “不错,我是知道这个人,那么你对这样一个人又肃穆看法呢”乐书记不动声色的问。

    乔董事长想了想说:“这个人,勇气不小,狡诈奸猾。”

    乐书记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说:“这两个词似乎不应该用在一个人的身上,到底算是褒义还是贬义呢”

    乔董事长摇下头说:“我也说不上应该怎么评价这样一个人,不过他胆气确实不小,分明知道是你推荐的,市委的叶书记几乎都拿下他了,但他依然不为所动,从这一点上看,算个硬汉。”

    乔董事长有点动容的问:“几乎拿下他此话怎讲”

    乔董事长就把自己听到的关于柳林市云亭之怎么怎么的找了个借口,想要让他下台,他怎么怎么的投靠了韦市长,让叶眉无从下手的事情详细的给乐书记说了一通。

    乐书记的眼睛就迷了起来,他无法相信,在这个官场上还有这样胆大妄为,又从容面对顶头上司的人,他开始慢慢的在自己脑海中收寻,但很快他就失望了,自己真的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一个人。

    乐书记缓慢的说:“那么就事论事吧,你感觉他是对是错。”

    乔董事长心里一愣,他还整有点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了,因为他了解乐书记,今天乐书记反常的约了自己,又反常的说了怎么多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他不会心血来潮,他今天的谈话必有所指,也或许,对整个事情他都已经是了解过了,自己要小心的应对了。

    沉吟着,乔董事长说:“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对错,就看你怎么想了。”

    他回避了这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但乐书记没有松手,他继续问:“听说你从新换了个地方,也难道了土地。”

    乔董事长的心在往下沉,他已经感觉到了乔董事长今天要谈的主题了,他平淡的说:“是啊,换了个地方。”

    乐书记说:“或者在哪个地方对你都是一样的,你要的是优惠和利益”

    乔董事长知道说到正题上了,就笑笑回答:“商人本来就是追逐利益。”

    “但追逐的方式很多,你却有点用错了。”

    乔董事长沉默了,他不想狡辩,也不想推诿,因为这对于乐书记来说都是枉然,既然他追上了这个问题,他就会认真的思考,既然他认真的思考了,自己所有的伎俩都是瞒不过他的。

    两人长时间的沉默以后,乐书记说:“我希望你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自己处理掉总比我出面要好。”

    乔董事长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了,我会做出修正。”

    乐书记紧紧的盯住他,好长时间以后才说:“其实你已经很成功了。”

    乔董事长就笑笑,站起来,走到了门口说:“一个人永远都不能感觉自己已经成功。”

    他离开了乐书记的房间,他不能怪乐书记,他的感情和理智都是这样告诉他的,但他却不能不怪季子强。

    离开以后,乔董事长在第二天就回到了柳林市,他告诉叶眉,自己要退掉300亩地,只需要200亩就够了,这让叶眉有点奇怪,她就问:“乔董事长为什么要这样”

    乔董事长笑笑说:“不想给你添麻烦。”

    叶眉很不解的问:“地已经划给你了,你自己都已经开工了,怎么会有麻烦”

    乔董事长就说:“我怕影响到你的仕途,洋河县的那个书记已经把你我两人告了,所以我不能害你,退300亩没有动的土地,这样你的麻烦就少一点。”

    叶眉听的呆住了,从乔董事长的行动来看,这事情应该是真是的,乔董事长总不会放弃到手的利益来陷害季子强吧

    她没有想到季子强竟然这样做,他一定是准备和韦市长联起手来准备向自己发动攻势了,他用的是什么形式来给省上打的小报告,对了,一定是找的省长,他不是刚刚到省城去了两天吧,原来是办这件事情去了。

    叶眉有担心,有憎恨,有后悔,自己一手培养了这样一个歹毒的人出来,过去自己总是自认为眼光独到,现在看来,真是应了那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乔董事长感觉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就很客气的告辞离开了,留下叶眉一个人在那愤慨。

    但这样的愤怒并不是就此停住,在接下来的时间,叶眉又受到了两次打击,一次是省委書記乐世祥的一个电话,乐书记在电话中很含蓄是对叶眉在处理乔董事长这件事情上的错误做出了婉转的批评,虽然话不重,也没有说道原则上去,但这同样对叶眉具有震摄作用。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本来说好的,她要到洋河去做年底的视察,但结果又让她很感愤怒。

    昨天一早,已经给洋河县通知过了,今天市委办公室又特意的给洋河县办公室去了一个电话,说叶眉书记要到洋河县视察工作。

    汪主任接到了电话,不敢怠慢,就准备过去给季子强汇报,刚要出办公室,就遇见了齐副书记。

    齐副书记问他:“老汪,干什么去看你匆匆忙忙的。”

    汪主任赶忙刹住脚步,恭敬的说:“这不是市委前几天通知叶书记要来视察吗,我和季书记斗倒省城去了,不知道这事,刚才市委办公室又来电话了,说今天下午叶市长就要过来,我给季书记汇报一下。”

    齐副书记奥了一声刚要过去,有站住说:“我正准备到季书记那里去,你就省一趟,我随便给他一说。

    汪主任迟疑了一下,也不好拒绝,就说:“那行,就麻烦齐书记了。”

    齐良阳看着汪主任笑笑说:“你现在还变得这样客气了,感觉我们生分了很多啊。”

    汪主任忙满脸推上笑容说:“没有,没有,我是怕影响到齐书记的工作。”

    齐良阳就半真半假的说:“是怕我把你工作抢了吧,呵呵呵。”

    汪主任也尴尬的笑笑,两人就分开了,齐良阳就汪季子强办公室走了过去。

    季子强正在办公室里接着电话,见齐良阳进来,季子强就招招手,示意齐良阳先坐下,自己继续的对着电话说:“安老板,我就不去了吧,我对那些东西也不大在行。”

    电话那头安子若就说:“子建,你再叫安老板试试,哦,是不是办公室来人了。”

    季子强就“嗯”了一声。

    安子若又说:“你就陪陪我吧,我一个人去怎么远的,你也不怕我出个事情。”

    季子强笑着说:“你不会把你公司的人叫几个,对了,把你那个帅助理叫上就可以了。”

    安子若在那面就嗔怪的说:“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少拿他说事情,赶快,今天你必须陪我,我现在就开车过去接你。”

    季子强只好说:“行,行,我问下,要是没事今天就陪你去一趟。”

    挂上电话,季子强摇着头说:“唉,这年头,男人都是每一点地位啊,老齐,你在家有地位吗呵呵呵。”

    齐良阳就笑着说:“我在那都没地位。”

    他这话也是随便的一说,不过停在季子强的耳朵里,那味道就有点变了,季子强悶了一口气,但也不想往深说,就依然笑着说:“对了,今天县上没什么大事情吧,温泉山庄的安老板非要让我陪她到林区去看一种什么木料。”

    齐良阳就想到了下午叶眉书记到洋河来的事情,他就说:“季书记,下午你下午回的来吗”

    季子强想了下说:“悬啊,也不知道远不远。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齐良阳说:“就是商量放假的事情,你看这离元旦还有几天了,元旦一过就是春节。”

    季子强说:“嗯,放假的事情问题不大,过几天开会商量下,都有老规矩,我们套着走就是了。”

    齐良阳就说:“那行,我就是来问下这个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