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如此近距离的和省委一把手在一起,多少让季子强有点紧张,他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乐世祥却没有什么架子,他本来就是个豪爽,大气的人,在他面前这样的紧张他看多了,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年轻的县委书记,就是多少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市长,市委书记们,见了他也都畏畏缩缩,诚惶诚恐,所以乐世祥也知道怎么应对,他就先开口,很随意的就对季子强说:“我们见过面吗”

    季子强说:“我做市长秘书的时候来省上开过会,听你讲过话。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乐世祥就笑了笑说:“我也听过你的一些事,哪个胆敢和市委书记抗衡,胆敢把一个重要客商赶走的县委书记就是你吧,很厉害吗。”

    乐世祥的话让季子强刚刚调整放松一点的神经又一次绷紧了。

    季子强就忙回答:“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很多事情都情非得已。”

    乐世祥紧紧的盯住他说:“情非得已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冤情”

    季子强恰到好处的笑了一笑说:“谈不上什么冤情,但有我的责任和良心在其中。”

    乐世祥的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他脸上的神情也犹如刀剑般的凌厉起来,他说:“什么意思你详细的说说。”

    季子强很快就想到了当时叶眉告诉自己的话了,这个乔董事长是乐世祥给介绍来的,自己现在需要不需要把这事情说个清楚季子强很短暂的沉吟了一下,他不知道乐世祥对其中的很多细节了解多少,但他又想到了叶眉。

    季子强没有退缩的看着乐世祥的眼睛,平静的说:“各自的出发点和利益不同,矛盾就自然会产生,站在我的角度,也许看的不远,我只能紧盯自己的地盘,不让它受到损失。”

    乐世祥马上就理解了季子强的意思,虽然他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但毫无疑问,乔董事长想要在洋河县获得更大的利益,但被这个年轻的书记抵制了,那么他应该是对的,可是叶眉算对还是算错呢是自己让她协助处理的这件事,或者这个责任应该是自己来承担。

    乐世祥微笑着说:“奥,听说现在那个乔董事长已经换了个地方,你了解详情吗”

    季子强点点头,平静但很坚决的说:“我了解一点,这个项目本身是没有什么错,错的是我们有的干部,只看到了项目,却没有看到老百姓。”

    季子强已经是豁出来了,因为他明明是知道乔董事长可能和乐世祥有关系,但他还是想要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

    乐世祥也凝视着季子强,看了好久,这个小子真的很有勇气,但不知道叶眉有没有给他说过是自己推荐的乔董事长呢如果说过,他还能如此大胆吗

    乐世祥淡然的笑笑说:“你这打击面有点宽了,呵呵,其实这个乔董事长我也认识。”

    季子强点下头说:“是啊,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也矛盾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坚持,因为我想,作为乐书记这样的高层领导,你们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对任何小事都事必躬亲,所以才需要我们这些基层的干部。”

    乐世祥的眼中突然就有了一层比雾还浓的迷離,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类型人,他说的是如此的镇定,又说的是这样的委婉,既表达了他不畏权势的勇气和决心,还很好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让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理由,这样不亢不卑,话锋飘逸的人,真的现在很少了。

    乐世祥爱才之心顿起,但他还不能在乔董事长这件事情上给季子强做出什么表态,既然乔董事长已经拿下了地,自己再大动干戈的处理这事情只怕不妥,自己是需要纠正这种错误,但绝不是现在,不需要当着他的面说,自己现在需要威信,需要绝对的正确,就算是有错误,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显示,因为这涉及到很多问题,包括叶眉,乔董事长,还有那些蠢蠢欲动的对手们。

    乐世祥不再纠缠在这个话题上了,他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好小子,不管你的对错吧,就你这勇气,我还是挺欣赏的。”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就轻松了起来,不管是江可蕊,还是她妈妈江处长,两人的眼睛都望着季子强,江可蕊带着不安的好奇心,也在注视着这位風流潇洒的青年,她倒想看看季子强怎么应付自己老爹。

    直到季子强微笑着说出那几句话时,江可蕊才松了一口气,季子强衣着简朴合体,更是态度潇洒自然,举止彬彬有礼,声音温和而动人心弦,使整个家庭对他产生了绝对的好感。

    季子强置身于省委書記的堂皇庄重的住宅中,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放松,他天生的勇气的魄力也逐渐的让自己淡定下来,他丝毫没有局促不安的样子,虽然他的谈吐不是一个豪门子弟的优雅,可是大家很容易看出他曾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见多识广,学问很有根底。

    季子强今天的声音也并不高,也不是慷慨激昂,他的态度温和,自然,但内容丰富,耐人寻味,而且能够渗人心脾,象刚刚泡开的茶水。

    他给江可蕊一家人的感觉就是儒雅沉稳,雍容镇定。这让江可蕊一家人,大为欣赏。

    江可蕊今天也是着意地修饰过,以期吸引季子强更多的目光;可惜季子强今天也许还是不敢过于显示他和江可蕊的亲热,他并没有象她设想中那样注意她,使她有些不平。

    她始终保持沉默,平时有新的客人到来的时候,她总是热情开朗,风趣的言谈滔滔不绝,而且尽量运用地迷人的眼波和姿态,这一次也许是为了让季子强更好的发挥,她变得纯朴而自然,使她出落得更加美丽,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情的力量。

    季子强就一边和江可蕊一家人轻松,愉快的聊着,一面把自己的家庭情况也做了一些介绍,这让乐世祥颇为惊讶,他的落落大方,气质高雅,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让他和叶眉的关系和解一下呢

    这或者可以让这个年轻人走的更远,走的更稳。

    但瞬间,乐世祥就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自己何必急于出手呢再看看,再等等,岂不更好,刀需要打磨才会愈加的锋利。

    今天的谈话,基本是季子强和乐世祥的专场,江可蕊和她妈妈很少插话,她们一直实在欣赏着这两个男人的对话,或者说,是在各自的欣赏着自己的所爱。

    季子强和乐世祥虽然谈了很多,但两个人都似乎在刻意的回避着政坛和官场中的话题,显而易见,季子强对乐世祥来说,还没有完成他对他的考察和评估,固然乐世祥具有一眼就分辨人物的能力,也有绝对的洞察别人的本领,但对季子强他还需要更深的了解,因为这将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乎女儿一生的幸福抉择,它的意义已经超越了自己的一切,包括权利,包括名誉,所以很多话,乐世祥是不能对他说,也不必要和他谈。

    时间已经很晚了,季子强就给江可蕊递了个眼色,准备告辞,江可蕊就点点头,笑嘻嘻的说:“子强,你明天不走吧”

    季子强说:“可能明天下午要走,现在县上事情很多,得赶回去了。”

    江可蕊有点失望,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和季子强多呆几天的,但现在看来这只是一个短暂的会面。

    季子强就彬彬有礼的站起来,对乐世祥和江可蕊的妈妈做了告辞,他们也就稍微的挽留了两句,江可蕊和她妈妈就一直把季子强送到了门外,乐世祥只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了声:“下次再来。”

    江可蕊说自己开车送季子强,季子强说局里并不太远,就不用送了。

    但看到江可蕊渴望的眼神,季子强还是坐上了江可蕊的小车。

    一上车,季子强就很奇怪的问:“可蕊,你怎么没和乐书记一个姓呢”

    江可蕊就笑嘻嘻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是我老爹和老妈当初商量好的,我那时候没有发言权啊。”

    季子强说:“但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还得我今天差一点没晕过去。”

    江可蕊看他一眼说:“瞧你那点出息,告诉不告诉还不是一样。”

    季子强摇摇头,他也无话可说,是啊,难道告诉了自己就不怕吗,估计还是会紧张的。

    回到了驻地,季子强就带上江可蕊回到了房间,听到他这面的门响,肖局长和汪主任都过来探望,见他带的有女朋友,两人有点尴尬,就招呼了一声,各自回去了。

    房间里就有了一种温馨和浪漫,季子强闻着江可蕊身上那一阵阵扑鼻的清香,看着江可蕊飘逸的长发、合身的套装、白皙的皮肤、细长的雙腿,这清新焕然的誘人模样,季子强就有点看的痴呆了,季子强拉住了她的手。

    季子强有点贪婪的闻到一股从江可蕊身上传出的如兰似麝的幽香。

    江可蕊今天看上去更加红艳欲滴、娇润誘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