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的感觉江可蕊还真的没有过,虽然她在学校的时候有过一段朦胧的初恋,当时那初恋也让她心醉神迷过,但和现在这身心交融的爱相比,那初恋显的就有点模糊,也有点平淡了。

    第二天一早,邵行长就自己办事情去了,季子强就带上黄副县长,又到市委和政府转了转,几个要害部门和几个领导那里都去坐了一会,叶眉和韦市长那里也都去看了看。

    在叶眉办公室里,季子强就拿出了带来的天麻和虫草,对叶眉说:“这都是我们洋河县的一些特产,要过年了,我就算给叶书记拜个年。”

    叶眉打开看看,嘴里哼了一声说:“还不知道,你们洋河原来也产虫草啊,我以为就是**有呢,这个产品你可以好好的开发一下嘛。”

    季子强一阵的尴尬,知道是叶眉在埋汰他,也就笑笑说:“我正在研究,看能不能在洋河县大面积的种植。”

    这一句话就把叶眉给逗笑了,叶眉也就没再说什么,淡淡的收下了,两人就随便的聊了一会,季子强把洋河县的一些工作也做了个简单的汇报,像这种类型的谈话一般人很难掌握,既笼统又抽象,如果过分宽泛,不能抓住重点。

    但如果过分细致,又达不到领导需要的高度,好在季子强把这个度掌握得很好,他的条理分明,首先分成几个大块,让叶眉一下子就能够有全局性的把握,然后在每个板块内,汇报详略得当,既有提纲挈领似的概括,又有具体的实例和翔实的数据,使整个情况显得生动,宛若在目。季子强对叶眉的一些提问,他并不仅仅是简单地回答,而是能够信手拈来,举一反三,针对叶眉的提问做某种扩展,完全把握得住市委书记叶眉的心理和兴趣所在。

    而且,季子强还不忘突出自己这一年来的主要成绩:道路修建,旅游发展,省里要款,工业改革等等,每一个工程在他的口中,只是简单数句介绍,就生动形象地出现在叶眉面前,似乎在市委书记叶眉面前树立起一座座丰碑。

    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能够完成这样一个庞大然而系统,高度概括却又翔实生动的汇报,让叶眉也心中暗自惊讶,同时,他们的对话充满灵犀,有一瞬间让叶眉非常疑惑,这是一位非常难得的书记,为什么会和自己的矛盾那样大呢,两人的距离怎么会越来越远

    叶眉就很突兀的问了一句:“听说你们上次会上,你和齐良阳书记闹的很不愉快,是吗”

    季子强说的正高兴,一听这话,心里一阵悸动,急忙收摄心神说:“有一些观点上的分歧,但我们组织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这点我不会违背。”

    叶眉就眯起了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季子强说:“少数有时候也未必不对,在我们工作中和实践中,有时候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季子强有点惶恐,他连忙说:“我记住了,请叶书记放心。”

    叶眉看到了季子强的惶恐的紧张,这就够了,叶眉也感觉在洋河县这个矛盾中,季子强未必就是错的,但适时的,适当的敲打一下他,也是必要的,特别是在自己最近不断的听到消息说齐良阳和季子强矛盾很深的时候,叶眉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她也逐渐的看清了上次季子强来帮齐良阳争取县长的真实意图了,这个季子强从容不迫的给自己上了一个套子,让自己误以为齐良阳和他是一路人,让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而且,这种错误自己还不能拿出来说,更不能找到季子强一点的问题,这才是季子强最可怕的地方。

    季子强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惆怅的,他就在想,自怕自己和叶眉再也不会相互谅解和理解了,两人分道扬镳越走越远。

    到韦市长那里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韦市长很热情的接待了季子强,和他谈了很多事情,一对洋河县的工作做出了很多指示和表扬,显的很是亲切,当季子强离开的时候,送上了一个万元的红包时,韦市长也只是笑笑,随手接过放在了桌子上面的一份报纸下面了。

    这面忙完,也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季子强就带上黄副县长和汪主任,一起回了家,刚才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所以老爹和老妈很是准备了几个菜,季子强也不客气,叫上黄县长,汪主任和司机,猛吃了一顿,不过黄副县长和汪主任都感觉来的有点突然,事前也不知道要来,走的时候无论无何都是一定要留下一个千元的红包,说是给季子强父母拜年的,季子强再三推辞,后来看看黄副县长都急的要翻脸了,也就只好算了。

    县上的事情多,季子强也不敢多耽误,就稍微又在家里坐了一会,和父母说了一会话,就赶回洋河了。

    回到洋河县城,才2点多,季子强就决定到乡下去转转,好多天都市在开会,讲话,没去下面了,心里还有点想,他叫上秘书,一路就随便的跑着,小张就问:“书记,我们今天去什么地方”

    季子强想想就问秘书:“我们这一年哪个乡去得少点,今天就去哪里。”

    秘书想了一下说:“下梁乡,我们去的少,你看是不是去那个地方。”

    秘书为什么要选这个地方呢这是有些原因的,因为这个乡的乡长是小张的一个亲戚,外人是不大知道这个情况的,但因为这下梁乡是个撇脚的路,总不顺道,所以上面去的机会就很少,这就让乡上的领导很缀气,县上的很多主要领导都叫不上下梁乡的乡长和书记的名字,你说这以后怎么进步啊。

    他这当乡长的亲戚也就在小张的面前说过了好多次,让他想办法把书记往自己这领一下,小张那敢啊,他对季子强还是有些了解的,不要看他对人客客气气,那是没惹到他,有时候他眼一冷,小张都一阵阵的发寒。

    今天小张是看他心情好,在说了,下梁乡也确实去的少,他要问那少,那刚好就说这地方了,也算是给自己那个表叔了一个交代。他这表叔,也就是那个乡长姓周,前些天也到县城来给季子强送过红包,但季子强对他的印象不是太深,虽然季子强也叫的出他的名字,但过去两人连饭都没单独吃过,显而易见,在一起的时候,都还是有点不很自如。

    小张就在路上瞅到了一个季子强小便的机会,给自己那乡长的表叔挂了个电话,只说了几个字:我们来了。

    说完就挂断了点话,那周乡长也是明白人,自己这意味着什么,哪敢耽误,一看书记不在,也懒的通知他了,就通知了几个副乡长,说他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来,请大家在会议室议一议,几个副乡长,除了一个在,还有两个都跑了,这接到通知,心里那个气啊,但人家是领导啊,也只好一个推开麻将,一个放下酒杯,匆匆赶来。

    这季子强就和秘书,一路的摇着往下梁乡赶,

    到了乡政府,小车就没有开进去,季子强在小张引导下就到了后院,今天乡上人也不怎么多,显得很冷清,季子强就有点担心了,自己来也没给下面通知,这万一乡上的领导都不在,自己就有点尴尬了,快过年了,乡上估计比县政府跑的还凶。

    但到了后院,季子强就惊讶的发现,乡政府的会议室里面闹哄哄的,像是在开会,季子强走过去,就听一个声音在说:“要着力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坚持“综合治理,惩治与预防”的方针,继续推进惩治和预防体系的建设。以解决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为重点,加大专项治理力度。要善于发现典型,树立典型,表彰先进,发挥典型示范作用,使全社会形成政通人和的良好社会风气第十项,其他工作要齐头并进,圆满完成今年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

    季子强一听,嗨,真不错啊,这个乡的工作做的还是很扎实,这很难得。

    他这样想,但参加会议的其他人就不这样想了,都感觉这周乡长今天是屁演疯发了,好好的休息不成,开的什么会议,讲了半天还是上次老掉牙的那个总结报告,这不是折腾人嘛,过去也没见他这样爱学习的,真是有病。

    一个个就在那愁眉苦脸的听着,心不在焉的想着其他心事,那周乡长今天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人唠唠叨叨的说个不停,声音也比往常讲话要洪亮许多,有个副乡长就在猜测,周乡长这样亢奋,是不是吃错了伟哥没处排泄。

    秘书小张就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前,朝里面张望了一下,马上就有人把他认了出来,也不管乡长在台商讲的正欢,站起来就招呼说:“张秘书,你怎么来了。”

    说完一想不对,连忙对乡长说:“周乡长,书记秘书来了。”

    周乡长这才从滔滔不竭的讲话中回过神来,连忙站起来,迎了出来,这一出来就看到了季子强,他是哎呦一声,快步上前,就问:“书记来了,怎么就没通知呢,你看看,我这什么准备都没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