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个人抓完风,换好位置,坐下后,晁老板问李行长:“咱们怎么玩法,行长你是领导,你来安排吧。 ”

    李行长哗哗铧的洗着手里的牌说:“老规矩,谁点炮谁掏钱,自摸另三家全掏。谁胡谁坐庄,点炮100,自摸200,明杠100,暗杠200,黄庄不黄杠,怎么样”

    晁老板和邵行长两个人都表示同意,季子强一听玩这么大,自己就带的不多,过去也没打过这么大的,几把下来还不得输光了,他朝黄副县长使个眼色,黄副县长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季子强就说:“李行长,我先去方便一下,马上回来。”

    季子强站了起来,贾副县长已经到了门口。

    李行长的脸就开了花的道:“还没玩,你就要放水,兆头可是不好呀”

    季子强笑着说:“没办法,人有三急,不放不行啊”

    两个人出了门,黄副县长说:“是不是钱带的不多,给,这是一万,你先拿着。”说着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一叠钱来。

    季子强接过钱问到:“那个李行长的红包呢,那个不能动。”

    黄副县长拍了拍皮包说:“放心,封好的。”

    季子强点头说:“那就好”。

    回到桌前,正式开战,第一把季子强刚听牌,打出一张三万准备听一、四万,

    就看见李行长的脸一颤,哈哈笑着说:“胡了,边三万。”

    晁老板和邵行长都夸李行长手气好,头一把就开胡了,接着笑骂季子强放响了头一炮。

    李行长哈哈笑着,没有说话,接着几把下来,季子强又点了一炮,胡的还是李行长,不过自己也自摸了一把,开了一个暗杠,倒还赢了一千。晁老板和邵行长两个一把没胡,还老是点炮,把个李行长乐坏了、

    几圈下来,季子强赢了接近六千,李行长看样子有一万多了,正在这时候,李行长的电话响了,李行长接听后大声说道:“我说老刘,你跑到哪去了什么哦,那你来吧,我在凯元的棋牌室等你。”李行长放下电话说:“是建行老刘,说刚才有事,现在马上过来,咱们边玩边等。”

    大约等了有一个小时,一个瘦高个男人进了包间,晁老板和邵行长急忙迎了上去说:“刘行长,你来晚了,李行长今天说要和你练练呢。”

    刘行长说:“谁怕谁啊,不过你们既然玩上了,就接着玩,我在旁边看看就可以了。”

    晁老板说:“那怎么行,还是你玩吧,我手气太背,你给我倒倒手,我一会再上。”

    季子强一看自己赢了差不多七千,就站起来说:“晁总,还是你玩吧,我在旁边看着,玩了这会,我觉得肩膀有点痛。”

    晁老板说:“好,那我就继续上。”他是很不愿意放过这个好机会和财神爷亲密接触的。

    季子强也认识刘行长,但洋河县一直没在建行带过款,所以这次本来是没有考虑到给他拜年的,但今天既然遇见了,也就准备一起送点,免得人家嫉恨,以后真要找人家办事就麻烦了。

    季子强就和黄副县长坐在一起,小声的让他把那个红包给自己,他自己也点出了刚才赢的钱,拿出五千元来,分开装好,就又坐了过去,看他们打牌。

    季子强坐在晁老板后面,看了几把后,他明白了晁老板为什么没胡几把牌了,有次明明自摸,也没推倒,而是把摸到手的牌打了出去,季子强估计邵行长也和晁老板一样,两个人总是隔三差五的小胡一把,但邵行长没关系啊,来的时候黄副县长是给他了一万拜年费的,他也应该拿出来给他们大行长孝敬一点。

    晁老板怕季子强看自己这样打不大好,也是带点客气,怕冷落了这位以后说不上来会是多大级别的领导,就叫进来服务员,让她领季子强四处转转,说他第一次来,好好参观一下。

    季子强就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到这度假村到处的看了看,大体知道了这个辉煌是吃、喝、玩、乐于一体的大型娱乐城,这渡假村名字起的名副其实,果然是个渡假的好地方。来来往往大都是市里头面人物。

    外面都已经天黑了,只能在里面转转,一会就看完了,他就在休息厅坐了一会,抽了一会烟,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回来。

    回来就听晁老板和邵行长不住的夸李行长和刘行长两个人的手气好。

    季子强笑着问刘行长:“怎么样,你接我的地方,赢了吧”

    刘行长说:“还行,小赢了一些。”

    晁老板在一边说:“季书记,你走的及时啊,你看我,就没胡几把。”

    李行长心情极为愉悦说:“不要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找回来。”

    看来大家是准备去洗一下温泉了,一到洗温泉的地方,就见环境幽雅,格调浪漫迷人,温泉区设有大小温泉池几十个,其中有:水疗按摩池、花池、药疗池、矿物疗养池、酒池、冰池、山水游泳池、热炕床、音乐温泉喷泉的士高、水上乐园

    整体结构布置亲近大自然,温泉清澈见底,水质偏咸,属纯天然深海咸水温泉,无任何工业污染。

    晁老板就给李、刘两位行长介绍着温泉浴说,这温泉取自地下热水,不是人工加热的,泉水含纳、锂、偏硅酸等多种具有医疗价值的矿物元素,浴后皮肤爽滑,对肥胖症、风湿病、各类皮肤病均有良好疗效,还请两位领导以后多多捧场光临。

    李,刘两个大行长躺在水里,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李行长说:“晁总,还是你有头脑,这个渡假村搞的红红火火。不错,这温泉浴比起桑拿来好多了。”

    晁老板说:“这还不是多亏了各位领导帮忙,要没有二位的支持,我这个渡假村也搞不起来”

    一会,那李行长就看着晁老板的肚子,想起一件事,哈哈笑了起来,把其他几个人都笑糊涂了:“有什么好笑的”

    李行长越想越好笑,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指着晁老板的肚子说:“看呵呵看到你的肚子,我想到一个问题,呵呵”

    晁老板问:“什么问题,这么好笑”

    李行长强忍住笑说:“我想晁老板要是办事,有这个肚子在,不知道那玩意能不能瞄准小便池啊”

    晁老板听了也是哈哈大笑:“该怎么办,还怎么办,这人能叫尿憋死,换个思路,不就搞活了。”

    几个人一起大笑,

    过了一会就看到李行长和刘行长两人在水里站了起来,季子强等人也连忙起身,和他们一起到了水池外,换好衣服。刘行长说:“我还有事,老李,我就不陪你了,你和曹老板他们一起玩吧。”

    李行长说:“那行,你忙去吧,今天也差不多了,大家都散了,以后有机会在约。”

    在换衣服的时候,季子强就把五千元钱放进了建行刘行长的兜里,刘行长想要客气,但看看其他人都在,也不好声张,只能对季子强点点头,算是领了这个情。

    换上衣服,季子强一看表,对李行长说:“李行长,那今天就先这样了,以后还请李行长到洋河县转转,我那也是有几个打牌好手的。”

    李行长一听,就连忙说:“好啊,好啊,改天过去叨扰你一下。”

    季子强就说着话,帮李行长取过了皮包,顺手把那红包放了进去,李行长就客气说:“怎么了,还给我送礼,今天我收获已经不小了,呵呵呵,你县上穷,就算了吧。”

    季子强也不说话,只是拉上来皮包的拉链,笑了笑,李行长摇摇头说:“你这小季啊,呵呵,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过去我们接触的少,都不熟悉,你这人不错,以后就是哥们了。”

    季子强这才客气的说:“以后还请李行长多帮衬一下。”

    李行长一笑:“那没问题。”

    转过头,李行长又问其他几个说:“今天咱们就散了吧,你们两个输家有什么意见。”

    晁老板说:“我们没什么意见,只要行长玩高兴就好,咱们下次再玩。”

    大家都出了度假村,一个个告别后,季子强,邵行长和黄副县长这才回到宾馆住下,回去以后,季子强就想到了江可蕊,又怕现在太晚了,江可蕊休息了,可是他有点兴奋的睡不着觉,刚才又是抽烟,又是喝茶,脑袋还一直高速运转,现在一下子那里煞的住车,最后他到底还是拿起了电话,给江可蕊拨了过去,没想到电话振铃才想了一声,那面就快速的接上了。

    江可蕊也一直没有休息,她最近更加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是离不开季子强了,一天不见就会想,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