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实话,中国乃是讲究人情和礼尚往来的国度嘛,你不承认和服从这样的国情不行,如果还需要转回去看看和比较的话,距离我们最近的明朝和清朝,都讲究和推崇个“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当然也出现过人民爱戴的清官,比如海瑞,比如于成龙,但他们不但在同僚中显得最为贫苦和寒酸,其实也是最被同僚憎恨的人。

    季子强不希望自己做一个让人憎恨的人,很多时候他不能推辞,你一个领导要是太生分了,那下面的人也就老是和你贴不上心,总感觉你是个怪物,不收他们的东西,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想以后收拾自己。

    不收的危害比收了还要严重,所以季子强也就只好笑脸相迎,把这个长的很土的乡长招呼进来,放下架子和他拉了一会家常,最后这乡长就拿出了一个红包来,季子强推辞了几下,也就只好收下了,乡长见他收了红包,那个心里愉快的,就差要高兴的拥抱一下季子强了。

    等他一走,季子强就只好又叫来了纪检委的曲书记,给洋河县财政增加了几万元的收入。

    光收下面的好处也不行啊,季子强其他人可以不管,但市里的一些领导那是要去看看的,洋河县开发以后还要不断的需要资金,所以对银行的财神爷那是一定要给拜个年。

    既然是拜年,那就要带点礼品,这礼品倒是让季子强想了好久,你说带钱吧,自己对叶眉的底到底是再清楚不过了,送钱她一定会和自己翻脸,那才叫没意思。

    带点烟酒吧,这玩意太普通了,一个书记或者市长,那里缺你几条烟,几瓶酒呢

    季子强费心的想了好久,最后叫来办公室的汪主任,对他说:“我今天想到市里去给叶书记和韦市长拜个年,还要看望下市行的行长,你去把我们本地的天麻买一些,另外最近不是都在炒那个什么虫草吗,你就把它买两份,准备好我带去市里。”

    他是要带上汪主任的,他也知道,天麻是本地的,到不值几个钱,那就是个引子,但这虫草就不一样了,价格高的吓人,自己那有钱买,只要叫上汪主任,让他经手,这就可以公费出这钱了,以后就是真的有点什么问题,也找不到自己头上,自己连东西看都没看,那钱更是连手都没沾,这才安全。

    汪主任听完了吩咐,就不敢耽误,带上钱办理去了。

    季子强在办公室里也大概的准备了一下,说是去拜年,但县上有些数据也是要在记一记,说不上领导问起来了,回答不上就有点被动了。

    季子强准备的差不多,汪主任也就回来了,这汪主任也不是一点眼色没有的人,早就想和季子强更加的贴近一点,怎么贴,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帮领导干点私活,帮他做点坏事,那关系就稳定了,可季子强一直也没有给个他这个机会,今天总算是找了个空档,汪主任就多买了两份礼品,对季子强说:“书记过年也要回家的,这两份天麻和虫草就等书记回家时候,给伯父,伯母带去,也算我们洋河县的一份心意。”

    季子强看看东西,心里想到,也是啊,这过年回去也要给自己家里和江可蕊家里带点东西吧,自己家里还好说,但江可蕊家里就不能过于马虎了,这礼品刚好,送出来也不扎眼。

    季子强就点点头说:“谢谢汪主任了,明天叫上黄副县长,我们一起去。”

    汪主任听到谢谢这两个字,心里一下就跟吃蜜了一样,那个快乐劲,就算是在全县干群大会上表扬他,也抵不上县长这一句谢谢。

    今天季子强就约上了洋河县工商银行的邵行长,带上了管财政的黄副县长,还有办公室的汪主任,一起到柳林市去拜会市工行的李行长。

    这个李行长名字叫李晓,能力那是不用说,关系也有,但就是有一个爱赌的嗜好,所以到现在才混到市行的行长,大家都说,要不是他这爱好,只怕早就到省行去了,季子强和他为贷款的事情见过几次面,关系也说不上好坏来,这些财神,对谁都是淡淡的,说好也好,说翻脸也就不认人了。

    季子强和邵行长一行人,就到了市里,先安顿住下,然后是邵行长去联系李行长,黄副县长去安排活动地点,等一切安排妥当了,司机就来接季子强。

    小车把季子强拉到了市郊,在一座欧式风格的大楼前停了下来。

    季子强下了车,一看邵行长还有黄副县长都站在门口,还有一个人,季子强是不认识的,听邵行长介绍才知道是这里的老总,这个老总姓晁。

    季子强快步上前笑着邵问道:“怎么样,你们老大能来吗。”

    邵行长点点头说:“马上就过来了,我们等下,不然你先进去”

    季子强摇摇手说:“那就一起等会,我一个人进去不大好。”

    大家就都客气了几句,看来这姓晁的老板也是一个吃贷款的人,所以听说市行的老大要来,也巴结着到门外一起迎接。

    几个人就抽着烟,闲聊了一会,就见那李行长的奥迪就开了过来,季子强也做出一副迎接的样子,但他还是有意的慢了几步,让邵行长给李行长把车门打开,这样的事情他一般是不会去做的,献殷勤也要有个限度,这是季子强的一贯态度。

    李行长40多岁,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他看人时,十分注意;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能是因为长期从事脑力劳动的原因,额头上那深深的皱纹和他年龄很相称。

    市行的李行长就一眼看到了季子强,他也没在管给他弯着腰开车门的邵行长,径直走到了季子强跟前,其实他也没走几步,因为季子强也快步迎了上来。

    两人就一面握手,一面寒暄了几句,季子强抬头看了看建筑的名字:辉煌温泉渡假村,问道:“什么时候市里有的这个渡假村呢”

    李行长笑了:“我看你这个山里的书记当的真不值得,快成了化外野民了,连这么有名的辉煌温泉渡假村都不知道,这可是咱们晁大老板的得意之作啊从开业到现在这三个多月来,可以说是成为了咱们市里的一景,能在这请人或者被请,人人都觉得是光荣的事。”

    晁老板谦虚的摆了摆手说:“不值得一提,都是行长的支持啊,别在这站着了,里边请。”

    季子强等人进了大厅,一入眼金碧辉煌,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从五层高的楼顶直垂下来,发着柔和的米黄色的光芒。两边是螺旋式的楼梯,楼梯边分别有一根一搂多粗的白色的大理石柱,上面雕刻着古希腊的神话人物,背面墙上是瓷砖烧制的多幅世界名画。墙前有一个小型的音乐喷泉,在激光射灯的照耀下,闪动着五颜六色的水柱。

    季子强心醉神迷的说:“好气派,大手笔,我说晁总,就这还不值得一提,我不知道在你的眼里还有什么可以提的。”

    邵行长在旁边打了个哈欠说:“就是,我们这些贫民看了都眼晕,更别说是建了。”

    晁老板笑着说:“打住,合着我一句话,引出你们这么多话来,我今天不管你们是谁请客,反正四不能买单,你们也不要讽刺我。”

    季子强就忙说:“晁老板,今天是我请李行长,怎么能让你免单,这不和规矩。”

    晁老板就想说话了,李行长抢先说:“行了,谁请都一样,我都领情,肚子饿了,晁老板你请我们去吃什么东西啊。”

    很快的,十几样精致的小吃摆到了餐桌上,这晁老板看来很了解李行长,知道他对吃的不是怎么感兴趣,就好打牌,所以也就没有把吃饭搞的很隆重,季子强感觉简单了点,但现在也不好说什么,只有说说笑,让吃饭有点气氛。

    几个人到也开心,一会就吃完了,说笑着站起身来,晁老板叫过一位服务员,吩咐道:“领大家玩会保龄球去。”

    几个人就在保龄球馆开心玩了起来。

    休息的时候,李行长行长也笑着说:“季书记看样子还不到30岁吧,年轻有为呀。”

    季子强正想回答说自己30过了,但还没回答,这李行长就转头对晁老板说:“我对这个不感兴趣,玩下就可以了。”

    晁老板一听忙说:“既然行长累了,那我们就打牌。”

    李行长一听就欣然同意了,大家放下了保龄球,一行人来到棋牌室,小姐早已摆好桌椅,放好了麻将牌,晁老板和季子强,还有邵行长都坐了上来,陪李行长玩,黄副县长在旁边倒水,发烟,当背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