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打击了齐良阳的嚣张气焰以后,又说:“好了,这个事情就不谈了,下面我们要考虑一下其他的几个工作。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大家又开始讨论接下来的一些重要的工作,比如是拜大神,什么银行啊,市里领导啊,省上的要害部门啊,都是要一一拜访,个个走到。

    特别是贫困县,这是争取慰问资金,争取来年项目的绝好时机,这个机会是断断不能放过的。这时候各相关部门的领导都会往上面的对口单位跑,一来汇报汇报工作,二来联络联络感情,送一些土特产表示对对口部门关心支持贫困县的感谢,深含感恩之心,更有企盼之意,盼望着这些管着钱管着物的部门能给予更大的关怀和照顾。这种时候表示一下心意,来得平常、显得自然。

    有的人把这种事叫做“跑部前进”,也有的人把它叫做“钓鱼工程”。

    当贫困县的领导你就要知道要、会要,上面的政策、上面的钱给谁都是给,没个准头,给你也行不给你也行,多给你一点行少给你一点也行,就看你会要不会要。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要的孩子有糖吃,这是一条铁律。上面的钱你不要白不要。

    季子强后来就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我们洋河县还是一个国贫县,就像一个缺铁缺钙严重营养不良的孩子,从长远讲增加造血功能无疑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但眼下输血同样很重要。主动出击,主动把一年来的工作向市里、向省里的相关部门汇报汇报,感谢他们一年来对我们工作的关心支持和帮助,明年一些好的项目也可以向相关的部门进行汇报争取支持,我看每个部门至少有这么三条任务,第一,汇报工作;第二,表示感谢,向上级领导提早拜个年;第三,争取项目和资金。”

    下面的领导也是清楚的很,知道这是历年不可或缺的一项工资,所有的单位头头们也都行动了起来,每天开往市里,省上去的小车是川流不息,洋河县的街道一下字显的冷清了下来,很少见到多少车了。

    没过几日,洋河县狂飙四起,寒流袭来,接着,大片的乌云又紧赶慢赶前来增援,于是,洋河县的天空就黑幕重重,羽片似的雪花漂漂又洒洒,它们从阴沉低矮的天空不间断地纷纷落下,微微朔风吹起,雪片儿轻松且又广泛的散布开来,白絮纷飞,只是,在风儿狂躁的旋转里,雪片儿还未落下,便被撕裂得粉碎,让人们失却了初冬观赏“白雪飞棉”的诗意。

    后来地上愈积愈深的雪层上,不消几天工夫,洋河县的大地就被埋在厚厚的雪被里,便结起了硬硬的坚冰,人们的脚踏上去,不再有初冬瑞雪莅临时那种柔軟濕润的块感,凛冽的寒风无情地侵掠着他们那一贯保养的嬌嫩的脸庞,让人们却倍感了寒冬的戾厉和威严。

    几天后,天气有些晴朗了,蔚蓝的的天空上出现久违的太阳。在其惨淡光辉的照耀里,人世间总算感到了那可怜的一丝光明和温暖。

    百姓们见面便讲:好冷啊,今年冬天真的冷

    季子强拿着铲雪的铁铲,大摇大摆地走出政府办公大楼,铲子搭在冰冷堅硬的地上,发出咔嚓咔嚓刺耳的巨响。这响声向人们宣布,书记亲自参加除雪了。

    书记都来了,机关干部们更是一拥而上,不过,这老天爷也够可以的,天天下、天天扫,膀子累得都酸了,让这些个天天待在办公室的白面书生们可怎么吃得消哇雪止了,天空的云儿被风吹得无影无踪。冷艳的太阳俯向大地,倾泻着毫无热感的光明。冰雪覆盖的地面又硬又滑,顽强地抵抗着铁质器械对它们的碰撞。也许是在沉闷的办公室里待的时间长了,来到这冰天雪地倒有一种格外的刺激,机关干部们觉得血行加快,神经敏感,沉默了不一会儿,一只只话匣子就打开了:

    “咱这地方啊,一到冬天就除雪,太遭罪了”

    “是啊,要是有一台除雪机就好了。”

    “咱们省就有不少,除雪机自动除雪,油门一开,咔嚓咔嚓,又快又方便。”

    “我们也应该买一台。”

    “是啊,要是有那玩艺儿,就不遭这份洋罪了。”

    铲完了雪季子强就到几个县办工厂去参加年底的总结和表彰大会,在儒家文化占了主导地位的中国官场,讲究繁文缛节,推崇形式主义成为至高无上的道德,具体到了事务开展的层面,因为工作就是开会,是故各部门的会议总是很多。名目也千奇百怪,什么表彰会啊、总结会啊、调研会、人事决定会啊、党建会啊、工作布置会啊、交流会啊什么的,教人数不过来。上午跑了三个单位,那单位都是把时间算好的,等他一去,就开会,看看开的差不多了,季子强把先进个人的奖状一发,随便说几句虚话,他就撤了。

    下午季子强也没出去,今天要把年终工作总结在整理一下,干的好不好且不去管他,但总结是一定要写好的,上面的领导是很容易被总结糊弄的,很多数据都要加工,同时还要参照其他县上,和本县过去的总结数据,有的数据多了就要减一点,有的数据少了就要加一点,其实上面领导可能也知道这里面有水分,但是都装着不知道,因为他们也要写总结,也要在继续的灌水,真的有一天出了事情,至少他们是没有多少责任的,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他们的数据都是以下面报上来的数据为参考,最多也就是个失察的问题,失察和弄虚作假那性质不一样。

    季子强今天修改的这份总结是前几天秘书小张给他写的,但季子强还是不放心,感觉过于空洞了一些,今天就准备用一天的时间,好好润色一下。

    不过想安静的写点东西也难,总是有电话打进来,搅的季子强一个下午也没好好的改成多少,最后干脆就不改了,先休息,等吃饭的时候没人来电话了在改。

    快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问他最近到省城来吗

    说的个神神秘秘的,季子强就套了半天的话,才知道是江可蕊的父母说想见一见他,季子强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可是好消息,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江可蕊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了,也难怪,人家连身子都给自己了。

    只是她父亲到底是谁,季子强问过几次,但江可蕊都含含糊糊,嘻嘻哈哈的用话叉开了,季子强也就不好细问,好像自己是要看看人家家庭才喜欢人家一样,但对于江可蕊父亲的性格脾气,爱好什么的,季子强是一无所知,这一点就让季子强不得不心虚,从江可蕊母亲是处长这点看,江可蕊的父亲只怕也是个领导了,别看他平时那是大不咧咧的,关键时候也有点慌的,他心里不踏实,生怕自己去见人家,万一人家再看不上自己,那多可怕,不过想想,自己挺优秀的,还是个书记,处级干部,应该不掉价吧。

    他就对江可蕊说:“这几天我有点忙,等在过一段时间就要过去送礼了。”

    江可蕊在电话里问:“你们送什么礼,还跑省城来,越级了吧。”

    “你哪知道啊,每年的很多费用,都要提前到省财政去跑跑的,香没烧到,明年就麻烦。”季子强就给江可蕊解释了一下。

    江可蕊嘻嘻哈哈的说:“这样啊,那好,你早点来送礼,给我们家就不用送了。”

    季子强也笑着说:“哈哈哈,你们家更是要送,不然那就不是明年麻烦,那就是一辈子麻烦了。”

    江可蕊听了这话,心里甜的蜜一样,就说:“那你赶快来啊。”

    两人就又说了些水汤呱唧的话,还没结束,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季子强这才很不情愿的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个贼头贼脑的乡长走了进来,季子强心里暗暗的叫苦,到年低了,最近,最近老是有人来找他,一些乡长,厂长,经理,老板,和想要晋升的干部,给他不断的送来了过节费,礼品。

    真正说来,季子强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心神易动的人,相反他的确可以称作一个相当务实的实干家。这也非常容易理解,从政的人嘛,特别是象他身处的这个位置,职业就要求他具有处理具体事务的习性和能力。这又和性格决定人生、决定命运的定论暗合。

    当领导,最为关键的一项就是驾驭和钳制人们的行为,所谓管理者,把人们都收拾得服服帖帖,当是职责中蕴涵着的最首要也深层意思。

    平心而论,季子强一直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的,他既不抬高也不走低的实事求是地客观评价自己,也认为自从做了书记这个职务以来,自己也可以算是兢兢业业、殚精竭虑的,自己有这个精力,也有这个热情为洋河县办好每一件事情。只是一宗,官做到地县行政首长这个位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