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好坏啊,要到退休了才想的起我,你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江可蕊在电话那头说。

    两人又叨叨的说了几句,季子强就说:“对了,可蕊,你想要个什么礼物,我准备给你送一次,一直我都显得很小气吧,今天我有钱了,你就大胆的说。”

    江可蕊心里刚要高兴,却想到,他哪来的钱,会不会对领导的报道,江可蕊也是做过多次,还有一些领导和生意人的来往,不要看关系都好像很不错,其实一个是用手里的钱,换取另一个手里的权,一个是用手里的权,榨取另外一个的钱。

    就算江可蕊没在政府上班,不过这些套路她明白的很,今天听这季子强说话的语气怪怪的,江可蕊就担心上这个事了,她问:“那你说说你准备送我多钱的礼物,少了就不要开尊口,三瓜两枣的本小姐才不稀罕。”

    季子强是聪明了一世,但就是容易被女人糊弄,大不咧咧的说:“你放心,三两万的礼物我还是送的起。”

    江可蕊一点都不傻,她是知道季子强的工资多少,每月花多少,存多少,她算的出来,所以每次见季子强,都是她主动的挡帐,她知道季子强没钱,季子强也给她透过底,说自己根本都没存下前来。

    今天他一下就是三,二万的,哪来的,估计是今天收了红包,但江可蕊也不好直接说,一个是怕伤他自尊,一个怕说破了他来个死不认帐那更麻烦,她就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你送我什么礼物也比不上你平安的好,要是再为给我送礼物犯点什么错,那我会心里内疚一辈子。”

    说完这话,江可蕊就不再说什么了,季子强是做贼的心虚,他有点发慌,有点出汗了。

    同时,季子强也是领会力很强的人,他懂的江可蕊话的含义,他就很快的结束了电话,坐下来想了一会,他还是给纪检委曲书记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上收据过来一趟。

    曲书记办公室离他不远,几分钟就过来了,季子强拿着这包钱对他说:“老曲啊,我刚回来,这办公桌上怎么发现了三万多元钱,你点点。”

    纪检委曲书记就问:“那书记感觉这钱有可能是谁送的”

    季子强很认真的想了想说:“估计是那个生意上的老板送的,不管他了,就按不明来源处理吧。”

    纪检委的曲书记也就不好多问什么了,很快就清点了这包钱,给季子强打了个收据,走的时候,季子强又说:“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不要对外宣传,好像我成了一个圣人似得。”

    曲书记忙讨好的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书记就是菩萨心肠,怕送钱的人心里难受。”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了两声,心里想:“我要是菩萨就好了,只怕说我是阎王还差不多。”

    送走了曲书记,他一下子感觉到了心里很踏实,很自豪起来,自己就自己夸自己,原来我也是这样一个崇高的人,什么叫出污泥而不染,那一定就是说的我,但很快的,季子强心里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为什么自己刚才想要占有这个钱呢,还给自己找了好多个占有的借口,是不是自己现在真的变了,是在不知不觉里有了变化吧,也许自己还没有觉察,现在自己已经站在一个超越了很多人的一个地方,那么还要追求的是什么呢权利、金钱、美女,这些越来离我越近

    看来自己是不是还没有满足,比如是钱吧,难道自己现在真的已经对钱有了膜拜,钱可以放弃当初满怀的一腔热血,那自己过去纯净的理想哪里去了自己以后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呢在这条路上还要走多远

    这些个问号,他一时无法回答,感到不适的茫然,看来自己是被同化了他继续着不断的思考,人啊,变化真快,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说来也怪,人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出问题,是因为人的道德上出了问题,拥有的道德定力不能抵挡誘~惑与膨胀的慾望。

    季子强再一次的拨通了江可蕊的电话,对她说:“可蕊啊,东西买不成了。”

    江可蕊是理解他这句话含义的,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有了那么多无限的安慰和欣喜,也知道了自己在他心里的份量,就淡淡的说:“不买了才最好。”

    季子强的心头也有了一份对江可蕊的感激,如果不是她的及时提醒,或者自己已经开始慢慢的走向那条路了,想一想,季子强就感到有点后怕。

    见他没有说话,江可蕊就又说了:“记得你的承诺,放假了就来看我。”

    季子强毫不犹豫的说:“一定回去看你的,我也渴望着可以赶快见到你。”

    两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种期盼和期待。

    转眼到了年底,年味渐浓,所有的人都突然变得忙碌起来,作为季子强现在要参加的会也多了起来,各种表彰会,总结会,展望会一下子就集中在了一起,很多会议季子强是躲不掉的,就全他每次都是千篇一律的讲话,但他还是得去。

    县委很多科室也都忙着收集材料写总结,牵头考评部门工作,准备会议,据说以前的每年底,县委的人都会像乌龟一样忙得四脚朝天,季子强需要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干部的补发工资和奖金。

    补发工资天经地义的,很多功效工资,还有考评工资到年底是该给了,洋河县今年还不错,财政上比起往年富裕了不少。

    但奖金就成了问题,上面三令五申加十二道金牌,严令不准滥发奖金,可是“大伙儿一年干到头,辛辛苦苦,完全没一点表示也太不近人情”,季子强就只好在会议上对大家说:“我们不是滥发奖金,只是一点辛苦费,表示一下,一人一千,当然了,这还是要大家看看,你们有什么意见”

    这种好事当然没有人出来反对了,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这奖金说没了,那他过年只怕会耳朵发烧,会让全县干部骂的狗血噴头。

    这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县上财政局也就挪出了一笔资金,给造册在案的每一个干部发了一千元奖金。

    不过在这次会上,季子强的威信还是受到了齐良阳的挑战,齐良阳再一次的提出了对财务的监督权,他说:“季书记,我对维修县城的财务监督也搞了怎么长时间,总感觉我们很多同志在思想上还没有适应这种监督,所以我提议下一步对修路和温泉山庄的财务我们都要抓起来。”

    季子强皱了下眉头,本来今天的会议并不是说这个议题的,但齐良阳看样子是要来搅浑水了,他就说:“良阳同志,对于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下次专题讨论,今天就不谈这项事情了。”

    齐良阳很客气的笑了笑说:“反正是开会,而且都说到了资金上,我看有必要把这些问题都说说。”

    其他一些领导都看出来了,这齐良阳至从没当上县长,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经常会在会上给季子强找点麻烦来。

    季子强脸色就有点不爽的样子了,他也在最近感到了这个齐良阳的得寸进尺,本来季子强是不想计较,但齐良阳的步步紧逼让他不得不做出回应。

    季子强就淡淡的,不紧不慢的说:“那么良阳同志是个什么意思呢县上的财权你感觉应该交给谁管理。”

    齐良阳嘿嘿一笑说:“应该是民主管理,不是在某一个人的手上。”他这话就很有所指了。

    季子强说:“现在我们本来就是民主管理的,否则怎么可能让你监督维修城区的资金。”

    齐良阳一点都不示弱的笑笑说:“那只是一个方面。”

    这话把季子强顶的很难受,但会议上,季子强也不能发脾气,他就冷冷的说:“就这一个方面,也因为管理的人多,经常会出现扯皮推诿,责任不明的情况,下一步我看还是有必要重新调整一下。”

    说完,季子强就对城建局和规划局的两个局长看看,又对财政局的肖局长说:“以后你财政局拨款直接找我。”

    这几个人都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暗暗地高兴,齐良阳给他们带去了太多的麻烦,现在好了,季子强直接管理,那就能够提高很多效率出来,几个局长都一头说:“嗯,坚决执行季书记的指示。”

    这一下就把齐良阳凉了起来,他本来是想再抓一点权利的,没想到季子强这一句话,让他本来到手的权利又一次失去了。

    他刚要张口反驳,冯县长却抢在他前面说话了:“嗯,这样好,其实很多事情简单一点更适合我们目前的发展,我支持季书记这个决定。”

    其他的几个常委和副县长也都纷纷的表示了支持,这一下,齐良阳就明显的成了少数派,他只好气呼呼的闭上了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