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长久的缠绵过后,方菲拿过一条毛巾,仔细的把他身上的汗水和其他水水擦干净。

    方菲抹去季子强脸上的汗水,低声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吧,我到浴室里冲冲。”

    然后起身向浴室走去。再后来,他们就相拥着一起数天上的星星,但星星太多,很费智商,他们就数月亮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季子强提前的离开了方菲的住所,他没有叫醒还在梦中的方菲,他想着像一个情人分手那样的吻一下方菲,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去做,他怕自己禁受不住诱惑,再一次的流连忘返。

    季子强来到了政府的办公室,秘书小张已经帮他把水泡好了,对于小张来说,他是感到惊讶的,就在昨天,他已经很忧虑自己未来的前途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如此不济,刚当了不长时间的秘书,就要随着季子强的消沉,而丧失美好的未来。

    然而,季子强却神奇般的扭转了局面,他不知道季子强是怎么做到的,但不可否认的一点那就是,哈县长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能够放过季子强,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季子强具有强大的靠山,是的,小张是这样想的。

    季子强依如往昔一样,悠然自得的先喝了一会茶,听小张汇报了今天的工作安排,他刚要说点什么,就接到了吴书记的电话,季子强知道,吴书记是一定会来找自己,以他对洋河县细心密切的掌控**,他怎么可能不来打听,不来探个究竟呢

    他没有看到自己倒下去,自然也会感到奇怪的,这一点是毫不费解的。

    只是季子强没有想到吴书记是如此的急切,还没等自己给他汇报,就急急忙忙的给自己来电话,让自己过去坐坐,他也有点太沉不住气了。

    那么,现在自己是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诠释这次脱险呢这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还有,自己的另一个目的,今天也要去达成,这样的机会不多。

    季子强就紧锁着眉头,边走边想着,他知道,很多真像其实都是掩盖在一些巧言花语中,人们希望听到的是自己所期待和自以为是的东西,有时候,真像真说,反而让人难以相信。

    季子强就准备好了一个故事,一个让吴书记可以绝对相信,而且还是很喜欢听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当然是自己了,不过还要加上一点朦胧的,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概念进去,这样才有可能骗的住这个精明的老狐狸。

    这样想着,季子强就有点想笑了,他尽力的掩饰着自己的笑意,和县委大院里每一个迎面走来的干部们打着招呼,在有的时候,还掏出香烟和别人寒暄几句,犹如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勇士,让别人留下他美好光辉的一面。

    很快的,季子强就来到了吴书记的办公室,秘书已经在门口等候了,他们一起走了进去,秘书帮他泡上水离开了,季子强也很谦恭的问过吴书记的好,坐了下来。

    今天吴书记没有像上次那样在办公室来回走动,他也抱着茶杯,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吴书记先是沉默了片刻,他没有说什么话,他需要考虑一下,自己应该用什么口吻,用那种方式来提起这个话头,此时,在吴书记的脸上是看不出多少含义的。

    他把自己的那些意外,那些奇怪,那些莫名其妙都很好的藏匿了起来,虽然他的心里是那样的期待了解到季子强是如何躲过了这一劫。

    在这个时间段,季子强没有说话,他在全神贯注的等待吴书记的问题。

    良久,吴书记说话了:“子强同志,我一直也在为你担心,还好,你挺过了这一关,昨天你们开完会,下午哈县长也和我讨论了这个问题,我明确的说了,这个责任应该由粮食局去承担。”

    吴书记决定还是先给季子强卖个人情的好,季子强越来越让他看不懂,看不清了,而一个让自己看不懂的人,才更让自己害怕。

    季子强就抬起头来,很真诚的说::“这样啊,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是一定会帮我的。”

    吴书记宽厚的笑笑,感觉很满足,从季子强谦鄙讨好的表情来看,事情绕了一大圈,现在一切又回到了过去的轨迹,自己还是可以继续把握住季子强,继续的为我所用。

    吴书记就又说:“我自然会帮你,你身上有很多优点,这很可贵,也很难得。”

    季子强就谦逊着,客气着嘟囔了几句感谢的话。

    但季子强还知道,这些都不是今天吴书记想要说的话,这不过是个前奏罢了。

    季子强是很有耐心的,他从包里拿出了香烟,给吴书记发上一根,再帮他点上。

    吴书记就一面配合着季子强帮他点烟,一面用手很亲切的拍了拍季子强帮自己点烟的手背说:“子强啊,你还是不能大意啊,这次哈县长轻易的放过你,一定是大有深意,对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

    季子强心里暗道:总算是等到了你的主题了,我就说吗,你能憋多长时间。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却出人意外的有点傲慢自信起来,他点点头说:“吴书记,你是误解他了,他也不想放过我,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很多事情由不得他乱来。”

    “奥”吴书记很少看到过季子强的这种表情,特别是在自己面前,季子强总是一副低眉顺目,谦逊讨好的表情。

    吴书记那原本不大的眼睛就眯了起来,带着疑惑说:“不得已的苦衷,此话怎讲啊”

    季子强依然有点狂妄的笑着,他轻描淡写的说:“政治联盟和政治对手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像是三国演绎中说的那样,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吴书记听到这话,就心里一惊,“联盟你和他”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了说:“我们算什么啊,虾兵蟹将而已。”

    吴书记有点明白了,在更高的那个层面上,很多事情实难预料啊,华书记和叶市长的确是对手,但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妥协和休战,就拿季子强提升副县长一事来看,这应该就是一次华书记和叶眉的合作体现。

    如此说来,这次的事情,哈县长能够在一夜之间转变了态度,唯一的可能也就是上面来了新指示,除此之外,用任何一种理由都无法解释。

    换句话说,上面已经有过去的对手,转变为暂时的配合,或者是暂时的相互妥协,问题是如果他们双方休战了,自己又该怎么办,这样岂不是哈县长更加的牢固,自己永远就没有了机会吗

    想到这,吴书记是有点气馁。

    他在气馁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后悔起来,早知道如此,自己何不在昨天死保季子强呢

    这样一个天大的人情白白的送给了哈县长,可惜啊可惜。

    吴书记就强打精神,心口不一的说:“子强同志,这样最好啊,以后你在洋河县工作起来更方便了,哈县长也就不会给你小鞋穿了,呵呵,不过就算不是这样,也没什么可怕的,我会一直支持你。”

    季子强就只好再次感谢了:“谢谢吴书记的关怀,以后我也一定会坚定跟随吴书记的,不管是平时的工作,还是在常委会上的表态,我都将以书记你的马首是瞻。”

    吴书记倏然一惊,他有点发懵了,常委会什么常委会

    难道哈县长答应季子强进常委会了

    哈县长是想拉季子强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只能说明柳林市的政治态势真的有了变化。

    吴书记心里有了一阵的寒意,也有点紧张起来,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给季子强也表态一下。

    张了张口,吴书记又开始犹豫不定起来,多年的谨慎和多疑不禁让吴书记担心,从刚才季子强这话中难以全面,精确的判断出完整的信息,这个哈县长是不是也和季子强已经达成了什么联盟,协议那自己今天轻率的同意和促成了季子强进入常委,到头来会不会是养虎为患呢

    吴书记紧张的思考起来,他需要做出一个决断,而这个决断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季子强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此时,紧张的不是他一个人,季子强是同样的紧张,自己能不能成功的进入县常委,真正的拿到实权,目前应该是最为关键的时刻,现在就看吴书记有没有相信自己的鬼话,自己给他制造的紧张情绪,是不是击垮了他冷静善谋的思绪。

    季子强要完成这一计划,他就不能给吴书记过多的时间来仔细考虑,他接着说:“虽然这是上面华书记呵呵,但县官不如现管,我还是听你的,你看我合适不合适进常委。”

    吴书记真的就很犹豫了,不做表态,模棱两可是混不过去的,这个季子强只怕不那么好骗。

    最可怕的是,他一旦对自己的态度有了质疑,季子强就可能再也不会为自己所用了,那样的话,洋河县又会回到过去的状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