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市长明白了,这小子把自己又算了一把,他那规划报告上写的都是以后的事情,自己想以后的事情还早,具体问题到跟前了在说,自己先同意也没什么关系,在他的报告上签了字,没想到这小子是有计划的把那几千万拐跑了,看来是不准备给市里留了。

    韦市长就说:“子强同志,你不能都把那钱用掉吧,至少还要给市里留一部分。”

    季子强连忙的哭起穷来,说洋河县现在资金多紧张,还有多少的学校要翻修房子,还要在那些乡维修水利等等的。

    韦市长也是懒得和他说了,就一句话:“季子强,我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是这次房屋销售完了以后要给市里财政上交1000万,当时洋河工业园市里没少投钱。”

    季子强还想狡辩,韦市长是一句都不听了,说:“不少给我哭穷,不给上交我就冻结你全县的办公费和干部工资,你自己考虑。”

    季子强也只好答应了,,这就让市里又卡掉了1000万,不过问题也不大,这钱不是要等紫金花园全部销完做帐了才给吗我就留几套,永远卖不完,你慢慢的等。

    韦市长不知道他打的这坏主意,见他答应了也是心里高兴,明年市上又可以多出1000万的费用了,他也就又把季子强表扬了几句,让他放心的好好工作,市里有什么问题自己帮他扛着。

    季子强有了韦市长这话,心里也是轻松不少,短期之内,叶眉只怕是弄不翻自己了,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就一定可以把洋河建设的美好起来。

    过了没几天,市委的红头文件就下发到了洋河县,提议冯副县长提升为洋河县的正处级代县长了,冯建高兴那是自不待言了,但齐良阳的情绪就一下子跌落到了

    极点,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坐在办公室里闷闷的抽着烟,整天都没有离开办公室,他再一次失去了一个机会,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只怕以后的洋河县很难有自己发挥的余地了,这个冯建毫无疑问会一直跟随季子强转。

    想到季子强,齐良阳就不得不想到叶眉告诉他的那话,季子强怎么会跑到叶眉那里去推荐自己当县长,这个问题这些天齐良阳一直都在思考,直到现在,他才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点醒悟,叶眉见不得季子强,季子强还要专门推荐自己齐良阳慢慢的清楚了季子强在次提升中的整个线路,他越明白,也就越加的后悔,越后悔,他对季子强的仇恨也就越加的深刻,这个季子强太过歹毒,凭空就搞掉了自己一次稳稳的提升,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傻呢,明明知道他是葛诡计多端的人,还是相信了他的话。

    齐良阳的悲哀就达到了极限,他冷冷的咬着牙,迟早自己一定要让季子强为今天的举动付出惨重的代价,是的,老账新恨一起算。

    洋河县一次临时人大常委会在五楼会议室召开,审议通过市委议案,任命冯建同志为洋河县人民政府代理县长。县委书记季子强亲临会议指导,并介绍冯建同志基本情况。

    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主持会议,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范文、陈兴国、石德禄及10名常委会组成人员出席会议,县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负责人,不是县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县人大常委会各工作部门的主任、副主任,县政府办、县委组织部、县发改委、县财政局等34个部门负责人列席会议。

    会议审议通过了市人民政府关于提请审议冯建同志任职的议案和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关于提请任命冯建同志为洋河县人民政府代理县长的议案。

    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代表县人大常委会为冯建颁发洋河县人民政府代理县长任命书。

    县委书记季子强在介绍冯建同志简历及工作情况时说:“冯家同志政治思想素质好,大局意识强;思想解放,视野开阔,勇于开拓创新,抓工作的点子和办法多;历经多岗位锻炼,领导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和统筹驾驭能力强,工作中善于抓重点、抓关键;事业心、责任感强,勤奋敬业,甘于奉献;为人谦逊,作风民主,注重团结,清正廉洁,严于律己,在干部群众中有很好的口碑。”

    会上,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冯建作了表态发言。他表示:“将在县委的坚强领导下,在县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下,在县政协的支持配合下,时刻把握发展这一主题,推进县城经济社会大发展大跨越。”

    对季子强来说,这都只是一个形式,但就算这样的务虚会议,自己还得扎扎实实的来务虚,认认真真的说假话。其实在座的也都心里清楚的很,要是市委没同意,你冯建表现再好,那也是和尚的没用。

    会议召开以后,冯代县长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是来感谢季子强的,他比其他人更明白,要不是季子强这次的一系列设计,就凭自己那几个红包,是绝对拿不下洋河县县长这个位置的,他进门就说:“谢谢书记,我这个县长是书记提携的,以后书记有什么事情可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我绝无二话。”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冯建再也不是过去那个副县长了,季子强也是必须改变态度,客客气气的站起来招呼着说:“冯县长快不要这样说了,你的任命那是组织决定,是人大通过,和我没什么关系,以后只要我们能好好的配合工作,那就可以了。”

    冯建忙说:“书记,你的”

    季子强打断了他的话说:“冯县长,今天就不说那些事情了,我们换个话题吧。”

    冯建一看季子强很固执的不愿意说这件事情,也只好住口,换个话题说:“季书记,晚上几个副县长要我请他们一下,能不能书记也赏个光,一起参加。”

    摇下头,季子强说:“我就不去了,我这还堆了还多文件,晚上要加班看看,你们去吧,不过啊冯县长,最近还是小心一点,不要闹得动静太大了。”

    “是,是,我知道,就几个副县长,没其他人。”冯建忙说。

    季子强也就不在多说了什么了,量他冯建也应该知道,一个代字还没去掉,他也不会搞的满城风雨。

    冯建就说:“书记,那我就先过去了,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就可以了。”

    季子强也起身相送,就见冯建从包中拿出了一个大信封来,里面鼓鼓囊囊的,季子强知道,一定是钱了,还没等他说话,冯建就说:“书记,这是我一点心意,你要不把我当外人,那就收下,要是你瞧不起我,我走了你把这扔掉也罢,上交也吧,我都不说什么。”

    这一下就把季子强的所有话封住了,季子强当然是不能要他的钱,但人家一个县长,和自己平级,还把话说的这样严肃,自己还真不大好拒绝。

    季子强想想就说:“冯建同志啊,你是应该知道我这个习惯的,你这样让现在很为难啊。”

    冯建放下袋子,边走边说:“我这不是行贿你,我又不求你办事,也不指望和你做什么利益交换,就是一种礼尚往来,季书记不要太让我颜面无光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说着话,冯建就出了季子强办公室,一溜的快步走了。

    季子强看着眼前这袋子,呆了一会,拿起来打开看看,里面应该有三万多元,季子强把这包钱在手上掂了掂,一时还不好处理,上交了吧,冯县长知道了多难堪,,退给冯建吧,只怕以后两人为这事情有了隔阂就不值当了。

    季子强想了一会,把钱放在了抽屉里,突然之间,他又有了一种新的想法,这个钱也算不得贿赂,要不自己就留下,上次到省城,还有和江可蕊一起出去旅游,都是人家江可蕊出的钱,自己也是客气了几句,但说真话,自己还确实没钱,每月就这一点工资,吃吃用用,每月也就剩不下多少,有时候再给父母一点,自己经常兜里也就是几百元钱坐庄,和江可蕊相处了怎么长的时间,自己还从来没给她买过一次礼物,想想自己这样的情人还真的少见。

    季子强就有了想要这笔钱的意思了,但他的心里到底还会不很踏实,他就一个人在办公室来回的走了一会,又到院子里转了一会,感觉心态稳定了不少,这才回来拿起了电话,给江可蕊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季子强说:“可蕊,今天在忙什么,我有点想你了。”

    江可蕊那面就嘻嘻的笑着说:“真的假的”

    季子强说:“真的,很想。”

    江可蕊说:“很想的话,那就来省城吧。”

    季子强叹口气说:“我在熬时间啊,快到元旦了,一放假,我就过去看你。”

    江可蕊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假仁假义的,就知道工作重要,什么时候我的地位在你心里要超过了你的工作,那才算你真想我。”

    季子强就想这说:“一定会有那个时候的,比如我退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