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向梅也赶忙退后一点说:“那行,以后有什么看不清楚的,告诉我,我给你解释。 ”

    季子强就点点头,专心的看了起来,向梅也不好再多坐了,告辞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就放下了计划,看看手表,刚要给小张打电话,小张就进来了说:“季书记,今天你安排的要到修路工地去看看的,要是没什么事情,现在时间到了,可以走了。”

    季子强放下电话说:“我还正准备叫你呢,走,去看看。”

    季子强先在里间去换好了鞋子,带上了一副劳保线手套,两人才走出了办公室。小张早已经通知了小车班,季子强的01号小车已经在院子里发着等他们了,两人上车就开往城外。

    洋河县村村通的道路工程,正式列入全省的扶贫开发重点项目,项目总投资4100万元,其中省交通厅支持3000万元,柳林市支持了300来万元,洋河自筹资金近500万元,剩下的还有一部分是私营投资,先修路,将来收费分红。

    对洋河县来说,这次修路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工程建设,经过层层发动和动员,除了王老板公司在修,一些附近农闲的农民,季子强也和王老板达成了协议,让他们也有组织的分包了一些路段,这样不仅可以加快工程速度,还能让附近的村民挣点小钱,可谓是一举两得。

    洋河县的干部群众都投入到这场浩大的工程建设当中,季子强提出以村为单位组织施工队,县乡村各级干部都分到各个村,各个村的任务中,同时也是分配干部的任务,捆绑在一起。各级干部在这次工程建设当中,要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这一举措得到了整个洋河全社会的拥护,社会各界对季子强这种打破成规的工作方式一致的赞扬,村民们既可以挣钱,又可以和县乡的干部在一起劳动和生活,让他们这些过去对干部的很多不理解,很多对立情绪都在这次工程中逐渐的化解了,而干部们,也深入到了群众中去,更多了了解了他们,知道了他们的疾苦。

    干部们明显的感觉到季子强主政后工作节奏很快。一些干部对季子强的工作作风一时还不适应。长期养成的惰性已经在他们的骨子里根深蒂固,一时还难以根除。

    季子强坚信好的作风是带出来的,好的习惯是可以逐步养成的,洋河县一定要培养和造就一大批优秀的干部和人才,这是洋河县事业发展的根本和关键。

    再次期间,季子强也欣慰看到在一些干部身上发生的可喜的变化,欺上瞒下,华而为实的作风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这种情势下,季子强也给自己做了一个规定,那就是不管县上的工作又多忙,每周至少要去和他们一起参加半天的劳动,给大家做好表率工作。

    什么是火熱的劳动场面,看看洋河县公路建设工程的现场。

    什么是党团员的模范带头作用,看看洋河县公路建设工程的现场。

    什么是鱼水般的干群关系,看看洋河县公路建设工程的现场。

    什么是激动人心,什么是感动万分,看看洋河县公路建设工程的现场。

    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老大娘,几岁大的孩子,给劳动一线的干部群众送茶送水,送吃的。

    战地广播站不停地广播好人好事,鼓劲造势。

    群众对干部的感激、关心、爱护,从那些细微之处体现出来,挑担子上坡的时候把他们扶一把,拿毛巾帮他们擦擦汗,让他们休息休息,少挑一点,不要累坏了身子

    省报派驻多名记者进行深入采访报道,记者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感人的场面,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干群关系。

    季子强到了工地,也是一头扎到了工程劳动中,和干部群众一起战斗在第一线。脏活、累活、重活抢着干。

    很多群众都认识他了,看着他是又喜欢,又敬仰,又不忍。

    农民刘喜贵本来过去都市在外地打工,这次因为有修路的活,就没有去外地了,季子强今天和他配合劳动着,他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看季子强这样玩命地干,便关切地说道:“季书记,你也不是铁打的,要注意身体啊。”

    “谢谢了,这点活,我的身体还吃得消。哦,对了,大家的情绪怎么样啊”季子强就一面铲土,一面问他。

    “季书记,大家都很感谢县上的照顾,这多好,我们也不用跑外地去了,唉,要是以后洋河县经常有这样的工作给我们做,那多好啊。”

    季子强抬头擦了把汗水说:“你放心好了,只要不是懒汉,将来洋河县有你们挣钱的地方。”

    这不是季子强随口在安慰他,因为季子强有信心在以后让洋河成为一个全市,全省甚至是全国的知名旅游城市,到那个时候,洋河县一定回事一副朝气蓬勃的局面,各行各业都会大有用武之地,何愁没有就业的机会。

    “季书记,谢谢你们啊,你们当干部的,一心一意为我们老百姓,我们自己如果还是一堆扶不上墙的泥,那成啥了。”

    “你这样想就对了,做为一个领导,那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能当混世魔王。你是有些见识,在群众中也有一定的影响,你也要把你的作用发挥好,不能辜负了大家对你的那份信任。”

    “季书记,我怕自己担不起这责任啊。”这人也很谦虚起来。

    季子强哈哈哈大笑说:“你怎么就不行,我看没问题。”

    季子强的身边人越聚越多,省里来的记者多次提出要采访季子强,他都婉言谢绝,一再叮嘱记者一定要镜头对下,笔头向下,多写群众,多报道他们的事迹。

    离开工地,回到了县委,季子强又在谋划全县的其他几件大事,他的工作思路清晰明了,各项工作都早在脑海中,所以事情虽然多,但季子强还是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

    不过他的心里一点都不张狂,他知道这只是昙花一现,叶眉还在等着他呢,等这阵的风一刮过,也许就会对他发动攻势,所以自己的时间并不多,必须在短短的时间里让洋河县发生一个大的逆转,用难以推到的政绩来保护自己,让她叶眉老虎吃天,无处下口。

    县上的工业也要动一动,他就帮中抽空,对县铜矿,石膏矿,水泥厂,针织长,电器厂,仪表厂等等十三家企业发出了通知,将在近期进行改组和革新,可以合并,可以重组,可以职工承包,对其他效益不好的企业在本季度还没办法扭转的,主要领导全部下岗,由县政府或者是职工重新安排或者选举产生新的领导。

    他近期的手笔之大,在洋河县还未曾出现过,一种兴奋,热情,紧张的气氛在全县蔓延开去,大家见了面不再是过去那样招呼:你吃了吧。

    变成了洋河县最流行的语言:你们领导快下了吧。

    这样的乱,很多人是担心的,包括市里一些领导,前几天韦市长就来电话说:“子建,你就不怕压力太大,最后会形成人心背向吗。”

    季子强很谦恭的回答:“没有大乱,就不会有大治,我也是在赌一把,搞好了一切都好,洋河县要是没太大的变化,叶书记是一定会让我下课的。”

    对他来说,现在的时间就是胜利,只有在短期有大的起色,才能扛过去,看怎么才可以在短期有大的起色呢,那就是下重手,上猛药,像过去那样慢慢的来,稳稳的走,对他来讲那就是自杀了。

    韦市长在电话那头哈哈的笑着说:“你小子啊,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市里不是那一个人说了算,我们也会一直支持你的。”

    季子强连忙说:“谢谢韦市长,谢谢韦市长,对了韦市长,过几天洋河工业园的改建项目就要开盘销售了,以后叫紫金花园,开盘的时候韦市长要不要亲自过来一趟,要是来我就好好的造造声势。”

    韦市长就说:“算了,等以后完工开园的时候我再过去,小季啊,你有没有算过,这开盘后能回收多少资金啊。”

    季子强就嘿嘿一笑说:“初步估计,买的好的话第一期回收2千万是没什么问题,二期要在明年了,那时候可能还要多点。”

    韦市长在那面估计是呆了一下,这小子,真是好手段,转眼就可以到手几千万,真是想不到啊,韦市长就问:“那你准备怎么使用这几千万”

    季子强忙说:“不是怎么使用,我已经提前支付了。”

    韦市长很是惊讶,在电话中说:“你钱还没到手,就先用了,你用那去了”

    季子强说:“不是前一阶段给你报过一个规划,你也同意了吗我把他投入到五指山旅游工程上去,那样我们县上就可以站到六成的股份,将来这就会成为洋河县的一个稳定收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