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市长就更加迷惑了,这种形式很有点反常,不像是叶眉的风格,那么这次是什么原因让叶眉采取这样的方式呢他不解,但他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

    韦市长就笑着说:“叶书记,不用这样复杂吧,我们那样在会上意见相左,会引起下面人的一些猜疑的,这事你就定吧,我听你的,你提齐良阳,那我就支持你的意见,我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对于冯建,我感觉还是再等几年,他还年轻,多磨练一下不是坏事。”

    叶眉看着韦市长,摇摇头说:“对这事我还真的心里没底,毕竟我对他们两个人都不是很熟悉,所以才想改变一下过去的人事任免方式,让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会前,我也会说明这个问题,以免引起下面同志的胡乱猜疑。”

    韦市长还是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叶眉的一次工作进步,还是一时的心绪来潮,很不好判断,想想也没什么,至少也算是自己帮下葛副市长,这两个人选其实对韦市长来说,都无关紧要,有季子强在那个地方,谁当县长都市白搭,那就答应了再说。

    看着韦市长点头答应,叶眉也就结束了这次谈话,她很客气的把韦市长送到了门口,两人之间很是亲密,常人从外表是看不出他们有多少的隔阂和矛盾,更看不出就在不久前,他们为季子强发生的那一场针锋相对的对垒。

    叶眉转身回到了办公桌旁,微微一笑,就电话安排了市委办公室,让他们通知常委人员,晚上开会。不过在下班前,叶眉还是亲自给几个常委都挂了个电话,一个个的交代了一阵。

    晚上的常委会随着韦市长和叶眉的相继到来,开始了。叶眉一改往常会议上的严肃,先是开了两句玩笑,让大家不要因为自己占用了他们的休息时间,回去对着老婆骂自己。

    这让下面都一阵的洒笑,这会议从来都不勉强谁,只是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来开,就是没有挤進来。

    笑过之后,叶眉就说到了洋河县的县长选拔问题:“大家也都知道,洋河县现在是县长空缺,这也不能老空着,对洋河县的政府工作有很大影响,所以今天让大家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看法,把这事定下来。”

    大家都看着叶眉,没有谁想要提前谈自己的看法。

    叶眉就继续说:“每个人都可以谈自己的看法,我也没确定人选,我就先把洋河县推荐的人选提出来,供大家讨论,他们推荐的是岭南县副书记齐良阳,和常务副县长冯建,对这两个人,我感觉齐良阳是不是更合适一点,但今天是讨论,我的话只能算是一个提议,欢迎其他人都谈谈看法。”

    叶眉就把副书记齐良阳的情况又给大家做了一些介绍,最后就问韦市长:“老韦啊,你看这人怎么样,你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韦市长本来还想等会,看看情况再说,现在见叶眉指名道姓的提出了自己,就只好按白天两人商量的话说:“同志们,既然叶书记这样说了,那我也就提一个人选出来,你们感觉洋河县的副县长冯建同志怎么样,相对于齐良阳同志来说,冯建更有政府工作的经验,也更有闯劲。”

    韦市长知道,今天自己这样提出一个和叶眉不同的人选,下面的常委一定都会大吃一惊的,这太突然,也太不合常规了,直接就会冲淡叶眉前面讲了那么多的主题,只怕就是自己提了出来,在座的各位也一时没人敢于接自己的话口。

    这个想法一出来,韦市长就是倏然一惊,难道这是叶眉给自己设下的埋伏,她想要通过这次会议,对自己进行一个警告,或者是示威,叶眉明明知道没有人敢于很快的赞同我和他不一样的人选提议,她还要让我说出来,最后冷我的场子,以显示她在常委会的权威,或者是人气。

    但韦市长有点瓜了,他没有看到他预想的情景,大部分常委,特别是叶眉派系的几个常委,都静静的听完他的话,没有惊讶,没有疑惑,更没有慌乱,似乎他这话很正常,很平常一样,也好像过去的柳林市一直都是这样开的常委会,都是如此的民主和自由。

    更让他吃惊的是,马上就有好几个常委竟然旗帜鲜明的表示赞同他的观点,这使他感到了异常的恐慌,太诡异了一点。

    葛副市长等几个人一看这个形势,也都纷纷的表示了赞同,最后就连叶眉,在一阵的犹豫中,也发言认可了韦市长的提议,这就让剩下的几个常委没有了选择,大家一起表示同意。

    韦市长心里就咯噔的一下,感觉今天的会议,今天的县长选拔,过于蹊跷,过于意外,但到底怎么会这样,他是说不清楚,想不明白的。

    这里面,也唯有叶眉心里明白,她费心的设计了这个局面,有了眼前的这个局面,等结果出来以后,苏副省长问起了自己,自己就可以很无辜的回答他:我也是提议齐良阳的,但常委会上大家没通过,我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啊。

    天亮了,季子强醒了过来,昨晚由于陪几个老板吃饭,酒喝有点多了,现在头还有点晕,他赶忙起床拉开窗,让新鲜的空气透进来。

    洋河县城这钢筋水凝土的建筑群体,也开始变得生机盎然起来。早起的摊贩们,在大街小巷里悠扬的叫卖着,季子强一边在街上走着,一边听着这声音,他的内心有了一种祥和,安逸的感觉,那一声声的叫卖,又一下子把季子强拉回到童年的无拘无束,快乐的时光,记得在自己小的时候,每当听到门外有这样的叫卖声,不管外面卖的是什么,季子强都会有一种去看看的冲动,那时候就算没钱,但也一定要去凑那个热闹的,哪怕就是看看他们卖的东西,也是一种快乐。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季子强感觉到神轻气爽。他感到这种生活太美好了,他要好好的在事业上更进一步,但美好的感觉总是这样的短暂,人们不得不回到现实纷繁的人世间,城区的美化工作最近也拉开了序幕,下一步的整体策划宣传也拉开了序幕,五指山的开发工作也進入了实质性的阶段,这很多事情叠加在一起,一下子,洋河县就忙碌起来了。

    冯副县长和城建局局长今天来到季子强的办公室,给他汇报了城区美化工程的情况,请他去检查和指导一下,季子强也知道这就是个客气话,有什么指导的,人家辛苦了这么长时间,自己原来也说过让人家全权处理的,所以季子强就没有随他们去,他也不主张开什么开工会,搞什么动工典礼,他让冯副县长回去告诉大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最近来到洋河县考察的投资人很多了,所以季子强还特意交代了一下,让县政府做一些准备,人来了是怎么个参观流程,座谈会参会人员,那些相关部门配合政策解释,在哪招待,如果不回去的人怎么住宿等等。

    现在洋河县的县长还暂时未定,所以季子强的工作量就特别的大,几个现有大项目也在红红火火的进行着,他是忙了城里忙城外,这面刚刚把冯副县长他们打发掉,向梅有来请示工作了,见向梅进了门,他就问:“这几天你在忙什么,我都没见到你。”

    向梅很温柔的笑笑说:“奇怪了,你那还能注意到我,看你一天忙的。”

    季子强笑笑说:“就是再忙也能注意到你,你是我们县委的一朵花呢。”

    向梅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我算什么花啊,即将凋零了。”

    季子强就看了一眼她说:“怎么快就要凋零了,呵呵,对了,你拿的什么”

    向梅就把年底的县委工作计划递了过来说:“我和汪主任整理了一下,年底工作忙,我们大概的分了个工作类别和进度表,你看看。”

    季子强接过了向梅递过来的安排表看了看,计划做的很详细,有很多时候还是分成两组同步进行,季子强点下头说:“嗯,不错,年底工作太多,有个详细规划最后,不过我一时看不完,先放我这,看过了再说。”

    向梅就凑过头来说:“好啊,那你看看里面有那些地方不很清楚的,我给你解释下。”

    这时候一阵的芳香袭来,季子强狠狠的吸了一口,看看低头给自己解释的向梅,却见那一段脖子冰肌玉肤,滑膩似酥,再看看那指着安排表的手腕白肌红,手如柔荑,他的心头就是一阵的荡漾。

    他就下意思的头朝后仰了一下,这个微小的动作,很快就让向梅感觉到了。

    她看看季子强不大自然的脸,一下就神情扭捏,满脸绯红了,季子强见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更是心头一阵的涟漪,就掩饰着说:“先放这,先放这,我看完了再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