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切的信息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冯副县长一切就绪了,只等上面的任命通知。

    齐副书记怎么可能不紧张,自己稳稳当当的一次提升,只怕出现问题了,虽然有苏省长打了招呼,但他怎么打的,用的什么口气,是不是真心实意帮忙,这些都市无从知晓了,而且一个市委书记,也未必就完全买你一个副省长的帐,齐良阳越想越担心,也要想想办法,准备活动一下。

    但怎么活动,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找谁帮忙,也去找他们找过的那些常委吗,只怕有点晚了,人家已经答应了他们,那里会在帮自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叶眉书记他知道时间已经很少了,机会也许就在和自己擦肩而过,不能在等待,更不能在耽误,想到就做,他就要了一个车,说到乡下去看看,车一出城,就拐到市里去了。到了柳林市的市委,齐副书记很小心的敲响了叶眉书记的办公室。

    他见到了叶眉,他掩饰不住内心的不安说:“叶书记,你好,我来给你汇报下工作”。

    叶眉心里已经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了,就笑了笑说:“良阳同志啊,你我之间就不要客套了,说吧,什么事”齐副书记也笑了笑,喝了一口茶几上秘书给刚泡的茶,才带点情绪的忿忿说道:“叶书记,我心里有点堵的慌。”“奥,呵呵,为什么啊”叶眉不动声色地问道。

    齐副书记就把听到的,一些关于齐副县长来市里活动的事情说了一些。叶眉听完了他的话,面无表情地说:“小齐,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市上对你们洋河县的县长人选,还没有开会研究呢,至于你说气氛现在来市里活动的事情,嗯,也许你多心了。”

    “他前几天来过市里的,也许叶书记不知道,他来到处请客送礼。”

    齐副书记一听叶眉这么说,心里更是激动,他急于把话说明白,说清楚。

    叶眉有些异样地瞧着齐副书记说:“小齐啊,你很激动嘛,有点事情要看淡一点。”

    齐副书记心里就道:看淡一点,你是说的轻巧,拿根灯草,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市委书记,当然可以看淡一点,我可不能眼看这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齐副书记也不藏着掖着了,他直截了当地说:“叶书记,现在好容易有个机会,就是按次序,也应该轮着我了,再说了。”

    “齐良阳同志”叶眉一脸严肃地说:“你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了,什么按次序,干部岗位是转着坐的吗”

    齐副书记看到了叶眉有点不快,才感觉自己一急,说话有点冒了,现在自己面对的可是柳林市的一姐啊,他赶忙地说道:“叶书记,我说话方式有点错了,我承认错误。”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轻轻向叶眉推了过去。

    叶眉看着推过来的银行卡,面无表情的说:“良阳同志啊,看来你还是不很了解我,我是从来不收这些的,不过,看在苏副省长的面上,我也不计较什么,你先回去,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情的。”

    齐良阳就有点发蒙了,叶书记不收钱吗应该是在客气吧

    不是前几天季子强还说叶眉收钱的啊。他就在一次把卡推了推,对叶眉书记说:“书记,就算你看苏副省长的面子,收下我的一点心意吧。”

    叶眉有点厌恶的摇了摇头说:“收我是肯定不会收的,不过我会考虑你的问题”。

    齐良阳见到叶眉的这种表情,不由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不是叶书记客气了,他是真的不收,他就只好道:“我也是担心冯建他们在市里活动,所以还请叶书记原谅我的莽撞。”

    叶眉就笑了,笑的还是很亲切了,说:“你放心好了,他没有来市里活动,倒是你们季书记昨天来过一趟,给我推荐了一个洋河的县长人选。”

    齐副书记一下睁大了眼睛,说了半天,还是来活动了,不过找的不是其他常委,找的是你叶书记,他的心里就更加发毛了,忙问:“季书记是推荐的谁”

    叶眉嘲弄的笑笑,心里想,你就装吧,继续给我表演,嘴里淡淡的说:“呵呵呵,他当然是推荐你了,这难道你也不知道。”

    齐副书记有点傻了,他搞不清季子强怎么会推荐自己呢他的头上有了汗水,他似乎感觉自己是上了一个圈套,但到底这是一个什么圈套,他一时还想不明白。

    叶眉见他这样,也就笑了,说:“你先回去吧,我们会很慎重的考虑这个问题的。”

    齐副书记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只好寄希望于苏副省长对叶书记的影响了,但他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季子强要推荐自己,这是奇了怪了。

    叶眉看着齐良阳的离去,渐渐的收起了笑容,心里就多少有了些鄙视,她是最看不惯这种人的,两面三刀的,明明和季子强串通好了,昨天他季子强来探口气,今天你齐良阳就给自己行贿,你还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呵呵,你也也太胆大狂妄了,要不是看在苏副省长的面子,自己刚才就给他的难看。”

    但苏副省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叶眉就缓缓的坐了下来,她需要好好的想想,也需要仔细的算算。

    齐副书记在叶眉那的行动,看来是毫无结果了,甚至可以说适得其反,但这也正是季子强要的结果,他就是希望冯副县长表现的激进一点,把水搅混,给齐良阳施加最大的压力,让他乱了方寸,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采取一些失当的举措来,毁掉自己本来稳稳的一次提升机会。

    对于市委叶眉书记,季子强真的相当的了解,叶眉怎么会爱钱呢不管是谁,胆敢给他送礼,要不了多久,这个人就会受到叶眉的惩罚。而自己就是要给叶眉一个信号,让她误会自己和齐良阳的关系,以现在自己和叶眉的情况来说,她是绝对不会希望给洋河县安排一个跟自己跑的人。

    在市委叶眉的办公室里,叶眉也是一样在想着这个问题,从齐良阳的表现来看,这县长位置看来是不能给他了,虽然他是有苏省长打过招呼,但一个县长的责任太过重大,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跟着季子强跑的人。

    叶眉就做出了决定,推翻了自己本来准备让齐良阳做县长的想法,但是这里面还涉及到苏副省长的面子,就算不给齐良阳,也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完全不必要为自己在省府树立一个强敌。

    叶眉在办公室坐了好长时间,她要考虑清楚,用什么办法让自己脱套,后来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给韦市长拨了过去:“老韦,我云啊,你现在忙吗要是不忙就过来一下吧,和你商量个问题。”

    韦市长过了不到15分钟,就来到了叶眉办公室,进来以后,两人就稍作寒暄,一起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老韦,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洋河县县长人选的问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韦市长脸上很平静,但心里却起了疑惑,一般的干部人事调整,叶书记都是自作主张多,很少会听别人的建议,特别是很少听自己的建议,今天是怎么了,看来有些猫腻,自己要小心应答了。

    韦市长就平静的说:“不是洋河县已经有了推荐人选了吗难道叶书记对那两个人选不大满意”

    他没有来谈自己的看法,以退为进,问起了叶眉。

    叶眉一听韦市长的这话,就心里叹息了一下,这老韦真是个滑头,想从他嘴里套点话,真难:“呵呵,我感觉一个县长还是要熟悉政府工作,才更好一点,你说呢”

    韦市长就附和着他,点点头说:“熟悉政府工作流程那是更好一点。”

    不过他知道这一定不是主要原因,你叶书记又不是没有提拔过外行做县长。

    叶眉看看这样谈话是没什么效果的,韦市长过于谨慎,很难谈出什么,叶眉就不绕弯子,直接说道:“也有人建议我启用洋河县的常务副县长冯建来做县长,你对这个提议有什么看法”

    韦市长算是明白了,看来叶眉是不准备让齐良阳做县长了,这也不错啊,前几天葛副市长还找自己说过冯建的事情,让自己瞅机会帮上一把,不管怎么说,这个冯建也都市华书记这一拨的人。

    但现在韦市长不能轻易的表态,他首先要搞明白叶眉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是来试探自己,还是真的改变了看法,想让自己给他一个台阶下来。

    韦市长就皱了下眉头说道:“冯建会不会太年轻,不过年轻也未必是坏事,至少还是有点闯劲,但是也容易出错啊。”

    这模棱两可的话,让叶眉眉头也是皱了一皱,她心里暗道:这个韦市长还在和我捉迷藏。

    不过叶眉也不怪韦市长,他这样的回答和反应也属正常的,今天自己的问话也是有点让他不习惯,那就在试探一下:“我是这样想的,这问题我们可以拿到会上让大家讨论一下,我就提齐良阳,你来提冯建,让大家来讨论一下,怎么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