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副书记就笑着说:“不急,不急,你注意安全啊。 ”

    挂断了电话,齐良阳的脸就阴沉了下来,他的多疑和敏感让他明白,季子强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在背后捣鬼,他明明是去的市委,为什么要是去政府,这其中必有猫腻。

    不错,季子强是欺骗了齐良阳,他并没有去市政府,他到了柳林市委市,这个大院座落在柳林市一个不太繁华的街道,整个大院气势雄伟,格调典雅气派,对比一下对面的市政府大院,就会让政府大院显得有点寒伧也很不协调。

    此刻,他已经坐在了叶眉的办公室里,办公室颇为大气,有三四十平米,棚顶是装饰一新,吊灯里安装着节能灯泡,写字台上,摆放着一面小小的红旗,沙发是纯皮的,地板是新换不久的暗红色的实木地板,墙上,挂着两幅书法。

    这很长时间里,季子强和叶眉都没有这样面对面的坐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坐在沙发上,叶眉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椅,季子强也就只好坐在叶眉的办公桌对面,这样两人就更像是上下级在谈工作了,或者这也是叶眉刻意做出的姿态,表明了自己和季子强再也不能够回到从前那种关系了。

    季子强也恰如一个下级一样的本分和恭顺,他客气的,微笑的县给叶眉问了好,然后说:“叶书记,我想来给你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

    叶眉表情淡然,看不出是厌恶还是高兴,她点点头说:“季书记,最近洋河的工作还是不错,不过你不用很详细的给我汇报,抓关键,说大意吧。”

    季子强点头说:“好的,我就汇报一下几个大箱目的进展和下一步洋河县的发展构想。”

    叶眉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不置可否的冷淡的看着季子强,听他开始了抑扬顿挫的汇报。

    说实话,季子强的汇报并没有引起叶眉多少兴趣的,对洋河县,叶眉一直密切的关注着,这种关注程度,远远的大于她对其他区县的关注度,因为那里有季子强,因为这个季子强和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

    她希望季子强可以把洋河搞的很好,可以让洋河县摆脱贫穷和落后,但同时她也期待季子强会在工作中出现什么纰漏,自己可以顺其自然的对他进行惩罚,其实在叶眉的心里,她也不会希望把季子强一棒子打死的,她最近也在反省自己,或者站在季子强那个立场,他那样做没有错。

    但就算他没有错,自己还是一定要给予惩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他季子强必须为他的妄自尊大,交涉跋扈,还有对自己的背叛,付出相应的代价。

    可惜的是,这个季子强现在变得很谨慎,也很小心了,自己一时也找不到可以出手的机会。

    季子强用了20分钟不到的时间,汇报完了工作,季子强停住了口,等待这叶眉的评判,看看她对自己的汇报是不是满意,当然了,季子强在汇报中还是留下了一点问题的,这也是他的一种狡诈,不能把什么事情都做的绝对的完美,要留出异地阿娇小问题,让领导来发现和指出,要给领导一个聪明过人的机会。

    但显然,叶眉对他的汇报并不太感兴趣,她在季子强停住以后,才好像恍然醒了过来,定定的看了季子强几秒说:“汇报完了”

    季子强心里叹口气,他明白这是叶眉故意显示出对自己的蔑视,他点下头说:“是啊,有什么不到的地方,还请叶书记指正。”

    “嗯,感觉还不错。”叶眉简单的说了这几个字,就又不说话了。

    办公室多多少少有点尴尬,两个人都沉默了一小会,季子强才打破了这中气氛说:“对了,叶书记,我想问下洋河县的县长什么时候可以到位啊,最近工作忙,有到年底了,我一个人真是忙不过来。”

    叶眉很疑惑的杨了杨眉毛,如此说来,这才是今天季子强专程过来汇报的用意了吧,我就说吗,他好多天都没有过来了,现在又没什么特别的大事,他巴巴的赶过来汇报什么,原来其意在此,叶眉嘴角中流露出一丝讥讽,说:“怎么,是季书记等不及了,还是其他有什么人等不及了。”

    季子强一听这话,有点惶恐的说:“没没有啊,我就是问问。”

    “那么季书记你希望是谁接替洋河县长之职呢”叶眉平静的问了一句。

    季子强不敢耽误,这确实是他今天来的真实意图,他不敢放过这稍纵即逝的一个话口:“我是这样想的,我们这次报上来了两个人,看能不能从中选拔一个。”

    叶眉面无表情,心里冷哼了一声,你还以为你是过去那个季子强啊,你的话只怕说出来作用不大了,叶眉就说:“那你看这两人中那个更合适一点。”

    季子强想了下说:“要是说到能力,冯副县长还是不错的,对政府工作有一定的经验,工作起来上手快,不过,这个人在思想上还是有些不过关,从品质和觉悟上,我感觉齐副书记到很不错。”

    叶眉心里一愣,这齐副书记是常务副省长苏良世打过招呼,自己也答应了的,怎么季子强也希望是他,难道齐良阳和季子强在背后也有勾当不成,不然的话,季子强能冒这样大的风险帮他说话,虽然季子强的话中说的是冯副县长不错,但是,他那一个“不过”就完全的表露了他支持齐良阳的心态了。

    叶眉开始有点犹豫起来,这个齐良阳要是真和季子强穿上了一条裤子,只怕自己以后就很难在洋河抓到季子强什么短处了,季子强不离开洋河县,自己对洋河县的控制度也永远是力不从心。

    叶眉就陷入了沉思,她开始忧虑起洋河县未来的局面了。

    季子强在离开了市委叶眉办公室以后,回家了一趟,和父母说了一会话,因为来的匆忙,提前也没有给家里打招呼,就简简单单的在家里吃了一顿饭,下午又返回了洋河县,最近他是书记,县长一肩挑,忙是肯定的,县上有一大堆的事情都在等他回去处理。

    不过季子强在回去的时候,又做了一件事情,他把正在柳林市闲逛的冯副县长也带回了洋河县,冯副县长就问他:“书记不是说让我到市里多待几天吗”

    季子强笑笑说:“给你放了几天价,现在收假了,回去还有很多事情做呢。”

    冯副县长就问:“回去我该做什么”

    季子强就给他慢慢的讲了起来。

    、第二天,季子强起来的有点早,昨晚上他什么地方都没去,就早早的尚床,美美的睡了一觉,还好,后面那个司机王山洪的老婆没回来,季子强也不用晚上数数了,这一觉就很是踏实。

    早上起来,先是出去吃了早点,一万豆浆,两根油条,吃完了好看看上班时间还有一会,季子强又到河边转了转,走到河边,季子强就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和华悦莲最初相会的那个地方,他站在那里发了一会呆,叹息着离开了河边。

    前段时间,他又专门的给华悦莲打了一个电话,想和她好好谈谈,但结果还是让他很缀气,华悦莲的冷淡和蔑视让他的自尊再一次受到了打击,他虽然不想生气,但还是难受了好几天,一个女人一旦感情发生了变化,再想去缓和,真的很难了。

    离开了河边,季子强慢慢的王回走,慢慢的回忆自己那过去的美丽浪漫,就这样回到了县委的办公室,坐在办公室里,一面喝着水,他的心思海华丝倘佯在过去的时光中。

    不过这样的回忆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就在他这样安然悠闲回忆的时候,其他人未必很悠闲,至少洋河县的齐副书记就很忙活,他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

    现在他办公室喝茶,抽烟,思考着,他要用最大的努力,来抓住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副处到正处,谈何容易啊,成千上万的人,为了这一步都是穷其一生在努力,而今天,自己有了这样一个机会,这是多么的难得,更重要的是,作为县长这个正处,和一般条条块块里面的正处更是不同,他是一方诸侯,更有纵横驰骋,展示魅力的机会。

    那个冯副县长已经从市了回来了,据说还是和季子强一起回来的,他们坐的一辆车,这让人不得不做出一些联想。

    听说他的脸上挂满了笑意,回来就把关系好的一些铁杆们请到了饭店,茶楼,嘀嘀咕咕了大半夜,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今天就有了传言,说季子强带上冯副县长已经在上面活动好了,找了叶眉书记和几个常委,估计是十拿九稳的要坐上县长的位置了。

    就在齐良阳六神无主的时候,更然人感到恐惧的事情又发生了,冯副县长在今天一早就召开了一个政府工作会议,在会上郑重的提出了一个三年发展的规划来,什么改变洋河环境啊,提升洋河品牌效应啊什么,什么的,他雄心勃勃的讲解着规划,还不时的对下边几个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扫他最近一个时期的萎靡不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