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一起出了县委,走了没多远,安子若就挽上了他的胳膊,用她高耸的胸脯有意无意的蹭了他一下,季子强担心有人看到,想要甩开,却没想到她挽得更紧了,好的一点是现在已经到了11月,天黑的早,街上行人也很少,季子强甩不开安子若,就只好靠着路边,走光线黑暗的地方。

    看看前面饭店不远了,酒店的生意很红火,门前的停车场几乎全部都是轿车,到这个地方,安子若也不敢开玩笑了,就放开了季子强的胳膊。楼里的装修充满着南国风情,一个领班迎了上来:“先生、小姐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季子强听出来了,领班小姐的普通话带有很浓重的本地口音,洋普话的味道很浓郁,季子强就笑着问了句:“小妹是新屯乡人吧”

    领班小姐大见季子强说出了自己的家乡,就笑着用洋河腔说:“没想到你还能听出我是新屯乡的人,不简单。”

    安子若就充满敌意的看着眼前这位身穿大红旗袍的领班小姐,她此刻已经把这位领班小姐当做假想敌了,尽管现在她与季子强还没有到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同性相斥却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领班小姐依然把两人带进了一个小包厢,但一进包间,季子强才发现包间里早就有了几个人,这是几个年轻女孩,她们一起招呼着季子强和安子若,季子强一个都不认识,他打眼一看,整个套间里面布置得花花绿绿的,还有几个服务员正在摆放桌子。

    安子若就一面招呼季子强坐下,一面指着几个小女孩给季子强介绍着,这个是小蓝啊,以后是温泉山庄的销售经理,这个是小玉啊,将来会负责山庄的财务,这是是。

    季子强看的是眼花撩乱的,那里记得住这些小姑娘啊。

    他就感觉到自己像是一支彩蝶,飞进了一片花丛,自己被一片的鲜花包围住了,到处都是美女,到处都是花朵。

    但季子强很快就静下心来了,安子若今天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叫来这么多公司的美女,她刚刚连一个领班的醋都在吃。

    不寻常的事情,总是会让季子强思考和怀疑的,这也是他这些年一贯的作风。

    坐了一会,菜还没有上来,季子强在和几个小姑娘把招呼打过以后,也让她们献媚和奉承了几句之后,就对安子若说:“你们坐一下,我去趟卫生间。”

    安子若带点坏笑的瞥了他一眼,小声说:“不是刚才在办公室刚上过吗美女的缘故”

    季子强脸一红,恨恨的瞪了安子若一眼说:“你现在也学坏了。”

    他就出了包间,到卫生间一面放水,一面拿起电话,给秘书小张说了几句。

    很快季子强就转了回来,看着安子若揶揄的笑容,季子强也嘿嘿一笑,一会菜就上来了,季子强很洒脱的举起了酒杯,和安子若,还有那几个小女孩都碰了一下,细细的品了一口,安子若就好不避讳的说:“你以后不要乱和不三不四的女人搭腔,要不我就告诉江可蕊了。”

    季子强知道她在为刚才自己和领班小姐的事情吃醋,就说:“你怎么成了探子了,江可蕊派你来的。”

    安子若就说:“是啊,我就是帮她监督你的,你最好在洋河县老老实实的,不然,哼,有你好受的。”

    季子强就忙问:“那在洋河县老老实实的,是不是出了洋河县就可以随便一点了。”

    安子若这才知道自己说话中有个口误了,嗔怪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脸厚啊。”

    他们就笑着一面聊天,一面吃了起来。

    几个小年轻姑娘也知道这就是洋河县的书记,也就是将来温泉山庄的二股东,都对季子强肃然起敬,也都格外的殷勤,眼中的崇拜之色滔滔不竭,不等你喝完,她们就把酒瓶拿在手上,站到了你的旁边,你眼光还刚刚看了一下一个盘子,她们就很快的把这个盘子转到了你面前,季子强暗中感慨,现在的年轻人也都很聪明,对社会的适应性的确很强。

    就这样,季子强一杯又一杯的喝了不少,心里也想起了很多往事,有回味,有伤感,在这样的心情中,要不了多长时间,季子强就有点晕晕然的感觉了。

    一会安子若就说:“子强,知道今天为什么一定要你陪我吃饭吗”

    季子强憨厚的摇摇头说:“菜订多了,怕浪费”

    安子若就笑了起来说:“哎呀季子强,发现你现在嘴也贫的很。”

    说完这话,安子若慢慢的脸色又有了变化,后来叹口气说:“你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她们几个小姐妹一定要给我办一下,所以我想到了你。”

    季子强这才吃惊说道:“你的生日,唉,早知道你今天过生日,我就给你准备点礼物。”

    “没关系的。”安子若摇摇头,轻声地道,不过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你来参加我就很高兴了。但是你以后可不许忘记我的生日啊。”

    季子强凝重的点点头说:“肯定不会再忘记了。”

    安子若说:“不过你工作太忙,就算忘了也情有可原的,可是话虽如此,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感觉。”

    季子强也一下子想到当年有一次给安子若过生日的情景了,他摇摇头,感叹着光阴如梭,这弹指一挥间,多少年就过去了,他又想,一个人要是不能在这快如秋风的岁月里,做一点对得起良心的事,真真是枉在人世走一遭了。

    这安子若就开始给几个小姑娘讲起了季子强的一些很糗的事,比如有一次自习下了和自己到操场约会,自己还没去,他就急急忙忙到老地方去了,看着树边一个女孩,就当成自己了,上去搂住了人家,最后让人家女孩骂了个狗血碰头。

    大家一起笑着,季子强瞅空对安子若哀求着说道:“夏美女,麻烦你不要帮我吹嘘了好不好”

    “呵呵,我哪里吹嘘了啊,这些不都是事实吗”安子若笑道。

    一会季子强也想到了一件事情,他就说:“我一个同学,他女友要他晚上要到家里去为她祝贺生日,,这同学很幸福,一高兴,把吃饭时间耽误了,到食堂一看,只剩下可肉炒三豆和萝卜汤。没办法,要了一份吃起来

    没想晚上,肚子开始了剧烈的运动连珠炮似的噗噗做响女友却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到家了,快到女友家的时候,肚子好受了很多,远远就看到了女友,她大叫着说,“亲爱的,今晚,我为你准备了一份非常奇妙的礼物。”

    还没进门,女友就用一块布把他的眼睛紧紧蒙了起来,说是要给他一个惊喜还领着他坐到位于餐桌前头的椅子里,并且让他发誓不会偷看。

    突然,他感到又想放屁了。恰恰就在这时,女友的手机响了。女友到另一间屋子里去接电话她一离开,这同学就抓紧时机,把屁放了出来。这个屁放得不仅声音很大,而且气味奇臭,就在他刚感觉好一点的时候,另一个屁又来了。他又抬起腿开始放而且这一次更难闻了。就这样狠狠的放了十多个。

    女友回来了,移走了遮在他眼睛上的布,并对他说道,“意外吧我的女友今天要来看看你,她们说你在照片上很有风度,人长的很帅喏你看,坐在桌前的这五位都是我单位里的好姐妹。”

    这时,他才极为震惊和恐惧的发现,有一大堆女孩正围坐在他对面的餐桌边,每个人都用手绢捂着鼻子,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无法言表的表情看着他。”

    安子若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这个人只怕是你啊。”

    季子强忙摇手说不是自己。大家笑了一会,就见又来了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还是安子若那个助理,他们都带着礼物,包装都非常精美,也不知道是些什么玩意。

    “哈哈哈,我没来晚吧。”安子若的那个帅助理手中抱着一束鲜花,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安子若皱了一下眉头说:“谁告诉你的,你怎么也来了”

    “我来给安总庆祝生日啊。”那帅助理呵呵一笑,上前把鲜花送到安子若面前,“祝安总小姐生日快乐,清春永驻。”

    安子若迟疑了一下,抿着嘴接过那束花,轻声道:“谢谢。”

    这时其他的几个姑娘也纷纷上前和这助理打招呼,而这帅助理也笑容满面地和大家招呼,看起来很有风度。看到季子强在,这助理愣了一下,笑道:“季书记也在啊。”说着伸出手来。

    季子强伸手和他握了一下,平淡地道:“我也刚来一会”只是看安子若的样子,似乎不大高兴,脸上一片平淡,把这个帅助理送的那束花随意地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酒店的服务员把一个大蛋糕推了过来,众人纷纷让开地方,七手八脚地帮忙。等蛋糕摆好以后,又插上蜡烛点上,然后众人就纷纷叫嚷着让安子若赶快许生日愿望。安子若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放在身前,过了一会儿,睁开眼来道:“好了,好,我数三声,大家一起吹蜡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