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再想套一点什么话出来,这周部长是再也没露了,不过就这几句对话,也让季子强暗暗心惊,看来齐阳良还是很有可能上去的,季子强就继续的认真观察,在市委组织部的摸底结束后,季子强又和其他几个问过话的人一打听,各种情况综合在一起,他好好的一分析,感觉大事不好,不知道齐阳良走通了什么关节,此次胜算极大。

    季子强正在心惊,那冯副县长也急急忙忙的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

    季子强见他脸色不大好,就问:“老冯,你怎么了在那生闲气了”

    冯副县长赶忙换上笑容说:“书记啊,这次摸底我发现情况不大好,总感觉他们的重心在齐副书记那里,我就是个陪桩的一样。”

    看来这冯副县长一点都不傻,他估计也做了详细的了解和分析了。

    季子强眉头皱了一下,言不由衷的说:“不会吧,是你多疑了,我都没有感觉到什么。”

    冯副县长摇摇头,说:“书记,你也不要哄我,我知道你的分析判断能力比我还要准确,你说说我刚才的看法到底如何”

    季子强就不好在装下去了,他沉吟了片刻,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后才说:“是啊,本来想安慰你一下,但既然你也感觉到了,那我就直说吧,搞不懂老齐走的什么路子,但这次他可能会胜出。”

    两人都一下子默默无语了,等了好长时间,季子强才突然的反应过来说:“你看我,连水都没给你到。”说着就站了起来。

    冯副县长哪能让他动手,就要抢着自己去,季子强就说:“你坐你的,昨天向梅给我送来了一点好茶,我们泡上品一下。”

    冯副县长那有心情喝茶,但书记说了,他也只能苦笑一下说:“就我那水平,估计是品不出来的。”

    季子强哈哈一笑说:“不要妄自菲薄吗,慢慢就懂了。”

    季子强泡了壶好茶,不过冯副县长是没有太大的雅兴,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县长的位置上,他也隐隐约约的听说,这个齐阳良前几天上了省城,这个时候去,那一定是冲县长去的,要是人家从上面找到了关系,自己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季子强见他唉声叹气的样子,就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以后还有机会。”

    冯副县长摇下头说:“我当不上没关系,只是这个齐阳良以后伺候起来只怕让人难受,他那阴阳怪气的样子,不好打交道啊。”

    你还别说,冯副县长这话刚好也说到了季子强的心窝上,不要说冯副县长感到齐阳良难伺候,就是季子强也开始担心以后自己和他怎么相处了,他现在还是个副书记就让自己疲于应对,要是将来再上一层楼,统管着县政府,和自己分庭抗拒,只怕比冷县长还要麻烦。

    两人都又不说话了,慢慢的喝着茶,冯副县长有点沮丧的说:“那书记你也接受这样的按排了。”

    季子强想了想,苦笑一下说:“这只怕由不的我的意思来。”

    冯副县长恨恨的说:“书记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改变这局面吗。”

    他是知道季子强的能耐的。

    季子强一愣,改变这种局面他犹豫着说:“唉,我现在也看淡了,不是没办法,是没这个心情斗了。”

    冯副县长一听,就急了,忙说:“书记,你要有办法就给我提醒一下啊,对我你还不放心”

    季子强脸色黯然的说:“我不是不放心,也不是全无办法,但管不管用很难说,而且还需要你配合。”

    冯副县长没有一点的犹豫就立马表态说:“我一定配合,书记,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在冯副县长的心里,现在只要是有点峰回路转的可能,他都会做最大的努力。

    季子强淡淡一笑说:“如果你可以配合,按我的想法行动,我保证让齐副书记上不去,但是他上不去,是不是你就能上去,这个我是没有太大把握,所以再在考虑一下。”

    冯副县长的头一下子就抬了起来,这话无意于是一声春雷在耳边炸响,这誘惑太大了,大到他一时都反应不过来了,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你想下,就两个人现在竞争,要能让对方上不去,那结果肯定是自己上,他愣怔了一会才说:“只要他不上去,我就算没提,也没关系。”这当然是他的客气话了。

    季子强还是很认真的说:“因为市里有最终的决定权,所以最后会不会让你们两个都不动,这真的很难说,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

    冯副县长这才慢慢的镇定了一下,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未必就是人家上不去,自己必定上,但不管怎么说,干掉他,自己至少还有点希望,干不掉他,自己是一点可能都没有,还有一个问题,就算自己坐不上去,也不能让他姓齐的上去,自己这次和他竞争县长,这仇就结大发了,他要上去了,还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冯副县长明白了目前的局面,他就继续坚决的问:“书记,你说吧,让我做什么。”

    季子强淡淡的说:“让你到市里去几天。”

    冯副县长一时都是不明白,愣愣的看着季子强,说:“到市里去去做什么”

    季子强就说:“什么都不做,就是去玩几天。”

    冯副县长越来越听不懂季子强的意思了。

    {谢谢大家的鼎力支持,最近我会不断加速的,希望你们能看的过瘾,玩的过瘾}

    接下来的几天,在洋河县就传出了冯副县长到市上活动县长的传闻,这让齐副书记大为恼火,他怎么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活动呢,连一面遮羞布都不要了。

    齐副书记想想的还是有些担心起来,这种事情就很难说,于是他专门的找了点事情,来找冯副县长办理,结果没有找到,听说去市里还没回来。这让齐副书记更是惴惴不安了,本来是稳稳的事情,但现在冯副县长一头扎进来,就给自己加大了竞争的压力,人家到底是常务副县长,从业务对口上讲,比自己要有很多优势。他就转回了县委,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刚好也在,齐副书记就招呼说:“呵呵,季书记,最近工作忙吗”

    季子强连忙客气的泡水,发烟,然后就笑笑说:“忙啊,明天我准备就到乡下去转转,有几个乡要检查一下。”

    齐副书记就大为感叹,说:“书记啊啊,给你点建议,你工作起来也是太不顾身体了,也要劳逸结合,不要累坏了自己,洋河县以后全靠你支撑呢。”

    季子强就心里有点惭愧了,看看人家多亲切,自己还在算计人家,唉,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也只好这样了。

    季子强就说:“不瞒齐书记你,我这也是自讨苦吃,天生就是这个劳碌的命啊。”

    齐副书记就哈哈哈的笑了,他说:“政府那面要是有个踏实的人负责,那就能为你承担不少工作了,好像冯副县长这几天不在县上书记知道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我知道,他说到市里考察一个什么温泉山庄的装修材料,我也没细问,对了,刚才市委组织部的周部长还来电话,说叫我们把他的档案调过去看看。”

    齐副书记一听这话,脸上的表情就连变几次,他担心起来了,这几天晚上睡觉都很不踏实,老是梦到自己的位置被别人顶替了。齐副书记心里紧张起来了,就说:“要他档案做什么”

    季子强回忆了一下说:“好像说叶书记要看吧,我也没细问。”

    齐副书记奥了一声,试探着说:“叶书记也好长时间没来洋河县了,你也该去看看她,缓和一下关系也是好的。”

    季子强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说:“我怎么去看,你以为现在见领导就空着手去,叶书记我跟她了多年,还不知道她的习惯。”

    齐副书记有点惊讶的说:“叶书记感觉她不会吧她也喜欢。”

    季子强不屑的说:“这年头,她不喜欢怎么会为乔董事长的事情和我闹翻,乔董事长是做什么”

    齐副书记这才恍然大悟,不过在这一瞬间,齐副书记也是眼前一亮,他已经看到了一条希望之路。

    下午安子若来了一趟,找季子强说了些温泉山庄的情况,两人谈完工作也就到了吃饭时间,安子若所:“子强同志,你就不能主动的请我吃顿饭吗”

    季子强一看时间,也是到了吃饭的档口了,就笑着说:“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还强迫别人请你吃饭。”

    安子若说:“这不是强迫,是志愿,就看你主动不主动了。”

    季子强就收拾了桌上的东西说:“好好,我志愿请安子若女士吃饭,这样行了吧。”

    安子若就笑了起来,季子强拿起了电话,准备定个包间,,安子若就笑着阻止了他说:“包间我已经定好了,就是过来请你吃饭。”

    季子强很疑惑的看了看安子若说:“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啊。”

    安子若就说:“那是当然了,主要就是考验一下你,看你能不能主动一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