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葛市长点点头,也就笑纳了这一个大红包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而齐副书记同样的没有闲着,在今天这个周末,他已经到了省城,通过自己父亲的一个战友,现在是省军区的政委,给常务副省长苏良世传了个话,请他给帮帮忙。

    按齐副书记的本意是想请常务副省长苏良世传一起坐坐的,他也准备了一份厚礼,但副省长苏良世一听是一个县委副书记,就很委婉的推脱了,他对政委说,自己会找机会给柳林市领导打个招呼,应该问题不大,让政委就不用在麻烦了。

    齐副书记也只能如此了,对于省上的这些高干,说良心话,想要请他们出来吃顿饭还真是很难的,没有相当的关系和级别,他们是不会来应酬你的。

    到了第两天上班,季子强就叫来了小张,说:“你给办公室通知一下,今天晚上召开常委会议,议题就是研究上报洋河县县长人选。”

    小张马上就出去联系通知去了。

    季子强又忙忙碌碌的做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不过这次还好,因为是县长人选,所以没有谁来骚扰季子强,大部分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一点希望的事情何必去勉强呢。

    季子强在下午吃完饭后就没有出去,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没有确定应该把人选钉在谁头上,他一个人在办公室思考这晚上的会议,后来他还是决定了,既然要提,那就提冯副县长吧,到了市里不行就不行,总比齐副书记上来要好,至少这冯副县长现在也抛弃了一个常务副县长的威风,对自己是唯唯诺诺,对自己的安排是言听计从。

    既然决定了,季子强又给几个常委打了个电话,给他们做了一些安排和叮嘱。晚上7点,会议在县委的小会议室准时召开了。

    季子强和往常一样,掐着点进了会议室。其他的常委也早就在各自的座位上等待他的到来了。

    季子强坐定以后,扫视了一下大家,在烟灰缸里摁息了烟蒂,轻松的,踌躇满志的说:“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商谈一下县长推荐人选的问题,大家也都知道,冷旭辉同志离开这个岗位已经好多天了,我们也不能再继续的耽误这个问题,请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说到冷旭辉这个名字,季子强还是心里一动,多久了,这个名字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障碍,多少次他咬牙切齿的在默默的念叨着这个名字,而现在,每当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都有一种满足感和成功感。

    季子强的话音刚落,组织部的马部长就适时的接过了话头:“既然季书记让说,那我就先放一炮,呵呵,我提议冯建同志作为推荐人选,不管从职务顺序和工作能力,冯建同志都应该是最合适的,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大家有不同意见也可以说说。”

    马部长说完了这些,很讨好的看了看季子强。这也是会前季子强特意交代他的任务,果然,他看到了季子强嘉许的眼神,马部长就心里很幸福了。

    现在的常委会基本是一边倒的形式,季子强和各位常委也都提前谈过话的。季子强唯一没有谈的就是齐副书记了,但他一个人,呵呵呵,小小的泥鳅,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来。

    常委知道今天就是走个形式,现在洋河县的局面再清楚不过了,没有人会傻的来抵制华书记,所以大家就都开始了点头,颔首,赞同和认可。

    但万事都有个例外,齐副书记说话了:“同志们,冯建同志作为推荐人选我也很是赞同,但为什么不可以多几个推荐人呢这样更加的便于市上领导的甄选。”

    此言一出,会议室一下就快速的安静了下来,就好比是一堆人正在围着一个美女夸奖,突然旁边来了一人说:这美女是假的,他是人妖。

    很多双眼睛都一起的看了过来,特别是冯副县长的眼光,里面有很多的凶狠和蔑视。

    齐副书记过去开常务会说的都是模棱两可的话,今天他也是豁出来了,反正自己也是势在必得,得罪就得罪吧,他也顾不得这些了,今天就赌了,该死的娃儿球朝上,就这一买卖的事情,拼了。

    对他的话,季子强不好反驳,也不屑反驳,本来就是大家讨论,在座的都是可以提出建议和看法的。

    冯副县长想反驳,但不能反驳,自己是当事人,胜利在望了,对于一个小小的跳蚤,他是顶不起多厚的铺盖来,自己应该表现出一些气度和涵养。

    其他常委更不会反驳了,齐家事,冯家事,干我吊事

    做官的第一法则就是话不能说完,事不可做绝,当然也可以落井下石,也可以痛打落水狗,但要有个前提,那就是人家要确实落了下去,现在人家还没有落下去,那还是少说为佳。

    会议室里一下子就冷场了,只有每个人手中的香烟,在缓缓的飘散着蓝色的烟雾。齐副书记心里也突然的有了一种自豪感,很久很久,也不记得是多久了,自己每次都是赞同和举手,今天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就算是明天就倒了,也值,至少死的也算壮烈。

    在这了无声息中,季子强说话了:“嗯,齐副书记,是这样的,我们就是推荐一个名额,报上去能不能成都是难说的很,不要太过认真。”

    季子强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在幻想了,上面不会按洋河县报的人选圈定的,这已经不是过去自己和叶眉融洽的时候,这次的县长空缺,叶眉压根就没有给季子强提过一次,季子强也是哑巴吃馒头,心里有数。

    但季子强这个话中有点用词不当的错误,齐副书记很快就抓住了,齐副书记就嘿嘿的冷笑两声说:“要按季书记这话的意思,我们就是在应付上级了”

    季子强就暗自心惊,感觉自己确实有点大意了,不错,自己这心里是想的冯副县长报上去也是空事,基本就是给他点安慰,但话怎么能说出来呢看起来自己在洋河逐渐的坐大了,警惕性也放松了,这不是好好苗头。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在心态上我们要放松,事情当然还是要认认真真的办好,你说是不是啊,齐书记”

    齐副书记一笑说:“既然事情要认认真真的办好,那为什么不能多一个人选我们这样有点应付差事吧,呵呵呵呵。”

    齐副书记针锋相对的说了几句,让季子强很有点难受。

    马部长看看这情况,就要说话帮季子强解围,季子强却抢在了他的前面说:“那按齐书记的意思也可以,只是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再提几个名额呢,提谁呢”

    季子强就笑了,他刚好想到了这个方法,这个问题你齐阳良既然提出来,那好,你说提谁谁会提你你总不能脸厚的自己提自己吧

    但季子强没想到的是,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却说话了:“其实我感觉齐副书记也是有这个资格作为候选人的,不管从排序上讲,还是从资历上论,没有他的提名,我感觉不妥。”

    季子强这才知道自己钻进了一个齐阳良早就布好的陷阱了,他让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一直不说反对的话,就在刚才,大家对冯副县长的提名表态时,这个曾部长也平平静静的表示了赞同,但没想到,他们还有这一手埋伏。

    季子强是不知道,这个曾部长因为归属于省军区的管辖,齐阳良又和省军区的政委有着世交的关系,所以曾部长一直都和齐阳良有着来往,这次又听说省军区政委帮忙找了常务副省长苏良世,所以就毫不犹豫的帮齐阳良打了这个埋伏。

    现在季子强已经是没有办法改口了,他也可以用投票来直接推翻这个提议,但想想,那样也太过小气,一个推荐提名,还不值得自己大动干戈,而且本身按排序也确实该人家齐阳良,本来自己想混混,但既然混不过去,那就大度一点,季子强就笑着说:“曾部长你怎么不早点说,呵呵,我本来也是想提齐书记的,只是看大家都赞同冯县长了,也才没说,既然这样,大家就看看,提两个人怎么样”

    其他人一看季子强已经改口了,也都心领神会的点下头说:“两个就两个吧,反正就是个推荐。”

    散会后,季子强回去真的好好反省了一会,他一个人靠在床上,想起了自己和齐阳良的几次交手,自己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看起来这齐阳良真是不简单,自己还要小心应付才行。

    在洋河县的提名报上去以后,过了有大概一周的时间,市里组织部门就下来做了摸底了,虽然这是常规的形式,但在摸底的过程中,季子强就感到有点不妙,在他和市委组织部长周宇伟的闲聊中,听出了另一种味道,周部长说:“你感觉齐阳良这个同志怎么样,好相处吗”

    季子强的政治敏感度就一下提了上来,他很谨慎的说:“这个同志怎么说呢,很聪明吧。”

    周部长就笑笑说:“看来季书记以后要费点脑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