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城建局的吕局长说:“就是,就是,他每天的刁难我们,其实也就是这个问题没有解决,要是同意他小舅子来包工了,估计他也不会这样。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一听这话,就知道其中的猫腻了,他也就想起了上次党校维修的事情,看来这个齐阳良是打定主意要在这上面捞一把了。

    季子强心里有了警惕,面子上对这个两个局长还不能明说,他只好模棱两可的说:“这个事情你们坚持原则是对的,齐书记那里我到时候再给他说说,让他和你们好好的协调配合起来。”

    说是这样说,但季子强也明白,一但齐副书记有了那个企图,自己就算说什么,也都只能是隔靴搔痒,不会起到作用。

    他们两个局长正在给季子强发着牢骚,那面公安局的王副局长就敲门走了进来,季子强就招呼了一声,问道:“你怎么到县委来了,找我”

    王副局长摘掉大檐帽,过去自己给自己到上了一杯水后说:“我不找你,到宣传部来办点事情,顺便过来看看你。”

    季子强笑笑说:“嗯,那就好,只要不找我出难题,你随便看我。”

    几个人就笑这开了几句玩笑,那两个局长也发了一会牢骚,现在气平了许多,就一起告辞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接过王副局长给他的香烟,等他给自己点上后说:“你到宣传部去干什么”

    王副局长说:“这年底了,市里要搞一个什么宣传活动,让我们和市委宣传部的同志配合一下,在洋河县城采访一下娱乐场所,刚和孟部长碰了个头,下午市里宣传部的人就过来,估计要陪好几天呢,我就担心这招待费。”

    季子强马上从嘴里拿掉香烟说:“得,得,打住,你说随便来看看我的,可不要说说的又扯到别处去了。”

    王副局长就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领导你现在怎么就这么敏感呢,现在的洋河县,大家都说富起来了,你还这样小气。”

    季子强正色说:“不是我小气,用钱的地方太多,我不卡严一点,禁的起你们瞎折腾几天。”

    王副局长说:“我不问你要钱,来的就是市委宣传部的几个小喽啰,我还犯不上亲自陪,回去安排一下,让公安局办公室出面。”

    见人家不是来要钱的,季子强就轻松了起来,两人又说了一会,秘书小张就来到季子强办公室说:“书记,今天安排的要到城郊的几个工地去检查一下,你看有没有什么改变。”

    季子强抬腕看看手表说:“时间到了啊,没改变,我们现在就过去。”

    王副局长见季子强有事情,也不敢耽误他的时间,赶忙站起来告辞离开了。

    季子强就带上了小张,还有早就在院中等候他的劳动局等几个单位的领导,一起坐上小车出了城,开始对几个工地检查起来。

    季子强今天主要是检查施工现场,安全生产、文明施工问题,接近年底了,最怕的就是生产安全,不要说你其他工作都做的很好,一旦突破了安全死亡指标,朝阳有人要收拾你,这安全指标和计划生育都是一票否决制。

    季子强到了几个工地,每一处他都带上施工方和甲方,对隐患详细的排查、定措施、抓自查整改,检查施工方制定的应急预案,配备人员、材料、机具,落实各项应急制度,加强应急抢险能力,确保及时有效应对各类突发质量安全事故。

    季子强一面检查着,一面也在思考着刚才城建局和规划局两个局长汇报的情况,对齐副书记的事情,季子强也开始重视起来,冷旭辉在沉寂了这一段时间以后,现在也开始和齐副书记有了遥相呼应的态势,在这几天的几个问题处理上,他们都步调一致起来,季子强有点发愁这事。

    他们一面检查着就走到了王培贵的工地,王培贵昨天就接到了要来检查的通知,今天的工地也明显是收拾了一下,好多地方都用个边遮挡起来,大门口的上方也是用板子夹起来,防护了一下,季子强想着心思走了进去。

    王培贵早就等候在这里了,一见季子强就赶忙迎了过来,季子强也不能再想问题了,就寒暄了起来,这王老板挨个的给大家发了烟,又把大家请到了临时办公室,早有人泡茶,端水果。

    先是座谈,一会又是老一套的工地到处转了,这王老板和季子强的关系还算不错的,他当初也正是因为季子强的建议才搞的这个酒店,现在看到洋河县旅游如此火爆,洋河县仅有的那几个酒店根本是供不应求,他自然是很高兴了,就盼望这自己的酒店也赶快建好,早生效益。

    季子强在转的过程中,感觉王培贵的安全工作做的还比较细致,就当着这些局长领导们对王培贵表扬了几句,王培贵感觉到很有面子,心里也很高兴,他们两人走在前面,边聊边看,后面的领导们也适当的和他满拉开了一点局距离。

    王培贵就说:“季书记,你一个人在洋河多寂寞啊,晚上兄弟给你找个妹妹,让你解放一次。”季子强笑道:“一天都忙死了,搞的焦头烂额的,我还寂寞,哪像你怎么悠闲的”。

    王培贵嘿嘿的笑着说:“谁敢把你搞的焦头烂额,你说下,兄弟帮你收拾他。”

    他这事说者无心,季子强却是听者有意,季子强就心里一动说:“你真能帮我忙”

    王培贵想都没想的说:“那是当然了,要没你的提携,我只怕现在还在那和钉子户们扯皮你,这个情我一直都没机会还,书记你说,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季子强就看看身后,犹豫了一会,才眯着眼边走,边看,边给他说了好久。

    检查完工地,季子强又给公安局的王副局长去了个电话,两人在电话里也是唧唧歪歪的说了好一会,放下电话,季子强的眼中才露出了一抹杀机来,他忍耐的时间太长了,但现在季子强不敢在等待和忍耐了,齐良阳和冷旭辉的联手态势,已经打破了季子强在洋河县绝对的优势,季子强没有精力和时间来两面作战,他必须铲除掉冷旭辉或者齐良阳两人中的一个,维持自己在洋河县一种超越的地位。

    当然了,季子强之所以迟迟没有下手,也感觉这样的手法有点下作,不够光明正大,但他不是一个拘于形势的人,在达到目的的过程中,季子强在很多时候也可谓是不择手段了。

    而现在,季子强决定展开真正反击,他相信,冷旭辉是一定会在自己突如其来的打击中溃败的。

    到了晚上,在梦幻般旋转的歌厅包间里,这王培贵王老板和冷旭辉一人抱着个漂亮妹妹在音乐伴奏下来回蹭着,电视屏幕上的明星陶醉的唱起纏绵的歌,他们是半闭着眼睛晃动着。

    王老板和冷旭辉认识的时间长了,在季子强还没来洋河县的时候两人都打过交道,但那时候王老板多数情况适合哈县长或者雷副县长接触的多一些,和冷旭辉联系的很少。

    今天王老板专门的请冷旭辉,说想请他以后帮忙,冷旭辉也知道王老板现在的靠山倒了,而自己成了洋河的县长,量他也不的不来找自己,今天见他相邀,也就想想的来了,他还想了解下王老板到底和季子强有没有什么勾当,在者也是想出来换个心情。

    两人先是吃了一顿饭,酒都没有少喝,晕晕乎乎的就到了歌厅,王老板就安排了两个性感姑娘陪他们。

    蹭着蹭着,醉酒后的冷旭辉就有点蹭出了火,两眼盯着这妹妹低开的衣领里面,那白花花的两团晃的他心跳,心一跳脚下的步子就和音乐不搭调了,老是踩那妹妹的脚,小妹妹就娇娇的说:“大哥,舞不是这样跳的。”

    冷旭辉呵呵一笑说:“是你太迷人了。”

    那妹妹就窃笑到:“我很迷人吗。”说着话就拿那鼓鼓的胸来顶冷旭辉。

    冷旭辉又不是铁人,这稍微的顶了几下,他就浑身发软了,搂着小妹妹的手也开始不那么老实了。

    这小妹妹一点都没有被他莽撞的举动吓到,反而是喘着气,在他身上不断的靠,冷旭辉也不说话了,就把刚才兜着小妹妹屁股的手举了起来,向小妹妹的后背摸了过去,冷旭辉就感觉手感出奇的好,和自己老婆那滑膩的皮肤大不相同,好像这个更有有柔韧度,也很有弹性。

    王老板一看冷旭辉進入了状况,就很识趣对他说:“冷哥,我和我这小妹妹到大厅去好好跳下舞,你们在这玩,过段时间我回来。”

    冷县长是手也不停,眼也不转的忙活着,见王老板招呼自己,也就侧身点点头说:“嗯,嗯,好好,一会我们好好聊”。

    王老板答应着,就走了出去,冷旭辉就不再去跳舞,一把抱住了小妹妹,坐在了沙发上,用满是烟味的大嘴盖到了人家那涂满口红的櫻桃小嘴上。

    小妹妹在他的亲吻下开始了阵阵嬌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