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犹豫了一会说:“老齐啊,你看这样行不行,先用这钱白党校维修一下,等明年冬天,那葛时候县财政应该比现在厚实的多,我们再好好的把党校收拾一下,怎么样”

    齐副书记一听这话,,这不是哄人的话吗明年明年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你季子强能不能扛到明年不被叶眉收拾了真是的。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齐副书记心里很不舒服,这葛季子强也太独断专行了一些,县上的财权和人事权他一个人牢牢的把持住,在这样下去,自己这个副书记还比不上一个村长了,他就想要抗争一下,说道:“书记,党校的维修是市里定下来的,而且上次文上也说让我们县上也凑点款子,这也不是个人异想天开的事情。”

    季子强就笑笑说:“老齐,我知道你也是为工作,确实市里也是这样说过,但我们还是要按洋河县的实际情况酌情处理,这件事情就按我提出的建议考虑吧。”

    季子强虽然是在笑着,但他也展示出了权利的威严,用不可违背的语气给这件事情做了一个定论,齐副书记知道自己的算盘是拨不起来了,他的愤怒在胸中燃烧着,他想当场就给季子强发作一下,不过,他最终还是强压住了自己心头的愤慨,他对季子强也是有所顾忌,季子强一路厮杀到今天,绝不是葛省油的灯。

    齐副书记勉强的笑笑说:“行,那就按书记你的指示办吧。”

    季子强也温和的说:“谢谢齐书记的理解啊。”

    齐副书记打个哈哈,也不在这里坐了,告辞离开了季子强,在回自己办公室的这一路上,齐副书记都寒着脸,谁都不理,好几个和他打招呼的干部,都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坐了一会,就接到了小舅子乔小武的电话:“姐夫,党校那事情怎么样”

    齐阳良没好气的说:“就那十来万的活,你慢慢赶着吧。”

    那面他小舅子忙说:“姐夫啊,那十来万的活有什么意思,不是说好再加50万的活吗”

    齐阳良叹口气说:“没批下来,我也生气呢。”

    他小舅子就说:“你分管的党校啊,你自己还做不了主,那还叫什么分”

    齐阳良不等他小舅子说完,就哐的一下挂上了电话,这本来他一直都想不通,那狗小子还要说,老子能做主还用你教啊。

    他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生着悶气。

    季子强心里也有点不舒服,刚才齐阳良说的很多明伤暗刺的话,季子强都是听的懂,不过听懂了又能怎么样,季子强也只能甘受着,对于一个县委副书记,他是只有安排工作的权利,没有决定人事的权力,人家好好配合了,都还好说,真要和自己闹翻了,自己也很被动的,何况自己目前还有冷旭辉这个对手在,也腾不出精力来对付他。

    季子强也生了一会的悶气,不过他的事情多,很快就有电话和来人,要不了多久,也就冲淡了他有点硌拧的心情。

    不过季子强这种心情没有能够持续多长时间,过的有一周的样子,在一次政府工作会议上,当大家谈到了修路和洋河县城的整修规划上,季子强就说:“我有个提议,今天大部分领导都在,我们就讨论一下,看能不能施行。”

    在座的见季子强有新的提案出来,都赶忙收拢心神,准备听听他要讲点什么。

    季子强见大家都在很认真的准备听,就说:“最近我到处走了走,感觉我们洋河县城其实也是很有特色,我就想啊,要是我们在投入一点资金,在好好的对古城做点修补和整理,洋河县城也会成为洋河旅游中的一个亮点,大家说说,怎么样”

    所有的人都想了想,冷旭辉就先发言了,他说:“季书记这个想法不错,但到底投入多少才算合适,这个问题应该有个预算,大盘子出来了,后面的操作我们才好进行。”

    冷旭辉是不会反对这个提议的,他知道,现在的钱是由季子强控制着,没有项目就很难从那钱里面捞到什么好处,只要有个名目,那就有机会,不管是谁提的方案,但最后的落实和实施都是政府来办,这中间的机会就出来了。

    季子强说:“是啊,冷县长考虑的很周到,这个盘子是一定要先算出来,今天大家就议一下,要是可行,后面相关的几个部门就可以做出详细的规划,大家先说说看法。”

    这下面的人就东一句,西一句的说了起来,把以后的步骤,比如引进资金,在省报宣传广告策划,保留现有的城墙,古楼,翻新街道的青砖老路和木板阁楼等等的一阵讨论。

    不过大家还是很激动,很兴奋的,这个计划如果真的可以完成,那对水河县将是几十年,几百年的贡献。但是就在讨论,商量的差不多的时候,齐副书记却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季书记这个方案我看很好,很适应我们县的总体规划和发展思路,我在说一点啊,因为工作比较繁琐,涉及的问题也比较多,是不是在资金的管理上我们也要加强一下,免得最后出现一下问题。”

    季子强就心里一愣,这齐副书记看来就是老道,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其实本来县上的财权季子强已经控制住了,但齐副书记这话从表面上你是找不出问题的,他这个提议好像是出以公心,为资金负责,但无异于是从季子强手中抢权,问题是季子强还不好说资金由自己控制,不会出问题。

    你季子强凭什么就能说你管理控制资金就不出问题呢连毛爷爷都是功过三七开,你难道比他还能

    季子强就一时不好接他的话了,但冷旭辉听出了齐副书记的意思,也看出了他的企图,他在心里快速的盘算了一下,不错,钱在季子强的手上,那真的很难找到什么机会,要是有齐副书记来管理,对自己应该说好的多。

    冷旭辉就呵呵一笑的接了过去说:“怎么,难道阳良同志还信不过我们政府这些同志啊,那好,我也表个态,维修古城这一块,我们请阳良同志代表县委来监督和指导我们的工作,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齐副书记就嘿嘿的一笑说:“不是我不放心你们,但在钱上面犯错误的人太多,管理严格一点对大家都好。”

    他又转过头来,看这季子强说:“季书记,你说对不对”

    季子强见这两人是一唱一和的,感觉今天有点逼宫的味道,但这件事情季子强还一时真的找不到搪塞的理由,他就笑着说:“好啊,这样也是对同志负责的态度,我没什么意见。”

    冷旭辉就马上接口说:“既然书记都同意,我也没说的,接受县委的监督,请阳良同志过来,和规划局,城建局的同志一起把这项工作抓起来。”

    齐副书记就看看季子强说:“书记你看这事要不我就去把把关”

    季子强知道自己今天是让这两个人给肉夹馍了,他总不能出尔反尔,或者说自己去负责,那也显得太没信心了。

    季子强只好说:“行啊,阳良同志以后就多辛苦一点,把这项工作落到实处。”

    散会后,季子强心里很不爽快,今天会上这两人算是找到了共同点,不约而同的默契配合了一把,这让季子强有点担心,一个是怕将来在维修古城的资金上出现腐化问题,还有一个担心就是一旦冷旭辉和齐阳良在这个事情上吃到了好处,以后他们会走的更近,配合的更多,这就会把自己刚刚树立起来的威信消弱下去。

    季子强眉头就皱了起来。

    在接下来的对古城规划和维修中,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在齐副书记的参与下就变得很让人恼火了,城建局的吕局长和规划局戴局长也让他天天的为难,两人一起就跑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来诉苦,城建局的吕局长说:“季书记,这齐副书记我们伺候不了,要不还是你来管吧,他什么都不懂,还一个劲的瞎指挥,稍微和他说说道理,他都拿县长来压我们,真是很难开展工作。”

    季子强也头疼着,最近很多人都在反应齐副书记在资金调配上经常刁难别人,但这事会上自己答应过的事情,自己也不大好直接的参与过去,季子强就安慰着说:“可能你们彼此的工作方式还不习惯,慢慢适应了就好了。”

    规划局戴局长说:“恐怕很难适应,他还要求我们把这个工程包给他小舅子的公司,我们也做了些了解和考察,那个公司刚刚组建,还是挂靠在人家王安强公司下面的,就接过一个党校的小工程,这样的公司我们怎么敢放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