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还愣什么,赶快呀,它爬上来了,呀”江可蕊的脸上苍白一片,没有半点血丝,眼睁睁的看着那只甲壳虫顺着黑色的兄罩朝上爬,眼看就要接触雪白的肌肤,她跳的更厉害,想把它抖下去,可是那只虫子只是稳稳地抓住衣物,怎么也不松手。

    眼看那只色虫就要占便宜,季子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手从她的领口伸进去,只见江可蕊那美绝人寰的面孔正因恐惧而煞白一片,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

    手指触碰到结实滑嫩的部位,颤动的热感清晰传来,挺实而有弹性,即使只是一瞬间,季子强还是呼吸都变粗了,心跳加速至两倍,手几乎不想从她的领口伸出来。

    在季子强伸出手的时候,江可蕊闭上了眼睛,只是一个劲的叫道:“拿走了吗,拿走了吗,快点拿走。”

    “嗯,好了。”季子强说。

    “真的”她的语气顿时放松了几分,忙睁开眼睛,慌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她那非常誘人的部位掩盖住。

    “就是这只虫子。”季子强开口解释道。

    “你还拿在手中干什么,快扔到地上踩死了。”江可蕊仍然有些后怕的说道:“这里怎么这么多怪虫子,我们快走吧。”看样子一刻也不想再次多留。

    季子强就暗自好笑,赶忙和江可蕊一起离开了这里。

    没有想到出来的时候一帮人已经不在院内,也不知道进了哪一间大殿,天香国寺历经九朝风雨,多次修建,现在有七殿十二堂,六个大院子房间共有二百多间占地一百多亩。想要找到导游很不容易,人找人气死人,他们两个也就没有再找的心思,沿着人流在院子里乱转。江可蕊这个时候脸色也恢复了平静。

    集合是下午三点半,他们转了小半天也累了,就决定在这里休息到三点然后找集合的队伍,两个人就随便聊着,季子强刻意找一些轻松的话题来谈,逗得江可蕊不住的咯咯笑。季子强给她讲我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情,还是上大学时候的是是非非。她听了也一阵感慨,也讲起了自己的经历。

    他们放下心思来聊,聊的非常轻松,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三点,两个人就一同出了寺院,到门口等待集合。

    晚上他们两人在酒店外面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找个地方吃饭,听说河边的夜市不错,就交待去河边转转,那位司机倒是一个侃爷,从他们上车起就喋喋不休,不停地讲洪峻市的一些趣闻,季子强看他说话风趣,也就和他聊了起来。

    “小兄弟,你媳妇可真漂亮呀,看上去两个人的感情很好。”司机看他们紧紧偎依在一起,就奉承到。

    “那当然。”季子强就吹了起来:“当年我追求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愣是从一个排的后备人选中脱颖而出,把美女娶回家。”

    “你瞎说什么呢。”江可蕊捶了他一下,但是看在司机眼中却认为他们是在撒娇。

    其实清河游览区离他们住的地方并不远,只是他们没有去过才坐出租车,这位司机大哥倒也是个实在人,并没有拉着他们满城市转悠,直接给我们送到河边上。

    下了车,他搂着江可蕊朝路边的夜市摊看去,本来他们准备在路边夜市摊上吃饭,但是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河堤上修的是一条马路,车来车往,难免会扬起灰尘,晚上又看不清楚,根本不卫生,所以他们就进了一家小饭店,要了一个包间,窗户就对着那河边。

    面对这良辰美景和红颜佳人,季子强这才感到了人生的幸福,江可蕊难得在这一路见到季子强沉静下来,她有点好奇的问:“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季子强看看江可蕊,充满了感情的说:“我在想,要是可以永远和你,就这样,面对着这良辰美景,相依相伴直到老去,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江可蕊的眼中也有了向往和迷蒙,她靠近了季子强,轻轻的握住了季子强的手,她感到很奇怪,这个男人有着谜一样的性格,他时而有点玩世不恭,时而有如此深沉忧郁,这两中截然不同的性格汇集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更让他显的迷離和充满了魅力。

    回到到宾馆后,江可蕊并没有马上的投入季子强的怀里,而是立刻倒了杯热水给季子强泡了茶。“可蕊,过来坐一下。”季子强拉过她坐在自己身边。

    江可蕊就脸上一红,被季子强一拉,身子就顺势坐到了他的腿上。抱着江可蕊温柔的身子,季子强某处开始激动了。

    只不过,手上冰凉冰凉的,他也没敢往江可蕊的衣服里伸。

    江可蕊把他的双手拉过来,放在自己两腿间捂热了。

    “子强,和我在一起感觉好吗”

    “嗯”季子强点着头,“我很幸福。”

    江可蕊也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她依偎在季子强的胸膛,小脸慢慢的红了起来,季子强看懂了她的心思,拍拍两下她的屁股,“走,先去睡一觉,昨晚上一夜没睡,累死我了。”

    江可蕊从他身上起来,两人来到床边。

    “我帮你脱衣服吧”江可蕊走过去,很温柔地替季子强解起了扣子。

    看到如此体贴,娇柔的江可蕊,季子强心神一荡,有点把持不住,江可蕊皱着眉头痛惜地道:“既然一晚没睡,你先休息一会,等下我们再来好不”

    江可蕊就象哄小孩一样,看着季子强躺到床上。

    然后她也脱了衣服,穿剩下內衣陪着他躺下。

    被子里,季子强抱着她,心里老是泛起涟漪,怎么也无法入睡。江可蕊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这么久没有碰自己了,估计他实在是飢渴过度。唉这么大的人,还象个孩子似的。

    江可蕊看着季子强说:“你睡好,我来帮你弄好不”

    恩爱也是需要体力的,江可蕊看得出来,季子强一夜没睡,身体肯定有些吃不消,她就勉其为难,想学着那些片子里的情节帮他。这样季子强就可以躺着不动,而且还能享受到人生的快乐。

    季子强却在此刻,突然想起自己过去的一些的情景,那种感觉真的好美妙。

    却不知道江可蕊的技术怎么样正想着还没答话,江可蕊缩到了被子里去被她碰过的地方那种舒畅感使季子强浑身都颤动起来,感觉到一种慾仙慾死的块感。上帝真是个伟大的创造者,创造了男人和女人。

    男人与女人,就象汉字中的两个字,凹凸。汉字的神奇,似乎不亚于伟大的上帝,而女人更是把这两个字,完美的结合起来,造就了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一种高智商动物。

    江可蕊在被子里捂得透不过气来,从里面探出头问道:“舒服吗”

    季子强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怪怪的,令江可蕊一时没了主意。还以为季子强不满意,她就委屈道:“我只是从片子上学了点,如果不舒服的话,我坐上来吧”

    整个过程,江可蕊一直紧紧咬住被子的一角,直到他从身上倒下来,江可蕊也在瞬间虚脱了。天啦他简直就是个战神。本来想下床去拿毛巾的,可是江可蕊浑身没有半丝力气,躺在那里怎么也动弹不得,季子强还压在她的身上,令她连气都透不过来。

    等季子强翻身下来之后,江可蕊脸上红得象火一样,浑身都着烫。都完事了,季子强还紧紧抱着她,舍不得松开,江可蕊心痛的撫摸着他的脸,“干嘛要这么拼命人家又没月票投给你又不打赏,都累了这么久,休息一下好吗”

    “别动,陪我睡会”季子强紧紧抱着她,一只手按在那团柔嫩之处。

    江可蕊点点头,温顺地道:“嗯我陪你。”

    看到季子强沉沉地睡着了,江可蕊的心思飞一般的活跃。自从认识季子强开始,她的人生轨迹就生了改变。她现,自己越来越依赖这个男人了,他就是自己的全部。

    前几天妈妈又在催自己,问她和季子强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了。天下女人都是敏感的,做为江可蕊的妈妈,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丈夫,对季子强她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从上次见面以后的观察,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他也在前一阶段给丈夫说了一下,当说道洋河县的书记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丈夫有点惊讶,好像他也知道这么一个人。

    当时江可蕊的妈妈就问:“你认识他”

    江可蕊的老爹就很奇怪的笑了笑说:“久仰大名。”

    江可蕊是不知道这些的,她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季子强,就恰如此刻,季子强已经酣然入睡了,她还在想着他,她干脆把脸贴近季子强的胸膛,慢慢的想着他们两人的未来和幸福。

    这个假期对季子强来说就是一次天堂之旅,他充分的享受到了江可蕊的柔情和爱情,他倘佯在这梦寐以求的情感中尽情的挥发着自己的热量,他和她不知疲倦的放任着青春的浪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