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冲动的抓起她柔軟的玉手,她纤细的手指带着一种透骨的冰凉,他把它拉了过来,用温柔的嘴唇亲吻着江可蕊的指尖,“冷不冷”顺势又将她的身体朝自己的怀中靠了几分,压在自己身侧的那两个玉兔,那种软绵绵而又香~艳的刺激让他不由蠢蠢欲动。

    季子强说:“我们这样抱着不就可以暖和点吗”

    江可蕊的脸上满布娇羞欲滴地嫣红,鼻尖上凝着几点细密的汗珠,櫻桃小嘴微微张开,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喘息声。

    玲珑有致的丰满嬌躯被迫压在季子强的怀中,一股馨人肺腑的幽香扑面而来,那是刚才清凉油的清香。季子强的身体清晰的感受着女性肌肤温暖的热力,左手贪婪撫~摸的她平坦结实的小腹,在那敏感的细腰上揉摸着。她再也忍不住了,身体微微颤抖着,紧张的抓住我的手,“不要,这里不要。”

    季子强看着她又急又紧张的神色,心中满是得意。就在她正准备开口说话的同时,准确把嘴唇印在她的嘴上,舌头也伸进她的小嘴,在她滑嫩的口腔里肆意搅拌。

    她现在已经完全靠在季子强的怀中,而这个时候车上的人大部分都昏昏欲睡,谁会有闲心朝角落里看呢,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因为现在车子侧风行驶,豆大的雨点恰好打在他们这一侧的车窗上,啪啪作响,所以他们两个的动静很难被听到。

    季子强的眼睛扫视着白洁的面孔,她明显春情萌动,嫩白的脸颊上微微罩上一丝粉红,水汪汪的眼睛流转间羞怒的哀怨。

    季子强不由更加兴奋了,小腹一阵火熱,恐惧和情~慾使头脑麻痹,但现在逐渐开始恢复热度,给全身带来无比的块~感。

    季子强也了解江可蕊的这种状态,动作放缓了许多,手继续温柔的在她嬌嫩的肌肤上撫~摸着,她发出阵阵绵软的嬌喘,微闭的眼睛中仿佛流淌着红色的火焰,身体下意识的在他的怀中扭動,慢慢的放松,暂时忘记了季子强的手还在下边的事实。

    她脸上流露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有紧张也有陶醉。不过一只手已经不再是抵挡季子强的胸膛,而是慢慢的抓住他的衬衫,仿佛溺水者抓住求生的稻草一般。

    或许每个人的心底深处都有一种潜藏的征服意识,在合适的环境下就会暴露出来,此刻,江可蕊心底杂乱的意识似乎释放出了自己内心的恶魔。身体像是触了电一般的,僵直在那儿任由季子强摆布。

    等她完全舒缓过劲来,慌忙用手支撑着季子强的胸膛,在季子强的怀中坐直,接触到他促狭的目光,江可蕊慌乱的把头低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進入洪峻市,虽然下着雨,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就好像巴金老先生灯里边写的那样: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暗,可是它也会给寒夜里一些不眠的人带来一点勇气,一点温暖。这些光都不是为我燃着的,可是连我也分到了它们的一点恩泽一点光,一点热。光驱散了我心灵里的黑暗,热促成它的发育。

    江可蕊也望着车窗外,脸上充满了喜悦,渐渐的睡觉的人也被旁边地同伙推醒,车厢内开始噪杂起来,人们议论的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许多。她顾及到车厢中的人,从季子强的怀中坐直,不过脸上仍然红红的。

    他们两个拉着手欣赏着美妙的夜景,好像是为了配合这寂静的夜空,雨这个时候小了许多,季子强索性就打开了一点车窗,顿时冷风灌了进来,江可蕊身体一个哆嗦,忙伸手把厚衣服拉了拉。

    因为是凌晨,马路上根本没有车子,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城市最寂静的时候,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要繁忙起来。又行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车子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导游小姐开始在车上来回走动着呼喊:“睡觉的快点醒醒,车子已经到地方了,等下我们要下车了,到宾馆分配房间,睡觉的醒醒。”

    他们的早餐是个人自费,他们二人就下楼买早餐吃,这里的小笼包子不错,皮薄肉香,他们叫了两笼,坐在当街口吃着,陆续见也有人来吃,虽然不认识,但是却也知道在车上见过。

    等到了集合点时候,人陆陆续续的都到齐了,今天要登山,所有的女子都穿上了休闲裤鞋。因为人太多,就分成了两个队伍。

    季子强她们的导游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上身穿着件红色的t恤,脸上黑黑的,看样子是长期在外边跑经受着风吹日晒给弄得,她不住地挥动着小旗,提醒他们跟上。

    他们今天第一个参观的景点是天香国寺,据说是中国十大名寺之一,可是现在却彻底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寺院的门口设置有铁栅栏,有人站在栅栏口专门收门票,让人觉得非常怪异,季子强也是第一次见到把寺院门封住的寺庙。

    進入其中不免有些失望,在寺庙内你根本感觉不到半点禅意,到处噪杂一片,游人熙熙攘攘,要不是空气中传来的焚香味道,季子强还以为到了菜市场呢。偶尔见到一个僧人却更让人失望,因为那个僧人竟然只批了一件僧衣,里边清晰的看着穿着长裤,脚上踏着皮鞋,估计这个僧人也是友情客串。

    更让人郁闷的是他不住的向游人兜售者各种各样的挂件,口中不断的和游人讨价还价,和市侩的商人没有什么两样。

    “也是,这些东西其实就是糊弄人,我们去偏殿看看吧。”江可蕊又指了指一个小拱门说道:“那儿人少,我们正好可以歇歇,转了半天我都有些累了。”

    “好呀,我早想这么说了,知道出来就是逛这个寺庙,我还不如躺在宾馆睡大觉呢。”季子强也点点头,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惊动导游,因为进来的时候导游已经交待过,进去后想自己转的可以自由活动,只要到集合时间别忘记就行。

    穿过拱门他们才发现另外一重天地,这里应该是天香国寺的别院,里边栽满了竹子,只在中间用石磨开辟了几条小路供人行走。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一方胜景,季子强禁不住赞叹道:“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虽然没有花木,但是却不减半分禅意。

    季子强看这些竹子粗看上去零零散散非常混乱,但是仔细捉摸却有意境可循,知道当初栽竹子的人一定是个高人,就仔细打量起来。

    江可蕊此时不住地对着石磨边的草踩踏着,显得几分乐趣。

    “我们在这里歇歇吧。”就在季子强沉思的时候,她突然开口说道。

    “哦,好呀。”季子强忙回过神,看着江可蕊坐在一块方石上,把身子朝旁边挪了挪说道:“来,坐过来。”

    季子强把背包放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她靠在背后的大石块上,身子舒适的半躺着,鼻尖上挂着几滴细密的汗珠,嬌躯散发出的淡淡体香,让季子强有些恍惚。忙将目光转移开,看着头顶的不远处的一颗桂花树。

    突然她好像被蝎子蜇住了一般,从石头上跳起来在季子强的耳边尖叫着,继而慌乱的抓住我的手叫道:“虫子,小骗子虫子”

    这个时候季子强才发现一只不知道名字的甲壳虫飞到了她的衣襟上,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上衣不住地抖动着,想把虫子抖掉,可是那只小虫感到震动反而不飞走,朝她的领口爬去。江可蕊顿时吓得面如土色,一动也不敢动,却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光,她的上衣领口已经扯开几分,清晰的看出里面的样子,甚至能看出嬌嫩的渾圆的胸部。

    季子强一时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一只小虫子竟然能够让江可蕊怕成这个样子,等反应过来那只虫子竟然爬到她的领口,朝里边钻去。

    “快,小骗子,把它抓起来”江可蕊用手撑抓住她的领口,根本无暇顾及自己将誘人的部位展示给他,只是身子前倾,让季子强抓虫。

    她原本红润的俏脸泛着苍白,急的双眉拧在一起,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显得非常惧怕,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豐盈柔軟的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誘人瑕思,也誘人犯罪。而那只甲虫却一个劲地朝里爬,似乎想钻进去。

    “快呀,你干什么呢”她不住的在原地跳着,眼睁睁的看着虫子,不住地催促他:“快把它捉出来。”

    “哦,哦。”季子强看她慌张的样子,忙伸出手,去捉那只甲壳虫,谁知道大概虫子也感应到了危险,竟然一蹦,蹦到她的胸罩上,躲过了季子强伸出的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