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时季子强也相信,在这个几千万的重大项目奠基仪式上,自己是一定会遇见这个人的,对任何一个柳林市的企业来说,七千万的投资,都不是一个小数字,没有那个企业和老板可以用平常心来对待,所以季子强在到了以后就一直观察着唐可可的周围,希望可以在她的身边看到那个男人,季子强细心的观察着唐可可身边的每一个男人,但不得不说,季子强还是有点失望,在那些围绕着唐可可的那人里面,并没有一个人长得附和季子强预先设定的萧博翰的形象。

    季子强就像,或者这个萧博翰应该是一个很成熟的男人,潇洒又稳重,也许他会像一座山,严峻而丰富;也或者他是一片海,博大而温柔;再或者他像是一棵树,伟岸而堅挺;他应该有着睿智、执着、深沉与高渺。

    不错,季子强是这样想的,因为季子强不会简单的把一个像萧博瀚这样的道上顶尖人物想象成随便高谈阔论,一脸的横肉,满身的伤疤,走路横着来,喝点酒就把自己的那点小经历,小故事拿来满桌子大讲,不用喇叭半屋人都能听见的样子。

    季子强一点都不会如此轻视这个人,他的感觉告诉过他,这个被号称隐龙的萧博瀚,绝不是一个肤浅而有妄自尊大的普通人,他应该有坚定的意志和丰富的内涵,不然在那个更为险恶的江湖,他是无法坐大和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他也应该有四,五十岁了,太过年轻会因为阅历的缺陷而难以成功,太过衰老会因为锐气不足而暮气沉沉,那么他会不会是最早那次自己在小火锅店见到的唐可可身边的那个猥琐的男人呢,应该也不会,从面相上讲,太过猥琐的男人本身就成不了大事。

    但季子强一直没有见到唐可可身边有那样一个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唐可可今天满面含春,她带着自己的助理,往来于宾客间,她的美艳和气质,在这样一个达人云集的地方异常的显目,没有人可以对她轻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艳,还因为在她的身后有一个黑白两道闻风色变的萧博瀚。

    唐可可在众多的宾客间看到了季子强,季子强鹤立鸡群,是那样的显目。

    看到了季子强,于是她优雅的对正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市里领导说了声抱歉,就犹如一片彩霞般飘到了季子强的眼前,她在看到季子强的时候,眼中就有了另一种神色,没有了伪装的客套和虚假的笑容。

    她很亲昵的说:“书记,为什么你像一个灯火阑珊处的怨妇一样站在这个地方”

    季子强笑笑说:“今天你需要光芒,我不能去遮挡。”

    唐可可就柔媚的笑了说:“你永远都比我更有亮光。”

    季子强摇下头说:“你错了,今天在这个地方,说到权,比我大的人很多,说到钱,比我多的人不少,那么我又何来的亮光呵呵,对了,说到长相,更有一个人烁烁生辉,你说下,我不躲在这个地方,又能如何。”

    唐可可听到季子强对自己的夸奖,她一下子脸上就充满了柔美,这个男人很少说这样的话,也很少赞美过自己,看来今天自己确实应该高兴一下了。

    不过她还是很好的抑制住自己的得意,带点幽怨的看了一眼季子强说:“但这一切又怎么样呢,在你的心里,或者我们这样的人永远是不登大雅之堂吧”

    季子强宽厚的笑了笑,他摇摇头说:“你今天老说错话,有时候,一个人的份量自己是不知道的,对了,我有个小小的问题”

    唐可可就说:“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

    季子强说:“今天看样子你们集团的萧总并没有来”

    唐可可本来以为是什么大问题,现在一听就很轻松的回答说:“总公司来了几个人,但萧总没有来。”

    季子强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这样一个重要的工程,这样一个盛大的典礼他都没来”

    唐可可叹口气说:“我一早也问过他同样的这个问题。”

    季子强点点头,他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个人没有亲临现场。

    唐可可的情绪显然低落了下来,她很落寞的,淡淡的说:“他说今天天气不错,适合钓鱼。”

    季子强睁大了眼睛,他呆呆的看着唐可可,好像这话并不是从她嘴里说出,“今天适合钓鱼”,仅仅是因为适合钓鱼,他就可以不来,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他的洒脱和看破世情的超越,还有那一份淡定和自信到底是从何而来季子强犹如胸口重重的被击打了一锤,他明白,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叫萧博翰的男人。

    在后来整个的仪式和培土中,季子强一直都若有所思,后来唐可可还搞了一个规模很大,档次很高的招待宴会,但这还是没有提起季子强多大的情绪,他给在座的领导敬酒,陪着领导说笑,穿梭在喧嚣的酒宴中,但他的心却早都不再这里了,他老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思虑。

    看看就到十一国庆了,对季子强来说,洋河县在目前已经毫无悬念的進入了发展的快车道,而更让他满意的是,几个大项目都基本得到了落实,就连五指山的开发,也在最近和三家省城的旅游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年内有点困难,但最迟吧,开年一定可以对五指山进行大规模的启动,这让季子强踌躇满志,从最近这几个月的各项税收上来看,今年的脱贫还是很有希望的。

    在十一放假前,季子强和江可蕊也做了联系,他们决定一起在这个假期好好的旅游一次,他们把集会的地点放在了省城,季子强就提前的召开了几个会议,对放假期间的工作都做了安排,他本来也是要值班的,但几个家在洋河县的领导听说他要出外游玩,他们就主动的提出帮季子强值班了,季子强想想也好,多两天时间,自己放牛抓跳蚤,一举两得,即和江可蕊游玩一次,又可以考察下旅游情况,为下一步洋河县的旅游工作积累一点经验。

    开会以后,季子强专门有留下了王副局长,对公安局的王副局长也做了详细的叮嘱,让他少喝点酒,在十一期间对全县的治安多上心,多计划,不能有一点问题。

    王副局长也知道这每年的放假和节庆都是关键时候,不敢有稍微的大意,就说:“老大,你放心的休假,洋河县的治安就交给我,有什么问题你回来了拿我是问。”

    季子强很严肃的说:“出了问题不是拿谁处理的事情,总之,放假期间你每天给我打一次电话,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王副局长点头就像是鸡啄米一样,就差给季子强赌咒发誓了。

    看看这一切都安排妥当,放假的时间也就到了,季子强当天下午就准备离开洋河了,办公室汪主任早就帮他安排好了小车,还给他买了很多东西,大包小包的塞了一后备箱,季子强也阻止不了,就随他去了。

    上车和司机聊着天,没多久就回到了家里,天已经黑了下来,司机帮忙把东西搬到了家里,也没多停留,就离开了,这个时候,季子强就和老爸,老妈说起了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老妈就问他:“子强,你说下,你那女朋友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季子强一听这问题就头大,但自己最近忙回来的少,也不能不多说一会话,就说:“有着落了,你不要操心。”

    老妈就说:“你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不操心,但这女朋友的事情我真是替你着急啊,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在这样晃下去,怎么得了。”

    季子强就稍微的透露了一点说:“这不是有情况了吗,明天我就到省城去约会呢,以后给你们带回来一个漂亮儿媳妇。”

    老妈和老爹感觉他有点吹牛,这小子已经让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失望多次了,她老妈就问:“那你找的是谁家的闺女,给我说说,长的什么样子。”

    季子强就抓抓脑袋,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江可蕊的时候,却突然的发现那空放着的电视上竟然跳出来了江可蕊的画面,季子强在洋河是从来没时间看电视的,他就知道江可蕊在省台主持一个什么娱乐节目,但到底是什么节目,每周星期几,几点播放,虽然江可蕊给他说过,但他一直都没看到过。

    季子强就忙指着电视,对老妈说:“你儿媳妇就像这电视上主持节目这个女孩的样子,怎么样,满意不满意”

    老爹和老妈很认真的看了看电视屏幕,最后都一起“且”了一声说:“你小子真是做梦娶媳妇,尽想好事呢人家这闺女这么漂亮的,还是主持人,那都跟个明星似得,是你能遇见的吗少给我们灌汤了。”

    季子强就一直坚持说就那样子,两个老人就一定坚持说那是哄人的话,这一家三口人就嘻嘻哈哈的为这个问题争论了好长时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