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李超听了季子强的话,又一下把刚才鼓足的精神焉了下去,低下了头。

    季子强看看他,就笑了笑说:“除非是你们厂自己不同意卖厂,那我会重新考虑的。”

    这李超今天已经让季子强搞神经了,一会的高兴,一会的沮丧,现在突然的一下听到了季子强这话,他又“得”的一下,抬起了头,他就看到了季子强似笑非笑的表情,李超就一下子感到了轻松起来,他知道,自己得救了。

    一天以后,砖厂就跟炸了锅似的,全厂上下,一听说改制的事儿,个个直骂娘,群情激奋,怒火汇聚,一场风波即将上演。

    这种情况,冷旭辉是不知道的,他依然按部就班的在第二天组织了砖厂转让协议签字仪式,

    仪式就安排在砖厂会议室举行,一大早,冷旭辉就带上冯副县长和工业局等几个相关局的领导,一起坐车到了砖厂。

    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幕发生了,得到消息的工人们迅速包围了办公楼,高喊反对改制的口号,叫嚷着要见冷县长,向他讨说法。

    砖厂改制的事情在小小的洋河县引发了一场地震,听说砖厂工人闹事了,围观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人是越聚越多,达到了数千人。

    冷旭辉感到了紧张和惶恐,他想离开,已经出不去了,冷旭辉躲在办公楼最里面的房间,不停的打电话给公安王副局长,让他马上调集全县警力来驱散人群。

    王副局长迅速带人到了现场,可洋河县那区区100来名警察,要面对数千群众,人手根本不够用,而且工人们情绪激动,事态随时都可能升级,王副局长就马上给季子强挂了电话:“老大啊,砖厂闹事了,你看现在怎么办。”

    季子强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说:“闹的厉害吗”

    王副局长忙说:“挺严重的,把冷县长都堵在办公楼出不来了。”

    “那冷县长是个什么意思啊”季子强悠悠的问着,他一点都不急。

    “冷县长的意思是先把人驱散了,可人太多,人家都还说,这就是人家的厂,我们想把人家赶哪去,所以现在僵持着的。呵呵呵。”王副局长倒像也很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他很欣慰,这个冷旭辉最近不是老和季子强斗吗,他早就看不过眼了。

    季子强就又详细的问了好长时间才说:“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办啊,王局”

    王副局长就嘿嘿的一笑说:“老大你花椒我呢,还把我叫王局,嘿嘿,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给你打电话请示啊,你说要把人赶开,虽然我人手少,但也一定可以做到,你要说不用赶,再多点警力我还是赶不走。”

    季子强让他这直白的话都给说笑了,想了下,季子强就缓慢的说:“这事情看来是有点麻烦,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可以请求市里的公安局来协助一下嘛,不然就你哪点警力,我很担心最后处理不了。”

    那面王副局长就很会意的说:“就是啊,我也一直发愁呢,那老大,我先挂了,我搬救兵去。”

    那面就压断了电话,季子强就嘿嘿的笑出了声,你老冷这次只怕有苦头吃了。

    现场那王副局长就立马的向市公安局求援了,他说的很迫切,也很焦急,让市局的领导也都紧张了起来,立即将事件定性为突发性群体件,并启动应急预案,同时迅速上报,市局就及时的给叶眉书记做了汇报,带上了警力,到洋河县支援来了。这面冷县长就不断的给王副局长打电话,摧他尽快的驱散职工,王副局长就说:“冷县长,我现在就在门口,怕他们冲到楼上伤害到你了,准备拉起警戒线。”

    冷旭辉急躁的说:“把人赶走啊,光拉警戒线有吊用。”

    王副局长很委屈的说:“我手上人不够啊,怎么赶的走他们。”

    “你是榆木脑壳啊,不会把下面人都抽掉回来。”冷旭辉气急败坏的说。

    王副局长就阴阴的笑了笑说:“冷县长不用担心,我们拉上警戒线先保护你们,一会援兵就到了。”

    冷旭辉听说有援兵,就问王副局长说:“你已经调人过来了吗”

    王副局长就说:“调了,很快就会过来,他们一来,这面就解围了。”

    说完,王副局长就挂断了电话。

    这话还差不多,冷旭辉也就松了口气,可是他那里知道啊,这王副局长没有从下面调兵,却调来了上面的兵,现在这事情就闹的有点大了,最近一两年,还没有直接让市里拍警力的先例,看来一定是要搞的满城风雨了。

    冷旭辉就在砖厂的办公楼里耐心的等着,不过现在大家都安定下来了,下面有革命的警察在保护他们,这就不怕了,一会援军一到,赶跑了他们就安全了。

    季子强也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他不去现场肯定以后说不过去,只是现在去太早,等市里人马快来了自己再去。

    他就安心的坐下来喝茶了,喝了不长时间,电话就响了,季子强一看号码,连忙接通,就听电话那头传来叶眉书记的声音:“子强同志,你们那闹什么怎么搞的。”

    季子强很恭顺的说:“好像是因为企业改制问题吧。”

    “好像你是洋河最高首长,你还没搞清楚说详细点。”叶眉书记在那么发火了。

    季子强连忙惶恐的说:“叶书记,今天情况我还真的不清楚,前几天政府来两个文,说要改制砖厂,我想那砖厂一直是洋河县的盈利企业,暂时不必要改制的,我就把文给拨回去了,专门签上“不必”两字,为这,冷县长还和我有电话争辩了好久,我就说那上常委会大家讨论定,他就不高兴了,没想到我这常委会还没召开,他把厂就给卖了,好像程序也没走到,职工当然不高兴。”

    那面叶书记就没有在说什么了,她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叶眉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看来这事情还找不到季子强的问题了,季子强说的都够清楚了。

    现场这面呢冷旭辉忙中偷闲,点上一根烟,想要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手机就想了,一接上电话,冷旭辉就像是屁股下面有弹簧一样,“得”的一下站了起来,电话是市委叶书记打来的:“冷旭辉,你是怎么搞的,捅出这么大篓子,快告诉我,群众为什么要闹事”

    冷旭辉一身的肉都稣了,他没有想到,怎么柳林市都知道消息了,他怯声说:“按照省国有企业改制有关要求,根据全市国有企业改制动员大会精神”

    叶书记严厉的打断了他的话,说:“行了,行了,少废话,你就说什么原因”

    冷旭辉是好说:“砖厂进行改制,不明真相的工人们,在少数不法分子的煽动下,围堵办公楼,阻扰改制进行。”

    一听这话,当了多年领导干部,搞过无数国有企业改制的叶眉心里就明白了,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要不然工人们不能闹事。

    叶眉冷冷的问:“你改制,事先跟工人们说了没有,宣传了没有,经职工代表大会表决了没有”

    被叶眉书记这连珠式的一问,冷旭辉一下子蒙了,这三个问题,他是一个也答不出来,但书记提的问题,又不能不回答,只好硬着头皮说:“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是冯副县长一手操作的。”

    叶眉大怒,喊道:“你作为一把手,企业怎么改制竟然都不知道,你这工作咋干的”

    冷旭辉就吓的说不出话来了,叶眉命令道:“现在我以市委的名义命令你,立即取消砖厂改制的有关决定,立即通过各种手段向工人们进行集中宣传,立即组成工作组去做职工思想工作,立即把整个事件过程形成书面材料报给我”

    冷旭辉只能习惯性的摸脑袋,答道:“是”方下了电话,冷旭辉就傻傻的坐那发了好长时间的呆,真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收场了。

    季子强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带上秘书一起坐车到了现场,秘书小张也很奇怪,今天季子强连他那01号车都没坐,专门要了个普通的车,他搞不清为什么,

    到了现场他才知道了原因,这车一点都不引人注意,季子强到了现场,见市里的警员还没到,就坐在了车上不下来,让车停在一边,他隔着玻璃看起了热闹。

    过了好久,市里公安处的好几车警车才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这时候季子强也才下了车,接上了他们,先把情况做了说明,最后那就很自然了,季子强拿着高音喇叭向人群宣布县委、县政府撤销砖厂改制的决定,电视台、电台24小时滚动播出这个决定,街道、居委会全部出动,四处张贴这个决定,连公共厕所都没放过,砖厂所有中层干部都深入到自己片区,做工人的思想工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