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哈哈哈的笑了说道:“旭辉啊,你怎么理解的,你文件上不是请求常委会通过吗。我感觉这是政府正常的一个改革企业,在说了,你们报告也明确说是一个试点吗,那就完全不必搞什么常委会通过,会上人多嘴杂的,到时候搞不好就通不过,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不必上会了,你们政府自己定吧。”

    冷旭辉在那反应了一会才说:“奥,那我们在开会商量一下,你先忙,打扰了。”

    放下了电话,冷旭辉也发了很长时间的愣,他很摸不清季子强的意思,季子强这个签字给人的感觉是模棱两可的,可以说是同意,不用上会,也可以说是不同意,不必改革,这就让冷旭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几次都想要推翻自己的这个报告,但想一想自己同学那誘惑的条件,想一想葛副市长那意味深长的话语,他又几次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还是想把这个方案执行下去,他就这样矛盾,思考,否定和再次否定。

    最后,他还是决定赌一把,就当季子强没看出来,或者是季子强看出来什么猫腻了,但想看看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上,他要是这样想,他季子强就错了,我不会拿一分的现钱,至于张宝涵给的那干股,只要不在白纸黑字上签我冷旭辉三个字,你走到哪去,我也是不怕的,这样想想,冷旭辉就轻松了很多。

    很快,冷旭辉又主持召开县政府的常务工作会议,作为政府的一把手,他首先表态说:“我本人是完全同意材料上所写的内容,你们大家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是我们这个班子的一个重要改革方案,我希望大家可以看长远,顾大局,让砖厂开个改革的好头,带动以后的其他企业改革顺利进行。”

    其实,他第一表态,就是要起到一个导向作用,意在告诉其他副县长,这事儿基本上就这么定了。其他副县长对这种会议规则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老大一表态,他的人就跟着附和,这几个季子强的副县长,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都没怎么反对,整个过程很简单,结果是一致同意,通过砖厂改制决定。

    会议一散,冷旭辉就立即向葛副市长做了报告:“葛市长你好,我们已经研究完了,企业转让给张宝涵,价格给他了很多的优惠。”

    葛副市长笑道:“旭辉,这样就对了嘛,改革要有魄力,不要畏畏缩缩的。”

    冷旭辉就连连说:“是啊,是啊,有葛市长的指导,我们一定会让洋河县的工作有个大的起色”

    葛副市长很严肃的说:“什么我的指导我可不能掠人之美,你的成绩谁也抹杀不了的。”

    冷旭辉就又说了一些讨好卖乖的话,才意犹未尽的挂上了电话。

    这边冷旭辉把砖厂卖了,不但讨得了葛副市长的欢心,自己还得到了砖厂一些干股,他总体还是感到相当的满意。

    砖厂的改制就進入了如火如荼的阶段,很快的,冷旭辉就要亲自压阵,到砖厂去签订转让改制的协议了。

    季子强在做什么呢,他在等待一次反击的时刻到来,看到时机成熟了,季子强一个电话就叫来了那个莫名其妙就被干掉了的砖厂原来的厂长,这个厂长叫李超,本来是当的好好的厂长,虽然是个不很大的厂子,但每年过手也是几百上千万的钱财,就不说掏一点,光那厂长招待基金,都够他每天海吃胡喝的了,干的正带进,这怎么说完蛋就完蛋了,冷旭辉和冯副县长就这样三下五去二的,把厂子卖了,他一下就一文钱不值了。

    你说他能不郁闷但有什么办法呢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他也据理力争了几次,但会会都被冷县长和冯副县长一阵的大道理给压制住了,他就想过要找下季子强,可是后来听说,这个报告季子强也是签了字的,他也就在没有地方可找了。

    这几天在家里,除了喝闷酒,就是赶快的活动,最好是可以把他调到哪个事业单位来,冷县长倒是隐隐约约的说以后会给他考虑葛事业单位,让他享几天的清福,但到了今天,也没一个准信。

    当季子强的秘书把电话打到他的家里以后,李超就敏锐的看到了一次希望,一次重新回到那小小鸡头的位置的希望了,他那里敢耽误,收拾一下,屁颠屁颠的就赶到了县委,

    在路上也想好了几种说辞,看季子强的脸色,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都细细的过滤了一遍,感到详细完整了,这才敲响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是认识李超的,好几次季子强都检查过砖厂,也和李超在招待上没少喝过酒,那次过年查季子强受贿的时候,排在前面的就有李超的名字,季子强就招呼他说:“李厂长来了啊,进来坐,站门口做什么,我这又不是阎罗殿,进来。”

    一面季子强就离开了办公桌,走到了沙发旁边,看着秘书小张给李超倒上了水,季子强指指水杯:“先来喝一口,不要怪我啊,我每次到砖厂你们都是酒肉招待,你到我这就只能是茶水了,要不我给你开一瓶,你喝两口,呵呵呵,呵呵呵。”

    李超是没想到今天季子强如此的亲切和诙谐,也就陪着季子强呵呵呵的笑了一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说:“季书记啊,以后可别叫我厂长了,唉,惭愧啊,现在我是闲人一个。”

    “闲人,这话谁说的,我还刚接到政府的报告,说你能力不错,准备调你到木器厂做厂长去呢,怎么能说是闲人啊,以后木器厂还要靠你来发扬光大的”季子强一下子就很认真的说了。

    这李超一听,头嗡的一下就大了,我靠你冷旭辉的娘,你把老子放那地方,全县人民都知道,那木器厂烂的都不成啥了,政府连续任命了两个厂长,人家宁肯回家种土豆都不愿意去那木器厂,为什么啊,实在是没一点生意,工人工资早就是半数发放了,就这半数,还是县上找银行想办法给贷的款,挣不到钱不说,工人还三天两头的闹事,经常发生事端,所以谁一听,都是很害怕的。

    季子强当初当县长的时候,也是想县把木器厂动一动的,但是哈县长,吴书记那么一闹腾,天天是防东防西,一会是进攻,一会要撤退的,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个事情,就是现在,季子强也还是只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人员分流,土地拍卖。

    但人员朝那分流就是个问题了,现在洋河县能承受的起这木器厂的也就三两个企业,等几个新的项目启动了,将来倒是有些机会,但都还没有投产,所以就是好等等。

    这李超的心就一下子缩成了一疙瘩,他除了对冷旭辉的恨以外,还有对自己未来的恐惧,只怕以后老了连退休金都拿不上了。

    他挣扎着说:“书记,书记,你可不能答应他们的调动啊,我这些年在砖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好歹没让砖厂亏损过,也每年给县上做出过贡献,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

    季子强喟然长叹说:“你和政府的关系怎么处的那样差啊,按你这情况,是应该适当照顾的,是不是你这坏脾气,到处得罪人。”

    李超想想,那也是啊,就为这卖砖厂的问题,自己从自身和砖厂职工利益出发,也没少和冷旭辉争持,但那都是为工作啊,他们也太歹毒了。

    李超在路上想的那些一套一套的话,在第一个回合中,就被季子强给击溃了,现在他整个就是没有了套路,进了季子强给他设置好的死胡同。

    他只能是不断的哀求季子强,希望季子强看在和他还算不错的认识情面上,帮他调个好点的位子,他就后悔起来,自己刚才也没带点礼品什么的,这样求人,有点无力的感觉。

    最后季子强才说:“其实我也很同情你们啊,从我本意上讲,砖厂是个不错的企业,特别是你们几个领导也都很有能力,要说改也不应该现在就改到你们头上,我还在砖厂改革报告上专门写了两个字:不必,就是说你们不必要改革的,现在还没到时候。”

    这李超就傻眼了,他抬头傻傻的看了好长时间季子强,最后才说:“冷县长和冯副县长不是都说你同意了吗”

    季子强一听这话,就重重的把茶杯放到了茶几上说:“胡扯八道。”

    那李超扑闪了几下眼皮说:“原来是个假传圣旨啊,奶。”

    季子强很严肃的瞪了他一眼说:“你说什么呢,不过就算我不同意,但为了县上班子的团结,我也不能现在出来反对,所以刚才给你说的那些话你听听就可以,不要出去乱嚼舌根,我知道了有你好受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