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会议中有人提出了担忧和不同的看法,但冷旭辉都轻描淡写的对付过去了,他说:“改革是全国的趋势,我们应该顺潮流而动,要解放思想,着眼未来。 ”

    这大帽子一扣,谁还敢在说什么,都只好做吧。

    再说常务冯副县长,会议结束后,被冷旭辉叫到办公室,冷旭辉特意交代他,这是葛副市长的指示,要按他的意思办,把厂子卖给张宝涵,价钱上给他优惠一些。

    并特别嘱咐他,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千万别传出去。末了,冷旭辉语重心长冯副县长说:“我和你都是草根出来的,在上面也没一个得力的后盾,这次难的葛副市长联系上我们,也算我们和他加强关系的一次机会。”

    冯副县长听了这话,也是颇有感触,是啊,没有后台的领导真是不好当,他就想了想说:“砖厂的事儿,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到了下午,刚吃完饭一会,季子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季子强放开手里的文件,站起来,从沙发的衣服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是江可蕊来的电话,季子强最近忙,和她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两人就聊了一会。

    季子强说:“怎么样啊,最近还好吧。”

    “当然好了,不过你要是过来看望我,那就更好。”那面传来江可蕊娇莺初啭的话语。

    季子强也笑了两声,缓缓的就坐在了沙发上,把头尽量的向后靠着,仰面朝天,很舒适的说:“最近有点忙,等十一放假的时候我过去看你。”

    “那好,我们就说定了。”江可蕊在那面欣喜的说。

    “当然是了,天地为证。”季子强调侃说,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一种向往和期待了。

    不得不说,季子强还没有达到色即是空的境界,他很禁受不起美女的誘惑,在官场,他的睿智和底线是永远不会失去,因为那是工作。

    在美色面前,他的底线就很容易跨越,就在一转念中,他就可以在脑海里清楚的勾画出那美女妖艳的身材和绝美的面容。

    在季子强沉默幻想的时候,县政府此刻正在冷旭辉的安排和指导下,对洋河县砖厂准备展开一次改革,这样的事情自然很快就传到了季子强的耳朵里,因为他在县政府有很多嫡系和眼线在。

    但季子强并没有太过重视,改革是必须的,至于怎么走,那最后都要通过自己这一关,量他冷旭辉有什么小动作也逃不过自己的法眼。

    按照国家规定,国有企业改制必须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职工大会讨论,但到了冷旭辉和冯副县长这里,一切全变了,冷旭辉追求的是速度,程序要尽量做到简化,

    他认为,砖厂效益这么好,不可能出现待遇下降,职工下岗问题,所以职工代表大会就免开了,再者,端惯了铁饭碗的工人,一旦要是变成了给私人老板打工的,肯定接受不了,如果事先跟他们说了,肯定要闹翻了天,不如来个先斩后奏,等生米煮成熟饭了,他们就是闹也闹不到哪去。

    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冷旭辉和冯副县长既没有到砖厂去调研,也没有征求砖厂意见,只是私下里安排人对砖厂资产进行了简单评估,之后,就让综合科的秘书起草了个文件,标题就是县委、县政府关于岭南县砖厂改制的决定,内容全按冷旭辉的意思写的。

    写好以后,冷旭辉就叮嘱秘书:“这个文件你送季书记那里去,让他看看,签个字,不过最好去的时候多带些其他材料。”

    秘书很明白冷旭辉的意图,冷旭辉现在和季子强闹得不太好,要是单纯的送这个文件过去,季子强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就算是同意,也一定会磨磨蹭蹭等好久,多送几份文件,混在一起让他签字,按过去他对政府的放手成度,说不定也就一次签了。

    秘书就收集了几个其他文件,一起带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来,季子强却没有签,刚看了几个字,就接到市上的其他电话了,他就对冷旭辉的秘书摆摆手说:“你先回去,我看完了让小张给你送过去。”

    那秘书无奈,只好离开了季子强办公室。

    季子强就在电话里和对方为一个什么问题扯了一阵,最后才哈哈哈的笑着说:“王局长啊,那这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次来洋河县,我给你好好摆一桌,哈哈哈。”

    挂断电话,季子强才看起了刚送来的文件,他好像刚才隐隐约约的听到那秘书说这几个文件要的急,他也就不在耽误的看了起来。

    没看一会,他就看到了这个砖厂改制的决定,季子强看看的就是一惊,政府怎么可以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来,改革是不错,但现有的洋河县亏损企业多的是,要改也应该先改他们,这砖厂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在盈利,何必急急的动它呢

    他有点担心起来,赶快一个电话叫过来郭副县长,他是一般情况不大想给冷旭辉打电话,郭副县长一来,季子强就让他把这个方案的详细情况给自己说了一下。

    郭副县长就说:“这是冷旭辉直接安排冯副县长负责的,我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些猫腻,听说那个想要收购砖厂的老板还是冷旭辉的同学,只是冷县长没让我们插手,有的具体情况还不好说。”

    季子强皱眉说:“你们政府那么多县长,怎么就没人站起来阻止一下呢,你们自己的责任心哪去了。”

    郭副县长有点委屈的放下水杯说:“现在的冷县长那能听的进别人的话啊,一说起来又是批评,又是争吵的,人家还提前给这戴了个高帽子,叫我们看大事,看未来,谁还好在说什么。”

    季子强也知道这冷旭辉最近是越来越骄奢跋扈了,季子强也不在好责怪郭副县长了,就宽慰着说:“我理解你们的情况,也不是想怪你们什么,只是感觉这样做有点不妥当。”

    郭副县长哪敢和季子强生气,就陪着笑说:“书记就是批评我们几句也是应该的,这事情看来还得书记出马,你给他打个招呼吧,现在就你能压住他了。”

    季子强嗯了一声说:“他现在没出去吧,在政府吗”

    “应该在的,刚才我走的时候还看他们开着。”郭副县长点头说。

    季子强就若有所思的说:“嗯,那行吧,我一会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你先回去,撞上你了,他又该多心了。”

    郭副县长就摁熄了烟蒂说:“那我先过去了。”

    季子强等郭副县长走了一会以后,估摸着他应该到县政府了,这才站起来,提起了电话。

    “冷县长啊,你好,你秘书送来的材料我看了,嗯,是,我知道比较急的。”季子强为了工作,还是很客气的和冷旭辉说起了这事。

    冷旭辉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心里还是有点发毛的,他怕季子强对砖厂的改制进行阻拦,季子强的拒绝还是有决定性作用的,一但自己不得不搬出葛副市长来,那这个人情就只能让季子强卖给葛副市长了,如果不说葛副市长呢也许季子强就会一直压着,最后有可能葛副市长很小看自己,直接给季子强来电话,这样就会让自己很被动,就是同学张宝涵到最后只怕也会从自己的收益里分出一部分给季子强了。

    冷旭辉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也不敢拽那么一点,很恭敬和客气的说:“书记,这几个文件都很急啊,你看有什么问题吗,要是有的话,我们在做调整。”

    季子强对冷旭辉今天如此的客气一点都不意外了,他明白了自己的猜想的准确性,看来这里面的猫腻还不是点吧点。

    季子强就说:“几个文件我都看过了,没有什么大的原则问题,这样吧,你叫秘书过来取,我马上就签字。”

    冷旭辉连连答应着,客气的挂上了电话。

    时间不长,冷旭辉的秘书就再一次的来到了季子强这里,季子强也就叮嘱了几句话,把那一沓材料都交给了他。

    秘书谦恭的一面道别,一面退着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直到他把门关上,才淡淡的笑了一笑。

    他点上了烟,似乎自己又一次找到了一种感觉,这是一种反击前的激动和兴奋,他总算是等到了冷旭辉的一个破绽,那就开始吧,自己的反击不需要再继续等待了。

    他就给县政府的几个副县长都去了电话,对他们说:“有的事情你们也要看长远一点,砖厂那个改革报告我看过了,我什么意见啊,呵呵呵,呵呵呵,好了,好好工作。”

    那几个副县长接到他这莫名其妙的电话,都是很发了一会呆。

    过了一会,电话就又一次的响了起来,季子强一点不急,慢慢的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的旁边,接上了电话。

    那面就传来冷旭辉有点急迫的声音:“季书记你好,我冷旭辉啊,嗯,你签发的文件我看了,只是不知道这个砖厂的文件,你怎么签上了:不必,这两个字,我有点不大理解,是不是这个方案有什么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