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作为商人,张宝涵很会察言观色,他说完那些激将的话,再一细观察冷旭辉,发现他有点动心思了。

    经常和官员打交道的张宝涵,深知这个时候,是摊派的好机会,于是他就进一步说:“你要是把砖厂卖给我,就凭咱俩这关系,我给你20干股,怎么样,不要你投一分钱”

    冷旭辉听了这话,愣了一下,他并没有直接回应张宝涵,而是含糊的说:“这事情啊,我还没想好呢,很多事情要考虑,再说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定的下来的。”

    其实,冷旭辉这个人也很爱财,在洋河县他没少利用机会,往自己腰包划拉钱,唯一的遗憾就是他过去没当老大,就算捞一点,也都是鸡零狗碎的,大头捞不上。

    同时,他这人除了爱财之外,他还很爱面子,在乎名声,他怕自己这么一搞,背上一个“损公肥私”的骂名,要知道,在洋河县,砖厂,酒厂,烟厂可是全县的焦点,对它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引起强烈反应。

    所以对于卖砖厂之事,冷旭辉不得不慎重考虑。

    张宝涵也不敢过于紧逼,这样的事情他知道冷旭辉未必敢做决定,冷旭辉的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性格,张宝涵是很了解的,所以就再和冷旭辉谈了谈其他的一下闲言碎语,也就客客气气的告辞离开了。

    冷旭辉一个人在办公室也想了好长时间,他对张宝涵的提议很有点心动,只是怎么来操作,需要在想想清楚。

    季子强最近可有的忙了,他说通了那个宋老板,已经谈好了双方的合作协议,对洋河工业园开始改建了,这个位置不错,紧靠县城,而且由于过去土地不值钱,当时修建的时候圈的地也很多,现在地价一涨,房价更是翻着跟头的往上飙,这稳稳的就让季子强大赚一笔,县上就用现有土地和那些修了一半的建筑作为投资,剩下的就是宋老板的资金投入,把过去那些建筑改建一下,做住宅,而且还都是框架式的大开间,可以更好的便于住户的设计和装修。

    园区内空地不少,季子强就让种上些花花草草的,这样稍微一收拾,里面的环境也比起很多小区要大气,宽敞和幽雅了。

    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开盘,只要一开盘,那钱就会流入洋河县政府的账户,那时候,呵呵,洋河就成暴发户了,钱多的用不完。

    这还不说,那个唐可可的也准备动工修建生态园庄了,今天她还专门的过来给季子强说:“季书记,我特意来邀请你,过几天我们林园的奠基仪式,想请你出席。”

    季子强看着这个美丽,大胆的女人,心里也是有些疑虑的,最近他让公安局的王副局长有对唐可可专门的做了详细的调查,看来他们这次在洋河投资生态园确实是来挣钱的,并没有什么违规和违法的事情,所以季子强也就没有在这个项目上设定必要的障碍了。

    现在见她来要请自己,季子强就满口答应说:“好啊,好啊,看到你们就要开工,我心里也很激动的,以后希望你们事业可以越办越大,走上一条光辉大道。”

    对季子强这一语双关的话,唐可可肯定是听的出来,看样子季子强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底细,唐可可也就很淡然的笑笑说:“季书记,我们集团一向都是走的光明大道,这次也是一样,对不对书记。”

    季子强看看他,也就打了个哈哈说:“那就好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需要我出面协调,帮助的地方,只要不违背原则和法律,尽管来这就找我。”

    唐可可就悠悠的叹口气,她知道,季子强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她就说:“放心吧书记,我们有分寸,该请你的时候一定来,不该打扰你的时候,绝不让你费心的。”

    季子强客气的笑笑说:“没有什么费心不费心的,帮助你们企业是我的工作。”

    唐可可就调皮的眨了眨眼说:“那帮助我呢”

    季子强不解的问:“你需要什么帮助”

    唐可可就揶揄的说:“我孤独啊,我寂寞啊,想要季书记帮助一下。”

    这话很有誘~惑力,特别还是这样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在说,季子强心里一阵的涟漪,但他很快的就镇定了一下说:“可以啊,孤独的时候我可以陪你,不过我最近忙的很,等我闲了一定好好陪你,记得上次我们喝酒吗我就陪你了,不过你酒量真差,以后不叫你喝酒了。”

    季子强用玩笑和废话抵挡和阻止了唐可可想要进一步的表述,对语言和时机的掌握,季子强早就驾轻就熟。

    唐可可有点失望,季子强在暗示着他不是一个随便就能被引~诱的人,他说出了上次喝酒,也就是告诉她,就算在那种特定的情况下,他依然可以拒绝自己对他那明显的引~诱。

    其实唐可可在第一次那个小火锅店看到季子强的时候,她已经知道季子强是谁了,刚好从集团内部的投资扩展中,就有洋河县的一个规划,所以她才在那个自己兼任总经理的洗浴中心想要和季子强发生点亲密的行为,想要牢牢的掌控住这个年轻的领导,为了自己的集团,也为自己以后在洋河县的投资增加一点保险系数。

    但她最后还是失望了,她两次对季子强的誘惑,都没有起到真真的作用,可看的出,季子强有渴望,也有需求,从他当时那急促的喘息上就可以看到那一点,但季子强总是可以在最后的关头刹住车,控制住将要放飞的灵魂,对这一点,唐可可有怨忿,有失望,但也有从心底升起的敬佩。

    她明白自己的魅力,在整个柳林市,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希望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要不是因为有萧博翰那若隐若现的威慑,只怕自己早就被很多男人倾家荡产的抢夺去了。

    当萧博翰知道自己的举动以后,他埋怨了自己几句,说自己的想法很幼稚,也很不值,但他也很为这个季子强感叹,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人非比寻常。”

    唐可可见季子强答应了自己的邀请,就放下了请帖说:“到时候小女子就恭候书记的大驾光临了。”

    季子强点下头,他是一定要去的,因为他还很想见一见那个叫着隐龙的萧博翰,他感觉,自己和那个萧博翰就像是站在两个极端的高手,相见和交手是迟早的事情,他也相信,这样一个大的投资奠基,他萧博翰就算再怎么洒脱,他也是一定会来的。

    这样又过了几天,也就是张宝涵找过冷旭辉买砖厂的事儿刚撂下没几天,冷旭辉正在办公室批阅着文件,电话响了起来,柳林市的常务副市长葛海浩给冷旭辉来了电话:“旭辉啊,你们那儿的国有企业改制工作推进得怎么样了,据我了解可不算快啊,项目建设搞不上去,我不说你啥,可这国企改制是全省一盘棋,你可不能再拖咱们全市的后腿。”

    冷旭辉就解释说:“葛市长,洋河县的情况你也知道,全县没什么好的国企,就一个烟厂,砖厂,酒厂,现在状况还不错,是纳税大户,安置了不少人就业。”

    葛副市长听了,有些不高兴说:“你的意思是,国企改制,就是减少税收,就是工人下岗”冷旭辉急忙说:“葛市长,不是啊,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葛副市长不依不饶说:“旭辉啊,你这种思想要不得啊,在全市国企改制动员大会上,我第一个问题讲的就是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看来你没领会到位啊。”

    冷旭辉连连说:“是,是,我一定好好学习,一定改正”

    葛副市长说:“我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你们那个砖厂改制的事儿,我给你推荐一家企业,这家企业可不错,资金雄厚,我建议你接触一下,企业老总张宝涵,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搭个桥。”

    冷旭辉一听这话,脑袋嗡一下,担心的事儿到底发生了,这个张宝涵啊,还找市长向我施压了,这招够狠的他心是这么想,但嘴上却说:“谢谢葛市长对洋河县的关怀,我们一定按您的指示办”

    葛副市长笑道:“这可不是什么指示,我只不过给你提供个参考罢了,县里的企业还是县里管,我不能越权干预。”

    把电话挂了,冷旭辉更加的郁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砖厂不卖不行了,而且还得按市长的意思卖,冷旭辉这回变得聪明了,他想,趁着现在只有葛副市长一个人打招呼,那就以最快速度卖了,防止夜长梦多,再冒出个市领导,或者是省领导来打招呼,那自己难办了,怎么做都讨不到好

    说办就办,第二天,冷旭辉就主持召开政府常务工作会议,指示常务冯副县长亲自挂帅,尽快拿出砖厂改制方案,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改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