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处是掌声,到处是鲜花,季子强用群众的热情为自己建筑了一层防弹的屏障,他现在已经不是拿上公款去游山玩水的人了,他到象是个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英雄,前几天县里的那些个闲言碎语都销声匿迹了,冷县长都亲自来欢迎了,其他人更是变个面孔转入了赞美的行列。

    回来以后季子强就先给韦市长去了个电话,向他汇报了此次参加评比的情况,韦市长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的,但听了他的汇报还是很高兴,这样的评比对柳林市来说也是比较少有的一次收获,特别是对山区市来讲,差的就是一个知名度,他的这一举动给一直未见起色的灵泉市经济带来了活力,并起到了推动,带领的作用,所以对他是赞赏有加。

    季子强也很高心,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表扬了,现在这种表扬对季子强来说这点很重要,他可以放大和扩散这次韦市长的表扬,让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有个顾忌,该借上面势的时候,那是一定要借的。

    季子强又给叶眉书记也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在这样的荣誉面前他没有一点的忘乎所以,趾高气扬,他依然是那样的低调和淡定,叶眉也只能淡淡的苦笑一下,这个季子强确实能折腾,看来自己想要在近期收拾他是不行了,他获得了如此大的荣誉,这个时候下手有点难以服众,不过也不要急,主动权永远在自己手里。

    但是叶眉没有吝惜自己的表扬,她也夸了季子强几句,叶眉不知道的是,季子强给她打的这个电话,是当着县上很多干部打的,所以叶眉的表扬,也就很快的传遍了洋河县的每一个地方。

    获奖的宣传还在进行中,冷县长也只好配合着,上面不断的来人在督促,也不断的有电话在关注,他只好忍气吞声,摆出一副热情的样子来配合。

    可是他的心里是那样的嫉妒和悔恨,嫉妒季子强的成功,悔恨这大好的机会怎么就让他这小子给抓住了,早知道这样,自己去该多好啊,可惜的是,在这个世界是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特别是官场,一步错步步错,永远就踏不上点子了。

    季子强就像是一点都不知道冷县长开会的讲话一样,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虽然有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秘书和冷旭辉的秘书间的传递,但他没有怨言,更没有针锋相对的动作,这让冷旭辉更为担心了。

    他深深的知道,什么叫黎明前的黑暗,什么叫暴风雨前的平静,所以他一点也不敢大意,在季子强又一次的成为洋河县,柳林市,乃至北江省的知名人物的这段时间里,冷县长转入了全面的防御阶段,高度警惕着季子强的反击。

    是的,季子强是准备反击了,但他不能盲目的反击,他要等待冷旭辉露出破绽来。

    报纸和电视还在宣传着,季子强和洋河县的名字成了最近一个阶段的热点,就连远在省城的江可蕊也打来了电话,对季子强做了恭贺,季子强当然要很低调,很谦虚的说:“成绩是大家的,是上面领导指挥的好,是下面群众支持的好,不要把所有功劳记在我的名下,你也不要崇拜哥,哥哥就是一个传说。”

    这样的回答,当然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换来的一定是江可蕊一声:“啊呸,装什么大尾巴羊。”

    冷县长这些天的心情很是郁闷,今天下班冷旭辉推辞了几个宴请,想回家好好静一下,他需要思考一下季子强会采取的动作,最近一个时期,季子强见了他笑的很热情,这更让多疑而有小心的冷旭辉感觉到了危险,自己对季子强使了那么多的招数,季子强还能这样对待自己,除非他是个傻子,但显然的,季子强一点都不傻,他不过实在迷惑自己,他一定会对自己发出反击的。

    冷旭辉一路想着就回到了家里,刚进门就看到了小姨子也在,小姨子很快的接过了他的包说:“姐夫,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都等你回来吃饭呢。”

    老婆也从厨房出来说:“旭辉,今天小妹过来了,我做了几个你喜欢吃的菜,一会喝点酒。”

    冷旭辉一面换鞋,一面嘴里应着,又问小姨子说:“你们局最近怎么样,上次开会交代的事情都进行了吗”

    小姨子笑着说:“最近忙死了,每天都是检查,游客多了,卫生防疫的工作更多了,就是工资不多。”

    冷旭辉就说:“可以了,过去我们刚上班那会每月才多钱、”

    小姨子嘴一撇说:“得得得,不要提你们那会,你们那会一毛钱几个鸡蛋呢,现在多钱一个”

    冷旭辉摇摇头也就不说了。

    一会饭菜就端了上来,冷县长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一面是老婆,一面是小姨子,孩子是在学校寄宿的,倒也清静。

    三个人说着闲话,就吃了起来,没想到小姨子酒量还行,喝不多时,冷旭辉就有点醉意了,这也是最近的心情不大好吧,他就说:“行了,我不想喝了,今天就打住吧”。

    小姨子就用妩媚的眼神挑逗这他说:“姐夫,我们再喝一点,把这一瓶喝光啊,我们三个人喝这一点算什么。”

    她说着话就走到了冷旭辉的身后,要给给倒酒,她哈下腰笑嘻嘻地看他,冷旭辉的肩膀忽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样富有弹性,而又柔軟的触觉使他立刻意会到那是她的胸部,冷旭辉的心怦怦直跳,全身的触觉神经似乎一下子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右肩上。

    她那两个饱满的胸部就来回的在冷旭辉背上蹭,本来现在都是夏天了,穿的薄,这样一蹭,冷旭辉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体温,那两坨肉肉的弹性,冷县长一个激灵,酒也醒了很多。

    那就继续的喝吧,三人慢慢的喝完了一瓶,又说了一会闲话,但小姨子有点开始醉了,脸也越来越红,人也东倒西歪了,坐在沙发上半仰着,一点都不顾忌裙子下面那黑色的三角裤头露出来。

    冷旭辉困窘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这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是白色t恤,紮在裙子里的,腰肢好细,两道优美的曲线向下方延伸,宛宛然一具美臀。

    小姨子看着电视,一面回头向冷旭辉笑,忽然发现他的眼神不对,看了一眼自已,发现自己正分开这雙腿,以一种不太雅观的姿势在一个男人面前展露着,她就嘻嘻一笑嗔道:“姐夫,看什麽呢”

    冷旭辉一惊,清醒了过来,看到她虽然红着脸,倒没有恼怒的样子,就讪笑着说:“小妹,没没看”说着自已也觉得刚才表现得太明显了,无法掩饰,讪讪地住了口。

    冷旭辉的媳妇在收拾碗筷,然后冲澡去了,冷旭辉和小姨子就在客厅,一会冷旭辉就有点受不了,那小姨子下面裙里的风光不时的在他眼前晃动,冷旭辉不想看,可是眼神又老是会往那上面自动的扫过去。

    他有点受不了,就等老婆冲完澡,赶紧的自己也去冲了一下,在卫生间里降了个温度,这才好了许多,也不等老婆进卧室,他自己先进去了,靠在床上就有点想入非非。

    过了一会,老婆才进来说:“小妹就在家里住了,我怕太晚,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冷旭辉点下头,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情绪。

    屋子里很静,老婆坐得很近,冷旭辉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非常好闻,那不只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混杂了女性的体香。冷旭辉侧躺着,微微眯着眼,睁开一条缝,看到她一条大腿就搁在自己眼前,由於很近,冷旭辉看得很清楚,腿形的曲线很优美,因为眼前的它是渾圆的,修长的,压在床上的一面的形状使冷旭辉可以意会她的身体可能会多麽的柔軟、富有弹性。

    冷旭辉就抱住了她,把自己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微张的口腔,缠绕上她那热热的、湿湿的、美味的小舌头,体会那种唇齿相接、相濡以沫的感觉。老婆仰着身子,任他紧紧搂住她充满清郁香气的誘人的身子,一副若睡似醒的神态,娇憨的表情中,扇弧形的眼睑半掩着星眸,透出慵懒恍惚的眼波,冷旭辉从不晓得清新纯洁与魅惑可以同时并存於同一具躯壳内。

    一会,他们就开始了常规的运动,即使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仍能将她丰富的表情变化看得清清楚楚。

    冷旭辉的头似乎因为身体大幅度的摇摆而昏眩了起来,他顺手拿起床头上的啤酒,大口大口的灌进喉咙里,一阵的清凉让他清醒了些。

    “唔┅┅我也要喝┅┅”她一把抢过冷旭辉手中的啤酒,喝了两口後,将剩馀的啤酒随手倒洒在自己的身上。

    她一把将冷旭辉推倒在床上好久一会,冷旭辉才鸣金收兵,看着老婆倒在一旁微微的喘着气睡觉了,冷旭辉的手则仍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游走着,等待着下一回合的激情,冷旭辉边摸,自己边想,也许是酒精的关系,一向含蓄的她今天却叫个不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