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生生的把人家这美女专家给捧杀了,有的人平时不很活跃,季子强在这样一个在美女面前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精神亢奋,头脑灵活,在他强大无敌的甜言蜜语攻击下,那女专家已经完全乐瓜了,两人配合还好,人道:一个巴掌拍不响。 他们是拍的人有艺术,受拍的人很舒服,没过三十五分钟,就成了好朋友了。

    这时候季子强才慢慢的道出了自己来成都做什么的,自己对她也是早就闻名,看多他几篇专业论文,非常的心仪,想认识她,和她学点知识等等都是假话。

    最后那漂亮专家就笑着说:“想不想这次你们县上获个奖,拿个名次啊。”

    季子强若无其事的说:“拿个名次那当然好了,我回去也可以拽一下啊,但这次来参展的人多,只怕;轮不到我们。”

    专家就笑着说:“有我呢,你怕什么。”

    季子强就开始惊讶,狂喜,感谢起来,嚷着个女专家很是满意,自己能带个这个年轻书记这样一种惊喜,自己也就体现出了存在的价值。

    看到季子强满面红光的回到了宾馆,大家都在想,看来华书记一定是把她搞定了。

    现在他们就是等了,等待那评选的结果,虽然这样的等待还是很熬人,但却不让人担心,只是在熬那最后的喜悦。

    喜悦还没有熬到,就有了让他们丧气的消息。

    林逸今天开完会回到了家,一直就在骂着冷县长,你他娘的,什么个东西,还想把整个洋河县搞成你自己的地盘啊。

    她也分析了下,感觉要让季子强有个准备好点,不要回来让人家冷县长给他来个措手不及,想到这他就决定给季子强打去电话。

    季子强来的时候就有担心,怕冷县长趁他不再搞什么花样出来,但没想到他这么毫不遮掩的就把两人的矛盾公开于人,也太没有一点政治素养了,有了这心理准备,在听林副县长给他电话添盐加醋的汇报时,他没有一点意外。

    反倒是他还不断的安慰林逸那为他打抱不平的怒火中烧的心,同时,他还要考虑怎么扭转冷县长给自己制造的恶劣影响,怎么破解冷县长给自己出下的那道花公款游山水的难题。

    这是一个比较麻烦的题目,解的好就可以既压制住冷县长,又获得广大干群的支持,解的不好,自己这个不顾别人死活,就管自己享乐的帽子就带上了,他关了手机,开始全神贯注,聚精会神的思考起来。

    黄副县长不知道他接了个什么电话,但见他接了以后就脸色冷酷,眼睛眯成一条缝,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就小心翼翼的问:“季书记,是不是家里出问题了,该不会是老冷”。

    季子强摇了下手,止住了他的问话,朝旁边几个人扫了一眼,黄副县长明白过来,就打住了话头,但他知道一定是自己说的问题了,除了那姓冷的,谁一天沟子痒了,没事找事。

    在没人的时候季子强才把电话内容说给了黄副县长听,一听到还点名说了自己,把个黄副县长气的半天没说出话真是的,他姓冷的什么东西啊,来的时候给你汇报过的,现在他来了个到打一钉耙,真是少见,脸都不要。

    季子强看他那脸都气白了的表情,感到好笑,就说:“你气什么啊,人家找的是我,你就是个托,我都没生气,你这托还激动了,哈哈”。

    反正坏名气也出去了,黑锅也背上了,不已经,已经,已经了,那就随便他吧,继续等待评比。

    也不能就这样傻等啊,季子强就组织大家在附近的几个地方转了转,似乎他已经把家里那风雨欲来风满楼的状况忘记了。。

    当然了,这时候他还是没有忘记那个女专家的,他们又找了次机会,好好的切磋了一下酒道,还有什么道我就不知道了,那天窗帘关着的,我没看见,没看见的事,我是不会乱说的。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这一伙人都傻了,妈呀竟然是拿了个金奖,虽然金奖有三家,可这也是他们想都没敢想的事,这两天他们放开想象的大胆的估了下,也就是停留在了银奖的可能性上,可现在是金奖啊,那是个什么概念。

    大家欢呼跳跃,季子强没有跳,他还在想那道难题,眉头还没有展开,在接下来的颁奖,答谢,他都没有参加,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宾馆里,抽烟,睡觉,想对策。

    一切都结束了,黄副县长就来向他征询回家的问题,准备给他买飞机票,其他人坐火车回去,准备马上就去买明天的票,季子强慢慢的恢复了笑容和惯有的潇洒,笑着说:“大家都坐火车把,只是不要买明天的票,买后天的,多住一天。”

    黄副县长有点不理解他的意思:“后天那不是要多住一天吗,又要多花很多钱,家里情况也要你赶快回去坐镇啊。”

    季子强撇嘴一笑说:“听没听过,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句话今天我就给你演示一下。”

    他掏出了电话,给柳林市日报的几个伙计打了个电话,把自己这面拿金奖的事给他们说了,还说:“你这可是最先知道的消息,给你个独家报道,另外帮我联系下市电视台,可以让他们在我们回来的时候做下报道,把洋河县的酒好好做个宣传。”

    那面人家答应是答应了,不过却提了个条件:“季书记啊,你这事问题不大,我都给你办好,只是你上次送给我们报社的那一箱酒我们都喝完了,哈哈哈。”

    季子强知道他们是要敲诈自己,就笑呵呵的说:“看你们那出息,老是惦记人家的酒,没问题,这次我们现过现,一篇稿子一箱子酒,来的记者都有份。”

    那面就连声的答应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许反悔。”

    这面说完了,季子强又给市上宣传部打了个电话,给他们报了个喜。

    最后给家里几个副县长和县委的领导都一一挂了电话,让他们先准备下,在自己带参展人员回来的时候大张旗鼓的好好做一次宣传活动,要组织起来,可以通知所有县上酒水经销户的老板一起参加,搞的越热闹越好。

    转过身,他让黄副县长叫来了酒厂的马厂长,让他给厂里打电话,把这次欢迎仪式搞的规模大一点,气势高一点。

    那马厂长有什么说的,这是他酒厂百年难遇的好事情,不用季子强吩咐,他就说:“季书记,我刚才就给厂里安排了,嘿嘿,全厂职工每人奖金50元,在组织宣传队,明天一早,全县遊行。”

    季子强一听,呵呵呵的贼笑起来了。

    他笑着对黄副县长说:“我就看看他冷旭辉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还能跳腾个什么花步出来。”

    这天,季子强就带上大家轻松的在成都好好的转了转,详细的品尝了成都各种风味独特、品类繁多的小吃,从各色小面到抄手、饺子,从腌卤到凉拌冷食,从锅煎蜜饯到糕点汤元,从蒸煮烘烤到油酥油炸,琳琅满目,各味俱全。

    他们一行人就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流窜着,走一路,吃一路,等到晚上回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是肚儿圆圆的了。

    当列车徐徐的开进洋河县车站的时候,站台上已经等满了热情欢迎的人们,还有舞狮欢迎,互动舞蹈、助威,热场表演等等,场面相当盛大而隆重,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和震憾力,人们都在兴奋和骄傲,这就极大地激发了在场人们的自豪感,也展现了洋河县光荣与梦想,同时这也充分表现了洋河县热情奔放的特色。

    场现场观众掌声声如浪潮般此起彼伏着。

    季子强自然成为报社和电视台追逐的焦点,相机的闪光灯如同银河群星般闪耀,他在自己营造的激动氛围里也有了兴奋,一下车他就潇洒酷酷的招了招手,车站就沸腾了,群众在沸腾,他的心也在沸腾。

    在接站的人群里,冷县长也来到了现场,他也在笑,可那更多的是苦笑,昨天柳林日报就刊登了他们县白酒获得博览会金奖的报道,这让他震惊不小,没想到,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拿到了奖,看来自己前几天说的话有点欠考虑了,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现在就是该想下怎么收场。

    还没想好,市委的宣传部门就打来了电话,说市委和市政府开了会,要他们县上搞一次扩大影响的宣传,力争把洋河县特产品牌拔高到一个新的层面。

    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只有自己扇自己几下,抹下老脸,改變态度,来参加这盛大的欢迎仪式。

    季子强是没有一点打击他的意思,还主动的走过来,象重逢的老战友一样热情的拥抱住了他,这让他显的既可笑又尴尬,还有很大的不好意思,他搞不清楚季子强到底知道不知道前几天自己在政府工作会上的讲话,看样子象是不知道,那等他知道了,自己该怎么面对他,他的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