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沿途所见到处都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武侯祠旁的锦里中货物满柜,五彩缤纷。 菜市场的更不用说了人山人海,小贩的吆喝声,买主的讨价还价声吵闹不绝,大街上更是热闹非凡,到处灯红酒绿,小巷深处不时有阵阵川剧歌声传出,好一派繁荣景象。

    成都武侯祠又名“汉昭烈庙”,位于四川成都市南门武侯祠大街,始建于公元223年,现存祠庙的主体建筑1672年清康熙年间重建。是纪念中蜀汉皇帝刘备和丞相诸葛亮的君臣合祀祠宇,是中国惟一的君臣合祀祠庙。

    唐朝大诗人杜甫曾有诗写到它:“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整个武侯祠内翠柏森森,殿宇重重,布局严谨,庄严肃穆。

    成都武侯祠主体建筑大门,二门,刘备殿,过厅,武侯祠五重,严格排列在从南到北的一条中轴线上,西侧是刘备陵园及其建筑。

    毛爺爺曾评说“诸葛一生唯谨慎”,谨慎,是诸葛亮一生事业之所系,也是诸葛亮治国当政之道。不管是火烧新野还是水淹七军,不管是借东风还是华容道,都是诸葛亮深思熟虑、稳操胜算的结果,即便是变起仓促的空城计则是他一生谨慎给人的震摄。

    不过呢,季子强是不怎么看的上诸葛亮的计策的,就说这空城计,那也是碰上了一个笨贼,你司马懿就不想想,你带了15万人马,就算是个埋伏,他诸葛亮总共也就1万2万的人马,怎么一,两万人能围的住你15万人,你就算还是害怕,你可以排个侦查排进去看看啊,也不至于转头就跑,唉,不然三国演绎可以省很多话了。

    还有就是在那用人上,且不说街亭不应该叫马谡去守,因为这人很会装b,不容易看清他的实质,但是那华容道绝不应该让关羽守啊,关羽那脾气谁不知道,重情重义,义薄云天的,他对曹操怎么下的了手,你诸葛亮要是派上张飞那心狠手黑的屠夫去,他河北人听不懂曹操的安徽话,上去一枪,啥事情都解决了。

    呵呵,不过季子强还是很欣赏诸葛亮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这一点现在的人太缺少了,少为贵。

    季子强和黄副县长就在这春暖花开的天府之地,悠哉游哉的晃悠了几个小时,才回到了住的地方。

    下午就有情况汇报,说那个质量监督中心的专家来的时候还带了个漂亮姑娘来,看两个人很亲热的,估计就是那种关系。

    还有一个情报说,研究所那个专家岁数不大,带了个小孩过来,这几天都在外面到处逛,今天他们想跟,但没跟上,一个红灯就让人家把他们的出租车甩了。

    季子强有点想笑,怎么和地下党一样,但还是很好的鼓励了一翻,让继续观察。

    其他的还没有很准确的消息,他就决定先从专家还带的姑娘下手,他们就吃完饭去等在那专家住的楼下面,希望运气好,可以撞见那姑娘,这有点难度,可也没更好的方法,季子强让带上一套好的化妆品,还有一付玉石手镯,就去傻等了。

    哪有那么容易就刚好遇见的,几个人就在人家住的酒店的大堂坐了下来,人来人往也没人注意他们,除了那个见过姑娘的副局长在观察外,他和黄副县长到是很舒畅,抽抽烟,看看免费的杂志,看看进来的外国妞,把那大臀,高胸在心里评价一翻后,又开始等下一个。

    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他们看看今天是没结果了,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就只好离开,准备明天再来。第二天一早,季子强带上那个副局长又来到了这里,等了好久还是没见,两人就有点心灰意冷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那副局长突然说:“季书记,你看,你看,来了。”

    季子强打眼望去,就见一个很时髦,很现代的女孩正从电梯口走了过来,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是一个人,专家也没在身边,两个人就象两匹狼见了一只羊一样,直勾勾的盯住了人家小姑娘,季子强递了个眼色给副局长,说:“你先上,还是我先上。”

    副局长那见过这场合,就立马摇头说:“还是你吧,你比我长的帅。”

    季子强就笑笑站了起来,迎上了那漂亮的小妹妹说:“你是王专家的朋友吧,我想邀请你一起坐坐。”

    那女孩一看这样一个温文尔雅,英俊潇洒的青年在问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反感和奇怪,说:“是啊,你是谁,认识他吗”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一点的戒备,她认定这样的帅哥不会是个坏人。

    季子强就很酷的笑了笑说:“我认识他,但更希望认识你。”

    女孩听了有点诧异,难道是他看上了自己,这点她很有信心的,自己是这样漂亮,这样的年轻,他看上自己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带点羞涩的说:“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啊。”

    季子强就邀请她一起吃个午饭,那个副局长一看这情况有门,就指了指带的东西,给季子强递个眼色自己离开了。

    季子强带上东西,一起来到酒店三楼的餐厅,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红酒,给人的感觉很浪漫很温馨,在吃饭的时候他先把那一套化妆品送了过去,那女孩一见这牌子很是喜爱,知道要花很多钱,她就客气的说:“初次相识怎么好要哥哥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眼睛和手却没有离开那化妆品,季子强看她喜欢就又把那对手镯送了出来,这一下就让她喜不自禁,脸笑的象花一样了,季子强想她年轻未必就很识货,就煞有介事把那手镯一阵的猛吹,差不多这手镯已经可以赶上兵马俑里面出土的了。

    这女孩是更加的高兴,帅哥请吃饭还送东西,是个女女都会高兴。

    乘着她高兴,就把自己是来参加白酒评选的事说了,那女孩见他不是因为喜欢自己,稍微有点的失望,但也被他的热情和出手大方吸引,再听说了事成以后还有感谢的话,就满口答应帮他引见专家,为他说些好话,一定促成此事。

    两人留了电话,吃完了才分手离去。

    回来后他就安排黄副县长去买点小孩喜欢的东西,让他瞅机会就给研究所专家带来的小孩送,采取迂回战术,从侧面进攻,黄副县长一半是真心,一半是溜须说:“高,实在的高,我怎么早没想到。”

    到了下午那个小妹妹已经把专家叫了出来,季子强就带上了黄副县长一起去搞了个招待,四个人谈的是其乐融融,专家也说好了以后抽时间到洋河县去玩玩,季子强就大包大揽的说,你到时候来了,我全程陪同,来回路费,吃住我都全包,让你看看我们那的山水和古城,专家也很高兴,就旁若无人的说:“在这行档里,你放心,我说句话还是管用的。”

    那姑娘也乐陶陶的说:“下次去,我也一块。”看来她是把专家吃定了,专家听说她要去就忙说:“一定带上你,不带你带谁。”

    大家留了电话,都很高兴,边吃边聊,在走的时候季子强又瞄了个机会,给专家送了个大红包。

    搞定了一个专家,所有人都信心大振,季书记来了就是不一样,那盯行业协会专家的也有了汇报,说那专家每天晚饭后都要到旁边的一个茶楼去喝铁观音,一喝就是两个小时,其他茶还不喝。

    这个消息很重要,喜欢喝铁观音,就一定喜欢功夫茶,喜欢功夫茶就一定喜欢功夫茶具,有了这个思路,就简单了很多,季子强就安排卖酒的那大户,一定要去去找一副好的功夫茶具。

    到了第二天,黄副县长也瞅了个机会给研究所专家带来的小孩送去了几件值钱的玩具,时候不大那专家就带上孩子来到他们的展位道谢,客气的不是一般,黄副县长也就乘机邀请他吃饭,专家没怎么推也就答应了。

    到了中午那大户就买回了一套红木茶具,颜色,光泽,式样都很地道古朴,一套茶具包括壶,碗,杯,盘,托等都很齐全。

    季子强也算是懂一些,对能找到这样的茶具也很欣慰,就先收拾了下,自己在宾馆好好的泡了一壶,享受了起来。

    晚上请那个专家吃饭,送红包季子强就没有去了,他让黄副县长去,吃饭的时候根据情况,可以适当的透漏一点搞定了监督检中心专家的信息,让这个专家不要以为自己是孤军奋战,他们只需要推波助澜。

    季子强自己就早早的带上了那套茶具和认识那专家的伙计,到了那个茶楼,看他有茶具,老板就知道他是个行家,送上来真真的好茶,季子强他们就在那个专家喜欢坐的位子上摆起茶具,泡上好茶喝了起来。

    这个茶楼的格调很幽雅,时间不长,那认识专家的伙计就给他递了个眼色,季子强知道,正主来了,就打开了壶盖,一阵的清幽,淡雅,甜润,悠远,捉摸不定的茶香就飘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