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的车库门儿好像没有关好,”小姐很认真地说道。

    什么车库什么门儿局长怔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顺着小姐的目光低头一看,猛然发现,刚才急于下楼,慌忙中忘了拉上裤子的拉链,更可怕的是还忘了穿內褲。

    局长看着那姑娘一脸的坏笑,觉得这姑娘还挺幽默,顿时来了精神,想挑逗一下她。局长故意凑过去,悄悄地问那个姑娘:“你真是好眼力,我出来时着急,车库门的确是忘关了,那你看见我车库里的车了吗”

    姑娘不紧不慢地说:“车我倒没看清,就看见两个黑车轱辘”

    听到这儿,大家都捧腹大笑,乐得前仰后合,真差点背过气去,强烈要求汪主任再讲一个。

    “哎哟”忽然之间听到有位姑娘一声惊叫,接着,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几句小声的交谈后,又归于沉寂,黑暗之中,没有人在意,也无法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吃喝玩乐直到午夜时分,省里的几位已显疲惫之态。

    “大哥,今天坐车有点累了,结束吧,改日再闹。你们也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李处长搂着小姐的稣肩醉眼迷離地说道。

    汪主任客气了几句没再坚持,扶着李处长出了包房。领导们撤离后,汪主任把姑娘们召集过来,给她们发放小费;也顺便四处查看一下房间,看有没有遗留之物。一个姑娘怒气冲冲地向汪主任索要双份小费。

    “这还了得,简直是抢钱嘛”汪主任说,再细看那姑娘,好像是陪李处长的那位。

    小姐杏眼圆睁,理直气壮地说:“刚才那位先生偷偷地摸了我一把,吓了我一跳,我还喊了一声呢,你们没听见后来,他答应给我双倍的小费,我才让他继续,不信你们去问问他”

    问谁呀,李处长怎么问哪那不是让领导难看嘛

    “吃喝玩乐的大钱都花了,还差这点小费别给领导添麻烦了,给了吧。”县计委主任小声地提示汪主任。

    “人数与钱数对不上,主任到时候你给我作证啊”说完,汪主任把小费给了姑娘。

    那位姑娘的素质还真不错,甜甜地说了声:“谢谢”,欢快地扭動腰身而去。

    第二天,李处长一行要去另一个城市检查了,早餐后,季子强和汪主任在迎宾馆门前送行。出门上车的时候,汪处长一行每个人腋下都多了一个包儿,细看像是鳄鱼品牌,其中,汪处长的包儿明显地要鼓一些。

    对于这个官场中的公开秘密,大家彼此都已心照不宣,却又讳莫如深此等暗通财神的天机,绝对不可泄露,否则,天与官共诛之这也算是官员们的“职业道德”吧,守土有责,守口如瓶,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也。

    其实,政府官员们活得也不容易,除了必须忍受无休无止、劳心烦神、枯燥乏味而又毫无新意的文山会海之外,还要时刻提防勾心斗角、险象环生的明争暗斗,更要面对来自官场内外种种忍无可忍的誘惑。这一切的一切,时时刻刻都在刺激着官员们的神经,考验着官员们的意志

    官场如自然,但凡官场中的长治而久安者,并不是机关中最优秀的人才,正如自然界中能够生存下来的生物,往往不是最强大的,而是适应能力最强的一样。

    官场中拼的常常不是工作能力,而是人的意志力,凡事必须把握好度,适可而知止,切不可过分,过了就会出错,是为过错也。正所谓,大贪者翻船,小贪者偷安。

    送走了李处长,季子强回到办公室,喝点水,就见黄副县长带着酒厂的姓马的厂长走了进来。

    季子强就客气的站起来招呼着,秘书小张也忙忙的给两位客人到上了茶水。

    季子强就问:“你们两位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黄副县长就说:“季书记,今天找你来就是有个事情要给你汇报一下。”

    他看了看季子强,见他很认真的在听就继续说:“过几天,轻工业部要在成都搞一个酒类质量大赛,参加这次比赛的有各省市轻工业系统的酒类产品共425个品种,分五大类,其中:白酒149个,黄酒54个,葡萄酒、果酒101个;啤酒70个,露酒51个。我们县上的酒厂也在邀请之列,酒厂也一直想打出北江省,这是一个好机会。”

    季子强一听,那没问题啊,就说:“我支持,这是好事,你们就放手一赛,就算拿不到太好的成绩,长长见识,交流一下也好。”

    黄副县长说:“这次我们是想要拿个成绩的,今天马厂长来,也是想请你出马,由你带队,那士气也高很多。”

    季子强就犹豫了,他自己也是想去,能为企业亲力亲为的做点事情,这一直是他的希望,但县上还有这么多的事情,特别是冷县长那面,会不会因为自己离开,就给自己生出许多的麻烦也未可知,他考虑了一下说:“我看这次我就不去了,有你老黄带队,我也放心的很。”

    黄副县长和马厂长满脸都露出了失望,在他们的想法里,这次既然要去,那就应该拿个名次回来,如果季子强可以一同前往,以他的足智多谋和临机急变,对那个名次的把握就大了很多,现在一听他这一说,两人都有点灰心。

    季子强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就笑着对他们两人说:“你们也不要以为我不想去,我是真想去的,只是县上的事情太多了,这样,你们先去,要是真的有什么困难,必须我过去,那没说的,我赶过去就行了。”

    黄副县长和马厂长听他这样一说,两人才又露出了笑容,他们就有关这次比赛的具体事情商讨了一会,季子强关心的是费用问题,就问他参会的钱有没有着落。

    黄副县长就说:“县上可以出一点,酒厂效益不错,那个大头,另外几个酒厂的销售大户也一同前往,他们也要出一些,这样算算也就差不多够用了,礼品有的在县上置办,有的到了那里再说。”

    几个人嘀嘀咕咕了一阵,然后才告辞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过了几天,季子强正在一个乡上检查粮油收购的情况,因为接近收购尾声了,季子强更不敢有一点大意,他检查万粮站的收购情况,就在乡政府召开了一个情况汇报会,在会上他听取了乡政府,还有乡财政,还有粮站等几方的汇报,他们说完,季子强刚要说话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季子强一看电话号码,是黄副县长的。

    季子强还没说话,就知道一定是成都那面的酒类评比有了问题,季子强接通了电话。

    果然是带队参加酒类博览会的黄副县长打来的求救电话,他给季子强汇报说,想拿博览会的名次看来难了,他们带的礼品送都送不出去,这次的评委是五个人,其中的一个好象是本省的,还算有点希望,其他四个是油言不入,没一点办法,想请他过去指导和帮忙。

    季子强一听也就有点急了,花这么多钱了,还听说一个展位就是一万多,最后再拿不上名次那才叫亏,都给人家垫背做赞助了。

    看来自己得跑一趟,季子强刚有这念头就马上又打消了,自己去了万一还是拿不下来怎么办,那不是让人家笑话吗,但这个犹豫只有很短的那么几秒钟时间,季子强就想到,不管别人怎么看吧,我尽自己的努力就成了,他决定还是去,自己去了也没办好,那怕什么,自己顶下就是了,谁还能把自己废了不成,自己现在这样顾虑重重也太没劲了,他就对黄副县长说:“老黄啊,这事我明天和冷县长商量一下,也给常委们请个假,尽可能的赶过去。”

    黄副县长就高高兴兴的说了再见。

    大清早一上班,季子强就给冷县长去了个电话,把此次酒厂在成都参赛的事情和冷县长沟通了一下,然后就说到自己准备去助阵。

    冷县长迟疑了片刻,最后说:“行吧,那我就盯几天,书记你快去快回啊。”

    季子强就答应了。

    放下电话,夏季子强让秘书就通知几个在家的县委领导,到自己这来一趟,开个小会。

    时间不大,陆陆续续的部长,书记都到了季子强的房间,季子强招呼着,看人都到齐了就说:“黄副县长说在成都参赛遇到点麻烦,我准备下午就过去,家里的事情都拜托各位了,请务必把这几天盯紧一点,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

    几个领导一听他要出差,就赶紧把自己手上的重要工作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那些事情需要季子强签字的,那些是需要他点头的,一样样的都做了交代。这一下就忙到了上午下班,几个领导都说要给季子强送个行,季子强就到着谢,一一的拒绝了,说:“又不是走多久时间,快了也就一个星期,用不着这样麻烦你们,只要你们帮我顶住这段时间,我就感谢不尽了,全当给我放几天假,休息,休息。”

    大家看他真是拒绝,也就不好在勉强了,办公室的副主任向梅就问:“季书记这次带谁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