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了一下设备,汪主任就对季子强说:“包房就这个了,季书记,你看怎么样”

    季子强无所谓的点点头说:“今天我就是随便来一看,你定吧。 ”

    汪主任受宠若惊的点着头,又转身冲着女领班说道,“明天晚上我要带几个朋友过来,小红、小玲、小萍、小丽就定你们四个陪了,还有,酒水和果盘都要最好的”汪主任逐个地挑选着小姐,连小名儿都能叫上来,可见这套业务还真是驾轻就熟。

    季子强今天见到这种香艳的场景,不禁有点眼晕,他想,明天那个处长来了,只怕一定很满意了。季子强就记起了叶眉书记曾今在全市干部大会上严厉要求:“党员领导干部要廉洁自律,不该去的地方不去,不该喝的酒不喝,不该碰的东西不碰,除了必要的接待外,夜总会、歌厅等娱乐场所不得涉足”

    读一读身边那些领导干部落马的故事,看一看眼前这些前赴后继的官员,不论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前辈,还是德才兼备的四化干部,纵然是革命意志坚强如钢,能够战天斗地克敌制胜,却难以抗拒这厢倾城美女勾魂摄魄的魅力美女是老虎,夜总会就是虎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革命事业,汪主任不惜深入虎穴,令季子强钦佩之至这里灯红酒绿,香艳而媚惑;这里纸醉金迷,撩人而刺激,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来尝试过,这里就会让你有一分胆怯,更有几分期盼但有什么办法呢,要是都按上面的指示要求去做,结果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了。

    上个星期,省交通厅的领导来,是政府那面做的接待,晚上的活动除了喝酒,就是麻将,搞个舞会,也都是办公室里的女干部们舍身陪舞。

    这种安排如同“四菜一汤”的法定招待标准一样,虽然合理合法,中规中矩,但明显地寡淡呆板,索然无味,领导们根本放不开手脚,喝得还算开心,玩得绝不尽兴,一肚子酒精燃起的激情无处释放,为此,交通厅那些好玩的处长们从洋河回到省城,都对洋河县的乡村级接待标准颇有微辞。

    一笔500万的修路款,就给卡住了,还好有向梅在,给交通厅的海厅长去了电话,解释了半天,海厅长就说:“下次你们那种乡村级接待标准要有所提高啊,呵呵。”

    款子是按期到了,但也让季子强接受了一次教训,这次是万万不敢马虎。

    汪主任和政府办的主任相比,相同的是,他们都能喝酒;但不同的是,政府办的主任喝的是白酒,玩的是麻将,汪主任准备喝花酒,玩的是潇洒。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季子强带着汪主任和县计委主任,在城郊迎候,象迎接钦差大臣一样,吃喝玩乐一切安排停当,只等处长大人驾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台丰田大吉普卷着烟尘而来。“欢迎,欢迎处座驾到”季子强急忙下车,迎上前去,远远地伸出了手。李处长也下了车,几个人简单的介绍一下,李处长就说:“客气了季书记,还到收费站来接小弟,别来无恙”

    这李处长四十多岁,高度近视,中等身材,体型微胖,端着架子,有点故作官态。“一路辛苦了。”

    李处长的几位随从也陆续下了车,汪主任和县计委主任上前一一握手请安,热情了一番。

    季子强他们的车在前边带路,两台车进城,直奔县迎宾馆,把李处长一行安排到客房休息,晚餐已经订好了,在宾馆顶层的大餐厅里。迎宾馆是县政府指定的接待宾馆,县政府就明文规定:县直机关各单位接待上级领导必须在此消费,如在其它的酒店设宴招待,则视为公款大吃大喝,以违纪论处。

    迎宾馆原来是紋革年代建成的县政府招待所,后来经过改造后,更名为县迎宾馆,但县上大部分人还是把他叫招待所,行政级别为正科级。迎宾馆的总经理历来由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任,因此,这里也沾染上了浓重的官僚习气。

    迎宾馆的领导班子都是行政官员,除了善于夸夸其谈之外,根本不懂得经营管理,试想,已其昏昏,何以使人昭昭迎宾馆的各项制度形同虚设,从经理到员工,自上而下纪律松懈,管理混乱,因此,经营连年亏损。窥一斑而知全豹,仅举一个例子:季子强曾经认真地看过迎宾馆的菜单,几乎和自己一年前看到的没有什么差别,可见,菜单至少一年都没有更新过了,饭菜千篇一律地一个味儿,让人直倒胃口,吃了一回不想下回,如果没有政府文件的硬性规定,县直机关的局长们没有一个会自愿来此消费,恐怕迎宾馆早就倒闭了。

    其实,政府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迎宾馆上百号国有员工要吃饭,怎么吃饭自然是吃政府的大锅饭了。这迎宾馆的饭菜质量,连季子强他们自己都不满意,更何况吃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李处长了。为了提高招待水准,保证李处长吃得开心,汪主任建议,从霞山水库弄来几条野生鱼,搞个别开生面的全鱼宴。

    季子强起初游移不定,但一想到迎宾馆那倒胃口的饭菜,还是决定采纳汪主任的建议,试一试全鱼宴。晚上五点半,在迎宾馆顶层的大餐厅,汪主任设下全鱼宴,招待李处长一行。

    迎宾馆的全鱼宴作法和霞山当地虽然风格有所不同,但鱼无二致,鲜美程度丝毫不差。季子强挥筷首先品了品烧鱼块,满意地看了汪主任一眼,点了点头以示嘉奖,随后,欢迎李处长光临,感谢几位检查指导工作一番开场的规定动作之后,汪主任请李处长动手品尝,酒宴正式开始。

    李处长似乎头一次吃到这么鲜美的全鱼宴,抑或是出于礼节,甩开筷子,风卷残云,赞不绝口。这位李处长也是好酒量,喝酒豪爽,与季子强可谓酒逢知己,棋逢对手,两个人你来我往,旁若无人,唯我独尊,浅斟豪饮,喟叹相见恨晚,欲结桃园之义两位领导潇洒地拼酒,似乎情真意切,汪主任和其他人等完全成了看客,说话插不上嘴,敬酒抢不上杯。

    季子强今天的状态很好,酒力过人,始终控制着喝酒的主动权。酒席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季子强感觉酒量差不多了,感情也上来了,向李处长建议换个地方再喝。“我跟大哥走,你说换个地方,咱就换个地方。”李处长搂着季子强的肩膀,大有跟朋友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的意味。

    换个地方就是昨天汪主任事先踩好点儿的夜总会天上人间。

    大家起身离席,下楼上车赶往城郊,等他们驱车到了那儿,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此刻,华灯初上,月上柳梢,正是城市夜生活最美妙的开始,也是天上人间最欢闹的时段。车辆进进出出,来客人头攒动;厅堂间,歌声此起彼伏,音乐震耳欲聋;包房中,宾客觥筹交错,小姐往来如织“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好一个歌舞升平的人间天堂羡煞我等四大不空、六根不净的凡人了。

    靓丽的姑娘们鱼贯而入,按照事前的安排择优入座,水果红酒甜点也陆续上桌。幽暗闪烁的灯光,曼妙纏绵的音乐,血色誘人的红酒,香艳欲滴的美女,瞬间点燃了李处长蠢蠢欲动的热情美女陪随只属于领导,汪主任的职责是偏居一隅,为李处长他们把盞、点歌、筛酒、敬茶、

    李处长迫不及待地带头下场,一曲电视剧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声震四座。一曲结束,立刻博得了满堂彩,听得出,李处长有些演唱功底,声音具有穿透力,富有感染力,称得上一个业余男高音,无论是音色,还是音准,都还不错。

    一曲未了,他又拉起一个姑娘,步入舞池,扭動肥硕的身躯,翩翩起舞。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李处长不仅歌儿唱得不错,舞姿也算优美,看来也是歌舞升平的好手,想必平时也没少出入于歌厅酒楼之间。

    一会那李处长乘兴又点了一曲探戈風流寡婦,玩起了高难的国标舞,随着优美的旋律和一舒一缓富有表现力的音乐节奏,李处长身体如波浪般一起一伏,把小姐轮得都快飞起来了,看得大家都傻了眼。李处长果然是玩家,而且是个大玩家

    灯光慢慢地暗了下来,音乐也温柔起来,借着休息的片刻,汪主任不失时机地开始给李处长和姑娘们讲他的黄段子了:“话说一位局长到省里汇报工作,被省里的几个处长灌多了,酒醉后回到宾馆休息。这位局长有个习惯,就是爱好一絲不挂零级睡眠,刚躺下不一会儿,楼下夜总会的音乐骤然响起,低音炮震得地板直颤,让他根本无法入睡。局长听着强劲的音乐,越听越精神,越听越兴奋,按捺不住,慌忙穿上衣服奔下楼去,在夜总会找了个包厢,点了个姑娘,迫不及待地搂着那姑娘下场开跳。

    一曲结束,姑娘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这位局长说:“你有车吧”

    “有啊,”局长答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