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街上,季子强看到一个小摊,他就坐了过去,吃了点早餐,他来的时间不长,也没怎么上过电视和报子,城里的人很少有认识他的。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最近县上还好,没什么大的活动,也没有评选什么文化小城,文明之星什么的,所以街边的摊贩们又象游击队一样,冲破城管的封锁,出现在了大街小巷。

    季子强对这种情景是有点悲哀的,看似好玩的猫捉老鼠游戏,其实包含了小贩们多少的忧伤。

    当季子强走进政府的时候,很多干部的眼中都充满了同情的在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支生命垂危的老马,这样的眼神让他更加的消沉了。

    而对季子强不利的传闻就更多了,方菲也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给他说了一些外间的传闻,也真心的安慰他了一会,但也只能是安慰,后面会发生什么,谁又说的上来呢。季子强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中,他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之多的不利传闻,看来确实还会有更大的威胁在等着自己,会不会因为这次事件,引爆一次更大的危机呢,希望不要把叶眉也牵扯进来,往往,一个小的事件在官场上,都会带来大的后果。

    昨天晚上季子强在安子若那的豪情壮志,以为各种传言的打击,开始消失殆尽了,一场风暴马上就会围绕住他席卷开来,而季子强,他是没有什么办法来阻止的,他甚至都不敢让叶眉知道这件事情,他不能去求救,不能因为自己的差错影响到叶眉,他只能默默的,郁闷的等待那最后的时刻到来。

    而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以后,当一张大网已经撒开,哈县长的眼光也变得笃定和决然了,他拿起电话,通知了县政府办公室,让他们通知政府所有县长,还有相关的部,局主要领导,召开县政府紧急会议。季子强也毫无例外的接到了通知,在秘书小张前来告诉他时间已经到了的时候,季子强关上办公室门,来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三三两两的有人在小声的谈论着什么,每一个人看着季子强的眼神都有了点遗憾,就像是在看着一颗流星划破苍穹,很快就要消失一般,有点惋惜,有点伤感。

    季子强默默无言的走到了自己常坐的位置,他的头一直在低着,因为他不愿意看到那过多的同情和怜悯的目光,因为他是一个男人,他有自己的坚强凝重,严肃,不带一丝笑意的哈县长在最后一刻到来了,他的步履很坚定,他的表情很冷峻,他没有去看在座的任何一个人,连眼光都显得很漠然,他坐到了他的位置,缓慢的的打开了自己的包,取出文件,笔记本,钢笔,习惯性的摘下自己的手表,放置在桌子的顶头。

    做完了这一些,黄县长才凛冽的扫了一眼会场上的人们。

    今天的这种气氛,很多人都感觉到了压抑,大家也知道今天是为什么开会,开会的目标会是谁,因为传言往往是事实的前兆。

    哈县长就清了下喉咙,做出了一个准备说话的姿态,下面的各位都很熟悉他,赶忙屏住了呼吸,听他说道:“同志们啊,今天的会议的召开,大家也可能猜出是为了什么,不错,就是粮油大库的问题,我们今天就是要深刻检查,翻醒自己,找出问题的根源,杜绝以后类似问题的再次发生,那么,下面谁先来谈谈啊”

    会议室里空气是凝固的,没有谁愿意先来发言,先来得罪一个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暗暗游离闪烁,虽然心态各异,立场不同,这时候却都不约而同地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在政坛上一个人莫名其妙的中箭,倒地,消失,竟然是如此难以预料。

    沉默了一会,当哈县长再次的把目光环绕了一周以后,副县长方菲打破了沉寂,她说话了:“我来看看自己的看法吧。”

    哈县长眉头皱了一下,他不希望方菲第一个讲话,因为方菲不是他提前打过招呼的人,他怕方菲的话题冲淡了自己的主题,这样的会议哈县长开的太多了,而第一个发言,又往往可以引导人们的思路,打过招呼的就那几个人,大部分人还是摸不清自己的想法,这样就可能造成一些错觉和偏差。

    果然,方菲说:“这件事情令人很沉痛,这个教训也是很深刻的,也说明了我们在抵御大自然方面的措施不够完善,天灾是不可避免的,但损失越小越好。”

    毫无疑问的,方菲很巧妙就酒吧此次事件定性为一次天灾了,这也是最好的一种推脱责任的方法,也是官场惯用的,也是在座的其他人便于跟风的一种说辞。

    这就让哈县长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得不抬起头,看了看雷汉明副县长,这是一个他提前通过气的人,哈县长希望他赶快的站出来,把方菲这个论调扭转。

    应该说还有一个人也是通过气的,那就是粮食局的严鸿金局长,但哈县长明显的感觉在这个时候严局长不足以扭转方菲的论调,所以哈县长的眼光就没有投向严局长。雷副县长看到了哈县长的目光,他不需要什么暗示,他和哈县长一样,对这种会议的微妙程度很能心领神会。

    雷副县长就咳嗽了一声,在其他人没有来得及跟风的情况下说话了:“我也说两句吧,对仲县长的看法,我很赞同,天灾不可避免啊。”

    他稍微的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大家,就继续说:“但是,同志们啊,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的主管领导多用点心,那是不是就可以降低,甚至是控制这一损失呢,当然了,作为季子强同志,他来的时间短,他没有基层的工作经验,这一点也是客观纯在的,虽然他应该负主要责任,但也还是请大家对他多点理解。”

    会议的风向就很快的转变了,雷副县长是哈县长的铁杆,这谁都知道,他今天的这番话应该就是哈县长真实的想法了,这让刚才几个准备跟风方菲发言的人,暗叫一声侥幸。

    方菲嫣红的脸上就升起了寒意,雷副县长的讲话和她的论调截然不同,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对雷副县长的发言进行反击,她感到自己已经尽力了,作为一个官场中人,她明白什么叫大势所向,她也不可能为了季子强和自己的那一段缠绵,让自己完全对立于哈县长,那样做,既于事无补,也代价太高。

    而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结果了。

    这个时候,哈县长知道该严局长上场了,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就投向了严局长,严局长自然明白,自己表态的时间到了,他也深知此次会议的重大,不坐实季子强的责任,只怕自己就要背这个黑锅,当这个替罪羊了。

    他站了起来,表情沉痛的对大家说:“今天我是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开这个会的,多么遗憾的事情啊,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损失,但还是发生了,对华县长我不好说什么,但实际的工作经验真的很重要,他正是缺乏了这一点。”

    哈县长满意的点点头,听了他们两个的发言,心情很是舒畅,一切都在按自己既定的方向在发展,走到了这一步,参会的人员应该都看出了形势,既然都看出了这大局,谁又回来为季子强据理力争,拔刀相助呢

    奥,对了,或者有个方菲,就算她看不清形势,再来帮季子强说几句话,但她一个人又起的到多大的作用呢

    到了现在地步,季子强想要解套的可能性已经基本没有了,哈县长就准备着自己亲自发言,来一举的为这件事情做个定论,彻底的打消其他人的不同想法。

    哈县长就抬起了头,用冷冽的眼光锁定了季子强,轻咳了一声,想要说话了。

    会议室里因为他的咳嗽,一下子异常的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等他做最后的判决,这个时候,哈县长的是很满足的,他满足于自己在县政府绝对的威势,更欣赏着大家对他的无限恐惧。

    季子强也抬起了头,他也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他的眼光就和哈县长的眼光撞击在了一起,他看到了哈县长眼光中冷酷寒意,季子强就笑了,他的嘴角微微的往上勾起,带点嘲弄,带点蔑视,还带上了一点点的好笑。

    刚才季子强身上的沮丧和颓废一扫而空,他的无精打采,他的萎靡不振都完全的消失,一种自信由他的眼中开始了蔓延,以至于让他的整个身体都流露出一种昂扬的,无所畏忌的气质。

    季子强的这种精神上的变化是让人震惊的,也是让人望而却步,所有的人都有了疑惑,方菲也惊讶住了,她不知道季子强为什么还笑的出来,为什么还有如此大气的神情。

    同样的,哈县长也诧异了,这样的会议和这样的情况他参与的太多太多,他也组织过多次这样的杀局,有时候,他还会很欣赏的看着被他锁定的猎物那惶恐,畏惧和颓废的表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