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一夜她坐到了天亮,她感到了仇恨,是的,她恨他。 她们以沉默的方式对峙了很久,他求饶地说:“相信我,我会和她做个了断的。”

    天亮天后,叶眉稍微冷静下来了,决定和他认真谈谈。

    看着他时,老公显得很憔悴,一夜没睡,他胡子拉碴,两眼布满了血丝,这个时候,叶眉有些心酸了。

    叶眉问他:“你和她是真的相爱吗,和她在一起你是不是更快乐”

    他想了想,摇了一下头。

    叶眉克制着怒火,又问:“那我们之间怎么办”

    他眼睛盯着茶杯,叹气道:“我们之间也太陌生了,你还能记得我吗”

    叶眉心里一紧,她自己自己欠他太多,太多,叶眉颤声问:“你是不是已经有了选择。”他缄默,叶眉忍不住了:“你们男人,真让人恶心”

    说完话,叶眉就去了小区的美容屋,这个女人叶眉过去见过,就在自己小区里开了一家美容店,叶眉还去做过头发,她一进屋,就冲到她面前,指着她鼻子问:“你是不是把拆散别人的家庭,当成一件很痛快的事啊”

    几个员工很知趣地退了出去,这个女人大概没想到叶眉会这一手,起初还有点慌乱,但很快就稳住了神,她说:“如果我以前对你还心存愧疚的话,你这么一闹,我倒心安理得了”

    叶眉刚要开口,她就叫来了保安,叶眉被保安连拖带拽地劝了出来。

    老公也跟了下来,说:“你究竟要干什么,你到底想解决问题吗”

    叶眉一眼不发的回到了家里,她怒不可遏,发疯似地砸着家具,老公冷漠地看着她说:“你应该给我时间”、

    叶眉打断了他的话:“你太没良心了。”

    这个时候,叶眉司机的电话来了,叶眉没有再看老公一眼,就走出了家门,她需要一点时间来平抑一下自己的心情,她决定先回灵泉上班,等过段时间在说。

    接下来的近一个星期里,他们再没有联系,叶眉怅然若失,她已经冷静了很多,她自认已经可以平和的出来这件事情了。

    她决定自己打过去,电话接通:“你还好吗,最近这段时间,我是太忙,让你和女儿没有享受到家庭的温暖,我先道歉。”

    那面沉静了片刻之后,老公说:“这段时间,我总回忆我们过去的生活。我真是鬼迷心窍啊,多好的一个家呀,我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听着他的话,叶眉鼻子也酸酸的。

    一周以后,他们又在省城的家里见面了,她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在一张桌上吃饭,周末一起去接女儿。老公用他宽厚的胸膛让叶眉依靠着,叶眉也平心静气了,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温暖,她想,他们还是不能分离的。

    他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厚实而温暖,她没有抗拒,她们的手紧紧相握,传递着彼此的温度和心事。那一刻,叶眉的心有了悸动,她知道,她还爱着这个男人。

    他在她耳边絮语说:“叶眉,相信我,我不会再做傻事了。”

    那一刻,叶眉闭上了双眼,幸福的暖流从心房弥漫至全身,她像飘了起来,她想,她们的劫难应该结束了。

    在这个期间,叶眉也做通了乔董事长的工作,把北江化工公司放在了离柳林不远的汉口区了,这是柳林市的一个直辖区,区长和书记都是叶眉铁杆嫡系,他们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一点这件事情从洋河县转到这里的前因后果,两个人就毫无怨言的,积极主动的把这事情给承接了下来。

    为了一消叶眉在这件事情上的愤怒,这汉口区的书记和区长还主动的降低了土地补助款,让乔董事长这才怨气打消,看来在洋河县没有做成的事情,在汉口区一样能完成了,他就急急忙忙的准备启动项目,圈地挣钱了。

    季子强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暗自叹息了很久,虽然自己是守住了洋河县这一份利益,但终究自己还是没有办法阻挡乔董事长对利益的摄取,看起来一个人的能力在这个汪洋大海中,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季子强还感觉到叶眉在当上市委书记以后,和过去有了一定的转变,这种转变或者是对权利的过份珍惜而表现出来的胆怯,她没有了过去那种不亢不卑,也多了一些唯唯诺诺,少了一些对理想和责任的坚持。

    但季子强也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和权利去评价叶眉的,叶眉赋予自己了太多的内涵和帮助,人无完人,金无赤金,每个人都有她的不得已和心理的软骨,其实自己也一定有,只是和叶眉相比,它们的位置不同罢了。

    季子强一点都没有气馁,他一直守候的这片绿洲,上面虽然是早已铺满了厚厚的灰尘,在世事的沧桑中,被磨砺得荡然无存。然而,他却固执地守候着,从而不断地享受着那奄奄一息的洁白无瑕。而这份洁白无瑕原也是自己所盼望和享有的。

    不过最近季子强是很忙的,夏粮收购工作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季子强要统筹安排好很多事情,他不能完全靠林逸一个人去完成这项关系着农民半年辛苦和吃饭的重大收购,季子强在最近也几乎跑遍了所有粮站,那个白龙乡粮站的站长一听说季子强要来白龙,他总是会在第一时间里躲起来,当初自己和哈县长给季子强搞的那一摊子诬蔑陷害,至今想起来这站长就头皮发麻。

    不过对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季子强是一点都没有去记气和想要报复人家,过了就过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此一时彼一时也,那个时候他那样做也是可以原谅的。

    今天接到了一个通知,说省计委明天要来人,专门检查洋河县几个大项目,季子强就只好县放下了粮油收购的工作,准备全力以赴的对付这件事情,他叫来了办公室的汪主任,对他说:

    “省计委综合计划处的李绍军处长一行三人,明天要来县上检查省级重点项目的进展情况,明天下午到,汪主任啊,这次事情你要全程陪同,全力以赴做好接待工作,特别是安排好晚上的娱乐活动。具体分工是:我全面负责,主要负责项目的检查工作,接待工作特别是晚上的娱乐活动由你负责。”

    汪主任扣扣头说:“娱乐活动不就是要想法儿让李处长快乐并舒服嘛那唯有投其所好,才能满足领导的业余文化需求。”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你准备一下吧,准备去哪搞点啥活动啊都要心里有谱。”

    汪主任故意恭维道:“具体地点和活动还是书记你定吧,省里的处长您比我都熟悉,您给指点一下。”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我也不认识这个处长,这样吧,听说郊区新开了一家叫做天上人间的夜总会,环境和服务绝对一流,今天晚上,我们就先过去看看。”

    汪主任忙说:“走,那个地方啊,我知道,我知道,那下午我们先去看看。”

    季子强点点头。

    汪主任又问:“晚上都谁参加,我去通知。”季子强没加考虑地说:“晚上就你和你们向主任跟我去就行了,人多嘴杂。”对这种事情,季子强也是无奈的很,不这样做有不行,但他不希望这样的接待最后闹得满城风雨的。

    汪主任就答应这,赶忙过去准备了。

    下班后,季子强在伙食上吃过饭,又看了一会文件,汪主任就来到办公室,邀请他一起去看看地方,因为此次检查事关重大,汪主任和季子强都市一点不敢马虎的。

    季子强,汪主任还有向梅三人就坐上车,穿过喧闹的车流和人流,直奔城郊而去。出了城大约不到一公里的路程,远远地就能看到一处灯火辉煌,流光溢彩的五层洋楼映入眼帘,巨大的霓虹招牌“天上人间”横贯整个楼顶。

    走近观察,整幢楼的外部轮廓缀满了无数光怪陆离的串灯,楼前和四个楼角分别安装了多个落地射灯,灯光中,整幢楼五彩缤纷,七彩斑斓,十分刺激人的感官。夜空中,飘荡着曼妙而纏绵的轻音乐,楼前的广场上停满了各类高级轿车。

    “好一个天上人间。”季子强不禁叹为观止。

    服务生急忙迎上前来打开车门,殷勤地引领着他们進入大堂。

    看到汪主任,漂亮的女领班立刻眉飞色舞,扭動着小蛮腰奔过来,亲切地挎起汪主任,嗲声嗲气地在汪主任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领着他们一直来到三楼的ktv包房。

    看得出,汪主任和她们相当熟悉,如此轻车熟路,平时一定没少来消遣。汪主任有点尴尬,他也怕季子强看出他对着很熟悉,季子强到一点没在意,对汪主任来说,接待,花钱,本来就是他的工作,季子强和向梅就在后面谈笑风生,毫不避讳,跟这走。女领班领着几位漂亮的姑娘鱼贯進入包房,姑娘们个个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包房里立即充满了浓烈的劣等香水的气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