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恭敬的回答:“我明白书记的意思,我会以大局为重,以发展作为工作重心的。品 书 网 ”

    乐世祥点下头,拿起了一支香烟,想了下,又放在了烟盒内说:“一个高层领导,必须坚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不断破除旧思想、旧观念的束缚,促进各个环节和各个方面相协调,推动各项事业始终沿着科学发展的轨道前进,这些事情我也相信你是可以做好的。”

    叶眉点着头,慢慢的领悟着,等乐世祥说完这些,她又说:“书记,这次来我还想在汇报一个问题,是关于北江化工公司的。”

    乐世祥的眉头就杨了一下,沉声说:“你讲。”

    叶眉有点难以启口的犹豫了一下说:“我有点辜负乐书记的期待了,这这个项目上,我一直没能很好的处理,对洋河县固步自封的短浅目光,我在这里做出自我批评,也请乐书记批评指正。”

    乐世祥没有说什么,他再一次的拿出了香烟,放在了自己的鼻端轻轻的摆动了几下说:“我大概的情况也是听到一点,这个洋河县得书记很嚣张啊,好像现在在他这个问题上你有点束手无策了,是不是”

    叶眉一下就脸红了起来,低下头说:“我不希望柳林市的稳定受到太大的影响,对一些分歧过大的问题,我需要忍耐和谨慎。”

    乐世祥眼光中飘出了一缕赞许,说:“是啊,一个地方的发展好坏,主要取决于我们的领导,而领导的团结又至关重要,不过最近看报子和电视,这个洋河县搞的还真不错,这个年轻的书记真是能折腾,洋河县的櫻桃真的还很好吃。”

    叶眉有点惊讶起来,乐书记的语气怎么变得如此轻松,他还开起了玩笑,自己这几天一直都耿耿于怀的,生怕他听到自己的汇报会震怒,但现在看来,他并不太在意。

    叶眉就笑着说:“是很好吃,可惜现在已经过了,不然我可以给书记带一点来。”

    乐世祥摇下头说:“那到不必,我尝过几颗,不过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乐世祥刚刚让叶眉轻松了一下,又突然的把话锋一转,说到了这件事情上,叶眉也就骤然的感觉到了一股压力迎面而来,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说:“分两步,第一,我会在其他的县为乔董事长找一块土地,我还是希望北江化工公司可以留在柳林市,第二,对于这个洋河县的季子强,我会在不产生分歧,在适当的时机做出调整,这样处理,乐书记感觉对不对”

    乐世祥没有说什么,他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几步,返回来停在了叶眉的面前说:“太具体的事情我并不了解,我也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但对这个洋河县的书记,姓什么,奥,姓季是吧,对这个人你要多加留意。”

    叶眉有点疑惑,她无法分辨出乐世祥这话的准确含义,“多加留意”是什么意思是让自己痛下杀手,还是让自己冷眼旁观,叶眉有点茫然了。

    但乐世祥是不会对叶眉多加解释的,高层之间的讲话就是如此,往往是朦朦胧胧,似是而非,让你似懂非懂,到底应该怎么去研判,怎么去解读,那就是你下面人的事情了,也或者其实他本来就是让你解读不出来。

    叶眉呆了一下说:“我会留意他的,只是给书记你添了怎么多的麻烦,很抱歉,希望书记可以原谅我。”

    乐世祥哈哈哈的又大笑起来说:“风平浪静就不是官场,一马平川那也非仕途,刀总是要经过不断的打磨才会发出烁烁光芒。”

    说完这些,乐世祥就端起了茶杯,但他并没有喝,只是做出了一种姿态,叶眉也知道,这是该自己告辞的时候了,她站起身来,很恭敬的做出了告别。

    离开了省委大院,叶眉轻松了许多,看来乐书记并没有为这件事情责怪自己,有时候啊,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看来自己把很多事情看的过于严重了,一个省委的书记,他所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可谓是千条万绪,这件小小的事情对他来说不会成为他的主要思考,那么照此推断,自己是不是在这件事情能够中显得过于谨慎和小心了,自己其实也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叶眉很快有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乐书记可以不去考虑这些细微的小事,但自己不能听之任之,特别是对季子强,对他这样的背叛和忤逆,必须要给予惩罚,是的,必须的。

    这是一个周末,叶眉也决定回去好好的享受一下家庭的温暖了,对她来说,工作太多,太累,而这个家庭又关的太少,那么这次就好好的做两天妻子,好好的做两天母亲吧。

    今天她没有提前给家里打电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和乐书记会谈一个什么情况出来,假如乐书记会为这事过于震怒,自己也是没有心情回家享受那平常人的生活了,自己不能带着愤怒和沮丧回家。

    对于叶眉来说,四十岁以后,她就不喜欢享受夫妻生活了,除非在心情很好的时候,但是这样的时候却并不多,更何况就算偶尔的心情好,但丈夫又不是随时可见,那也只好浪费了那大好的心情。

    特别是这几年,工作累,心也累,晚上一躺下来,就像上辈子没睡过一样,连睡觉前夫妻该享受的事压根也没想过。

    更要命的是她并不乐意享受博学多才的丈夫带来的荣誉,不喜欢多么陶冶性情的诗歌和他的文学。叶眉感觉那都是过于理想化的东西,和自己所处的环境,所见到的丑恶相比,那就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是一种空洞的幻想。

    但今天叶眉还是决定要好好的犒劳一下老公,让他随心所欲的疯狂一次。

    叶眉这样想着,就加快了步伐,到门口的时候,他拿出了自己专门带上的钥匙,因为这个时候,老公应该是不在家的,自己就好好的为他做一顿饭,虽然自己的手艺并不是很好。

    打开了房门,但让叶眉惊讶的是,她听到了卧室有声响传出。

    屋里,有点零乱刺耳的声音,是某种物件轻轻碰撞的微妙的声音,接着,是轻而颇有节奏感的呻淫声这时,老公爆出一句颇有诗意的话:”小凤,你就能创造气氛,连块感都可以有这样的质地,可以有这样的节奏感”

    一个女人的声音也传了出来,感觉她忍俊不禁,声音粘得像个嗲气的小姑娘:”就你能说会道,这种讨厌的话说得这样有情趣”

    老公的声音说:“讨厌是很讨厌,偷偷摸的。”

    女人的声音有点尖:“哎哟,粗暴了。”

    老公的声音说:“你不是喜欢”:。

    叶眉一下呆住了,那房间的声音还在不断的传出,她下意思就走到客卧的门口,往里探头探脑,她突然感觉脑袋发晕,手指发麻,待在原地她就那样大概5分钟动也没动,脑子一片空白。

    一个雪白的躯体正在老公的身上前后摇晃着。

    接着,女人咿咿嗯嗯地从鼻子发出了醉人的哼吟。

    叶眉双手无力,她手中的包一下就掉在了地下,这时候,床上的两个人就一起停住了动作,惊恐的回过头来看这门外,他们一下傻了。

    “咿”那女人一阵的慌乱,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手下意识地去捂羞处、

    叶眉已无法忍受这种近乎煎熬的痛苦和尴尬,此时的感受不是一个“恶心”了得,甚至一个“悲愤”的字眼也不能说清楚的。

    她几乎把持不住,这种只有在电视剧中演绎的男女苟合之事竟活脱脱地发生她的生活中,而且男主角就是她的丈夫。

    如果不是先停到了房间里的声响,自己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预感,一定会神经质地颤悸失声,甚至歇厮底里,不顾一切,不计后果地去揭穿这包裹在梦里的事实。这时,叶眉痛苦的呻淫声响了起来,那屈辱的泪水漫上眼角。她强迫自己的手捂住嘴巴,竭力不让哭出声,逃离这个尴尬的场面。

    理智的防线顷刻间便土崩瓦解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眉措手不及。

    她一面往外走,一面拼命地强制自己冷静,但脑子仍是乱乱的,理不出头绪。她走到了了楼下,像一个被抛弃在荒野的孩子,绝望而无助地不停流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公来带了她的身后,他试图来安慰她,他的手刚伸过来,叶眉就嚷道:“滚远点,别拿你的脏手来碰我。”

    他不甘心,站在叶眉面前忏悔,叶眉忍无可忍,用拳头打他,把他轰了开去。

    又过了很长时间,女儿来了,叶眉抱着女儿一阵的痛苦,但女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就问:“妈妈,你怎么了,是爸爸欺负你了吗”

    叶眉点头,又摇头,她不知道该怎么给女儿解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